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谢选骏文集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谢选骏: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六四戒严部队军官揭当年天安门清场细节》(2019-05-17 希望之声)报道:
   
   李晓明在1989年“六四”期间,是戒严部队的一名中尉。他是仅有的几个公开谴责“六四”镇压的戒严部队成员之一。最近,他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接受本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六四”期间军队发枪发子弹,但高层并没有直接下令开枪。请听本台记者王允对李晓明的专访。


   记者:您当时是戒严部队的成员,是吗?
   
   李晓明:1989年,我是在39军116师高炮团一营二连任雷达站站长,驻地在辽宁省海城市。
   记者:你们是在什么情况下成为了戒严部队的一部分,又是在什么时候从营地开拔,到北京的?
   李:我们是在5月20日接到命令的,最开始接受的命令是说沈阳有上街游行,让我们去维护社会秩序。去的路上,命令又改了,改去山海关。最后下达的命令是去北京,执行戒严任务。
   我们部队的具体任务是去使馆区,保护领事馆的安全。在6月3日之前,大部分部队都是驻扎在北京郊区。
   记者:你们在郊区驻扎了多久,才进入北京市区的?
   李:是6月3日接到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准时准点地到达天安门广场集合。6月3日下午,就开始进发了。
   记者:所谓“不惜一切代价”,当你听到这个命令的时候,这意味着什么?
   李:我们到北京郊区驻扎的时候,已经发了枪,但并没有立即发子弹。但是到6月3日下午5、6点钟,我们就发子弹了。但没有具体下命令开枪。
   记者:当你拿到子弹的时候,你想的是什么?既然是不惜代价,你是不是想到了,有可能是要开枪的?
   李:作为一个正常人来理解,发枪发子弹,就意味着,开枪是“不惜一切代价”包含的一种选择吧。
   
   记者:作为军人而言,你可能已经意识到,如果开枪,面对的是普通老百姓,你当时的想法是什么?
   李:我是从地方上考入了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某种意义上,我也算学生吧,部队上我们被俗称为学生官,既是军人,又是学生。
   作为我个人的思想,我还是比较同情学生。如果我当时在北京的话,我也可能象学生一样,上街游行,去争取自由、民主,反对腐化。
   记者:你们的部队在向天安门行进的过程中,有受到阻挠吗?
   李:我们39军116师当时算是全军最好的部队之一,所以中央军委非常重视,我们本来应该是最先到达天安门广场。但是,我们的师长在6月3日晚上穿着便服,和几个参谋去前方,可能看到了一些情况。所以,他回来就对参谋说,我收不到上级的命令。所以,我们部队一直是在郊区游荡,没有准时进入天安门广场。
   直到6月5日早晨,从天安门广场来了38军军务处处长,开着卡车,应该说是押着我们去天安门广场。6月5日,116师才进入到天安门广场。
   但是之前,116师步兵团37团,团长是艾虎生,领着他们的士兵,上了刺刀、喊着口号、唱着歌,只有这一个团准时到达了天安门广场。而我们大部分人都是6月5日才到了天安门广场。
   记者:6月5日清晨到达广场的时候,您所看到的是什么?
   李:当时已经清完场了,但是地上还有很多垃圾、帐篷。我在垃圾堆里翻了翻,看到一条紧身裤上有一个弹洞,有个花棉袄上有血迹,但我没有看到尸体。
   不过在天安门广场的纪念碑上,看到装甲车或坦克车把柱子都已经压碎了。地上还有很多装甲车的履带压过的痕迹。我们的士兵去打扫卫生,回来就跟我说,站长,我在地上看到好几滩血迹。
   记者:你们有没有从其他部队听到那个关键时段(6月3日晚上至4日临晨)的一些事情?
   李:当时,我们部队是从东边来的,所以几乎没怎么开枪。但是,我知道27军、38军,他们从西边来的,在木樨地开枪,这有很多录像或照片,还有口述作证。应该是杀死杀伤了很多人。
   记者:您怎么看那些开枪的部队和士兵?
   李:这么说吧,我们的部队也不是完全没有开枪。我们是6月5日清晨往天安门广场进发,群众就在立交桥上喊法西斯,喊刽子手,甚至有扔砖头、石块砸我们军车;两边楼房也有人喊法西斯、刽子手。个别士兵有向桥上和两边建筑物开枪,不是很多,但具体伤人或死人我就不清楚了。
   记者:还是那个问题,你对6月3日晚上到4日清晨,具体执行开枪任务的部队和士兵怎么看?
   李:就像我刚才说的,你都发枪、发子弹了,高级军官象师长、团长,甚至连长、排长,就看你怎么理解这个命令。假如我作为一个连长,“不惜一切代价”就包括开枪。但开枪也有个怎么开枪的问题。你是向天上开枪,吓唬人家,还是直接向人群开枪,杀伤人呢?
   将来如果还原历史真相,你不可能从官方,或是从文件上,发现直接开枪的命令;最多是说,不惜一切代价,准时准点进到天安门广场。我觉得,当时高层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高层就把责任推到下边,就看下边这些人如何理解了。
   大部分士兵应该是往天上开枪,但可能有个别士兵,他一个人拿着冲锋枪,一个弹夹就是三十发子弹,就可以杀死几十人或杀伤几十人。
   记者:天安门广场上就在那一两天中,因为部队开枪而死伤的普通民众,包括学生,有多少人?
   李:虽然我看到了一些间接证据,包括血迹、枪洞这些东西,但我没有看到任何尸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如果未来“六四”平反了,上法庭,我可以作为一个证人。就是当时,有个战士回来对我们说,他往人群里打了一梭子子弹,我想杀伤十几个应该是没问题。我还记得这个人的名字。
   记者:你们的部队实际上是消极抵抗,事件之后,你们的师长有没有受到处罚?
   李:没有直接的处罚。本来我们116师是全国最好的部队之一,我们的师长是很有前途往上升的,但是后来是变相处罚了,就是让他转业回家了,就是把他的前途断送了。
   记者:有没有因为开枪而受到升迁的人?
   李:“六四”之后回去,部队里就开始评功授奖,有一些人就搞一些事迹,这样的士兵就直接提干了。
   记者: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谢选骏指出:大家都说李鹏、邓小平是六四屠夫;但是按照上述说法,邓李杨(杨尚昆)三狗头只是像黑社会头目那样“使了使眼色”,下达了一个空泛的狗令,而真正杀人屠城的,却是解放军广大官兵!如果说邓小平决定暴力清场是老糊涂了,但解放军指战员却是年富力强,没有帕金森症和老年痴呆症,因此只能说解放军是一个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因为解放军才是真正的六四屠夫。“老兵上访”毫无成效,解放军官兵终于尝到了他们自己播下了罪恶的果子。最近几年解放军遭到大规模清洗,这就是中国式的轮回报应——解放军这个六四屠夫的集体,罪孽深重,遭到初步的天谴,史无前例地跳楼、坐牢、流落街头……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此文于2019年05月1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