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孙丰文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不存在“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1)由“教”而能致“育”的是“明德”,并不存在什么爱国主义教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所以明明是政党的不法在先,社会危机的发生在后,
   却因危机的可验性而使人首先经验了危机,而后才想到对危机的追因。就使经验掩盖了政党的非法性!
   


   人们是先经验到社会发生的危机,危机是感性能力所能直观。危机发生了就先被直观到,直观到就必提出如何克服,要克服就得去寻找危机的原因。寻找就是一层层还原,还原总是反观的。
   
   人为什么会有直观与反观的分别呢因身体所发生各种神经传导如:痛,痒,酸,麻、、、、、、发生的只是某种品质的感应,并非就是痛,痒,酸,麻、、、、、、是人的知性要把不同品质的感应加以区别,才约定成俗地给它们命以不同的名,使不同品质的感觉成为可知识的。因感官直接感受到的社会危机有形有象,它们有形有象才能剌激感官,所以由感官对所受剌激做出的反应是直接的,反应又是被概念加以反映成为可知的。要追踪造成该反映的原因,只有知性才可能,知性做为能力就是用概念来反映的直观,把知性所反映的感应恢复到直观,这关系当然就是反思。
   
   政党的不法造所成的社会危机,总是由具体事件才能显现,但造成危机的原因。不能显现,人只能经验到现象,不能经验到现象的原因,只有从对现象的还原里去追出原因。实际政党的合不合法是由党的创建者在“党”字前缀加的理念,与“党”字反映的思想相不相一致所造成。建党者只受自己欲望所驱动,欲望在没经知性认知的条件下直接转换为意志,知性无机缘对之做出认识。意志的当不当未被知性所检验,实际政党的合法非法是先于知性的。而社会的危机却表现为事件,事件有形态可被直观,因事件从始至终都进入视野。但造成危机的原因是在经验前由欲望包含着,在人不能知觉的情况下就转变成理念,就不能被知觉到,只有用反观去揭示。
   
   实践中,没有一个政党的领袖会自觉到党在客观上合不合法。因为政党是贯彻意志的工具,政党之做为实现意志或理想的工具。意志实际是行为所要达到的目的,是主观的。意志即目的又总是处在行为之前,人就没有机会去反观自己的意志即理念是否能包含得了“党”字的字面思想。因为意志就是生命的天然倾向,生命的倾向性是天然而有,人有无意识能力其生命倾向性都已与生命来了,只是没有意识能力时不能被人自觉到,后天习得了意识能力后人才能去自觉。所以有多高的自觉力就有与自觉力相等髙度的被自觉的世界。生命的倾向随着阅历与学识的丰富而表现为境界的高低,境界上的高低当然也渗进意志或目的。所以就不可能自觉到自己的党的合法或非法。
   
   又由于人总是把自己经验为自我,把整个身外世界经验为对象,自我是当然的主体,对象就成了客体,人总是从主体出发以看外界,所以属于主体自身的一切东西都不受认识能力的检验,自已的党总是好的,这是主体性的自我保护意识的天然倾向,所以共产党的头目们都不能对共产党发生省悟,特别那些意志顽固的人,尤其难以省悟。
   
   胡跃帮的行为表现为善,是因他原本的人性富于同情,而共产主义文化对他的剌激没使他的意识发生异化,他保持了原有的自然性,是他的天性使他始终保持了对他人的同情,只要条件许可他的行为总是从助人而不是损人或攻击人。赵紫阳则是一位省悟者,省悟就是把己身所在的党当成了外在对象来做客观观察,评定赵紫阳所以能问出:?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证明他已把社会主义这个字面与实际的社会主义制度作了分离,他把社会主义当成了身外对象,用个人智慧来认识。温家宝也是一个例外,他虽是共党员,这是就组织关系说的,但他的意识还只是自然人的,他只说人话,证明他未被社会主义这一制度所异化,社会主义始终是他身心以外的一个待认识的对象。
   
   以上叙述是要说明因为人类分子不论自不自觉到,总是认自己为主体,因意识发自自身,主体性倾向只能用来看待对象,自己成不了自己的对象,所以政党领袖们很难像物理学那样把把自己当成实验室里的对象来看待,自己得不到自己确切而客的认识。对党的先天知识上的错误就无从认识,因错误造成的危机却是身心之外的,就是对象嘛,所以能被感性所感应到。但人能承认身外的危机却未必能看到这些危机正是自己与自己的党的先验的错误所导致。
   
   所以“马克思思主义政党具有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纯洁政治品质”都是些不存在的套话,根本就没有的事,习近平却当了真事去煞有介事强调。如果我们与习近平面对面,你问他到底什么是“崇高政治理想,高尚政治追求,纯洁政治品质”他一定如赵紫阳问书记处那些人:“?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样,没一个人能回答因他们是被这些套话包裹着,不是把套话当成身外的对象来认识的。所以共产党永远不能把自身当作身外对象认识。
(2019/05/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