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谢选骏: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美媒:中方反对公布协议细节是谈判破局原因之一》(2019年5月14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
   
   中美两国在对上一轮华盛顿举行的贸易谈判之前,有鉴双方发出的信息,大家都以为谈判已进入尾声,有消息甚至披露谈判已经谈到两国领导将会在那里签约,但突然在几天之内,情况急转直下,特朗普斥责中方背弃早前的承诺,而北京则批评华盛顿增加关税,等同被人“用枪指着头”去谈判,双方几乎就要拉倒各走各路。华尔街日报一篇报道,道出个中的因由原委。


   
   原因之一,报道指出,就是财政部长姆努钦过于乐观的估计,使得总统特朗普和鹰派的美方首席谈判代表莱泽希特的不满。姆努钦早前曾告诉记者:“我们正在商讨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在那里签约。”他说地点可能是华盛顿,以及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或新泽西州的高尔夫球具乐部。但白宫和贸易代表署的鹰派官员都认为,签约上的墨水未干之前,也不能过于乐观。报道引述白宫官员指,美国认为中方在谈判前夕在某些环节上已经开始反悔之前的承诺,莱泽希特尤其认为中国临签约前在若干细节上 “搬龙门”。报道指,中方告诉美方,他们对一些条文觉得有相当的保留,中方不再愿意承诺对智慧产权、强迫技术转移以及补贴进行任何的法律修改,中方又反对将协议细节全部公开,只愿意公布摘要文本。报道指,中方视此名誉攸关:美国应该对中国愿意改变的诺言有信心,就算中方不改法律只改规条。此外,中方相信就算签了协议美方也不会立即撤销关税。
   
   报道引述了解谈判内情人士披露,另一主要胶着点是,中国对盗窃美国智慧产权不太愿意严谨执法。美国最初曾顺着习近平的民族主义倾向而提出要求:既然中国如果好像习近平所形容那么厉害(if China was so great as Mr. Xi portrayed it),为什么还需要盗窃美国的科技?
   
   报道引述上述的消息人士披露,中方官员说,执法程序需要透过中国执法管道,但不能在谈判桌上做任何保证。美国官员并不视此为一个足可信赖的选项。
   
   在中国方面,当特朗普突然在谈判前宣布增加价值2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货的关税,从原先的10%提升到25%,北京希望在决定是否继续派团前赴华盛顿谈判之前,得知更多美方的信息。但中国资深官员明白,特朗普的推文一出,必会引起市场震动,所以星期一早上,中国央行立即匆忙准备好预备金,国家资金亦随时候命进场撑着中国的A股市场。外国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只说中国代表团已准备前赴美国,但没有说明何时出发或其他任何信息。
   
   报道指,到了周二早上,包括刘鹤亲信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廖岷,以及商贸部副部长王受文在内的一群副部级的官员,开会之后认为谈判应该继续,习近平接纳了这个建议,尽管预期的正面结果已经落空。
   
   美方也有地方让中方感到不快,包括坚持就算达成协议也不会撤销关税,如此一来,中方没有任何接受苛刻条件的诱因。此外,美方又要求中方承诺,假使美方发现中方违反协议而重新征收关税,中方也不得报复。
   
   消息人士说,特朗普在星期四向官员们透露,他不想中国以为美国有所示弱。
   
   报道引述了解内情人士指,无论如何,上周为期两天的谈判气氛总算融洽。莱特希泽和姆努钦两人还邀请刘鹤到华盛顿城中一个高档的餐厅“大都会会所”进行工作晚餐,这是莱特希泽经常光顾的会员制餐厅。而尽管美国周五一早宣布正式增加关税的措施,刘鹤仍然继续周五的议程。
   
   周五当天早上,莱泽希特亲自在美国贸易代表署的门口欢迎刘鹤,莱很少这样做,但他也没有忘记通知记者拍下罕见的场面。
   
   到了这时,根据一个了解事件的人士说,美方代表团已不再寄望谈判会达成任何协议,认为当天将是一个“非会议”,美方只希望谈判不至于完全破裂,而且也不想落人口实说美方连尝试也不愿意。
   
   谢选骏指出: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所以战后的民主化日本无法和苏俄解决领土纠纷,而专制的共产党中国却可以割让大片领土给俄国。其前提是,无需选举就可掌权的中共当局可以推行秘密外交,而依赖选举才能掌权的日本政府却丧失了这个能力。所以在二十世纪初期,民主化的中国也无法对“和日本签订《二十一条》”一事保密,结果导致“中日协商”的破局。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所以民主国家与专制国家无法达成任何协议,如果勉强达成了,专制国家也无法遵守,如果勉强遵守了,那么专制国家就会走向民主,导致自己的改良,苏联就是“专制国家与民主国家达成协议”(赫尔辛基协议)的一个明显的例子,其结果就是专制慢慢走向瓦解了。
   

此文于2019年05月1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