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孙丰文集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初心、使命”都是立场,立场来于意志,并无真值。而理的真假得自认识,故而“初心、使命”等立场,无论怎么“教”也致不了“育”!
   
   “真值”说的是知识或道理的真假度,因人是说理的物类,人说的话是反映“理”所借的“名”。“名”即今人说的概念。“理”就是由“名”(概念与不同概念关系的严密联结)所反映的事物所以为事物必据依的原则。“要反映”是人的主观故意,反映的对不对、真不真是“名”与对象的相不相符合。人是通过“名”来反映对象或思想,反映所用的“名”是形式,形式与被反映的对象相不相符就是知识或道理的“值”。真值即用来反映的“名”与被反映对象相符合。(此定义出自二千三百年前的亚里士多德)。凡对于自然的学问,都是对着对象的,所以都有真值性。不问什么样的社会制度,也不管无产还是资产阶级,亦不问革命反革命,在以物为对象的认识上,真理性的结论永远只有一个,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医学同出于解剖学。所以物学、数学、逻辑学,全类无差别,无差别的道理是共公的,因而数学、物学等知识是公理,公理有边有沿所以是硬知识,各自自身就是硬界限。再胡搅蛮缠的人也不好意思不承认公理。


   
   但“初心、使命、伟大斗争、中国梦、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革命与反革命”都是人志的设定,是关于人生的,即一人一个立场的软知识,软知识是由前代人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风俗,又一辈辈传下来的,人自己并不能经验是怎么有了立场的,所以不管习近平对县处级领导干部的教育是不是主体性的,都不可能因“教”而有效。因为习的主体教育在内容上没有真假性,不是公理,是一人一个样的私理,不是对对象的知识。非知识的东西是不能通过“教”而达“育”的!
   
   原因是只要人活着就不能不在人生中,只要在人生中,就不能不体验到生的内容,只要体验到生的内容,对内容的享用就是意义。但生命却各人是各人的,独立的,各个人所处的环境却是狭窄而具体的,有限的。世界上的物象对人发生了剌激,感性能力就必然有反应,反应虽是必然的,但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况下被剌激,却是偶然的和个别的,各个人由各自所偶遭的机会来发生体验,当然所体验到的价值是不同的。
   
   更何况,人的存活需要从外部世界吸收细胞代谢所必须的营养,所以人生的态度先天地包含着功利欲望。因人是自然造物,所以人生最初或最基础的境界是由自然不由分说地赋予的,而功利境界仅次于自然的赋予,也属于基础的境界,这一点上圣人和凡人都摆脱不了功利的必须。但由于人的学养与阅历有深浅广阔上的差异,就导致人生态度的差别。这个差别表现为阶段上的高低性,而非空间平台上的距离性。即便是阶级对立,即马、列、毛……的阶级斗争论,在本质上也并非先进与反动,革命与反革命,而是开明与愚昧程度的关系。文明程度上的差别只应通过文明的逐步被促进来减低和消除——归根结蒂阶级斗争也是文明程度的一种表现,就理应由提高文明程度来解决。但《共产党宣言》却把文明度的差异拿到空间平台上来解释,结果就成了敌我间的誓不两立的关系。
   
   可见——“初心”完全是由私欲的膨胀所导致的虚无飘妙的一种意志臆想的强加,并不能被经验。到底的什么是初心呢?其实对于习近平不是个懂不懂的问题,而是从未想过的问题。因共产党先确立了《宣言》即最高目的,受习惯的支配,习近平就把他的党最初的誓言当成初心了。可他能像数学或物理学命题那样做出可触摸的有效的回答吗?我敢肯定他不懂,当然不能!
   
   不错,习近平有心(心即意识),毛泽东也有心,但人心是被肉身保护着深藏生命内的,任何人心里的道德律都不能像数学计算或物理实验那样被无情的实验结果所支持,谁都不能像透视病灶那样看到别人心中的道德律,习近平的初心是什么?除了他的内感知,任何人用任何科学的方法论,都不能测度。
   
   所以老孙肯定说共产主义这个幽灵做为共党的“初心”就是西门豹任邺城令所遇到的那要娶媳妇的“河伯”,是邺城三老、廷掾等要压榨盘剥百姓而造出来的一个骗人的谎言。习近平等就是邺城三老,栗战书们则是那沟通河伯的媒婆,而我们民运就是把通河伯的媒婆及三老投入河中去与河伯讨价还价的邺城令。邺城令以与河伯去协商的名义把媒婆与三老投进了泡哮的急流中。不需共产党警察们那样的酷刑审问,廷掾们也就跪地坦白河伯说这他们的阴谋。从此百姓的女儿再也不用担心被投入河中,百姓们再也不用为慈善河伯捐金捐银,杀猪宰羊了!
   
   “河伯”与《共产党宣言》一样本就是为掠夺百姓而阴谋出的幽灵,因重复万遍就修练成真理了!
   
   老孙虽老,却还想伏枥!直到看着邺城令西门豹派媒婆与三老下河去与河伯贸易战打成协议,才欣然奔向黄泉。其实习近平的初心就是他心中正膨胀着的驾驭中国,充当地球球长的欲望。共产党的初心就是——“你想种地不交税么?你想睡地主老婆姨太太吗?那就赶快参加红军吧!——(中国工农红军,三一年八月一日宣)。习近平是接着毛,邓、江、胡并超越了毛、邓、江、胡的初心,把二一年共党建党时的侵略性上升到二十一世界的共产皇帝的社会主义特色的千年万年梦不醒的以统治与控制为初心的心。习上台以来所说的一切,都是出于维稳,出于维稳是因为不稳,一个政权的稳与不稳,都是它本身的性质的结果,而非外力要推倒,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的人民造反起义,都发生在政权最腐朽统治最残酷的时候,没见过一个朝代处在上升时期爆发起义的事。只有黄老之术无为而治,让人民舒服的政权,人民才可能让政权舒服。无为而治不是不治,而是以人性为出发的,不因统治而造成了人性外的意识形态的治理。习近平的初心就是决不放弃对人民的残酷镇压这个“治国理政”手段。
   
   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失去政权?习近平的回答案是——因苏共忘记了对人民的镇压,忘记了吹牛骗人的笔杆子,和杀人如麻的枪杆子才导致了无产阶级治国理政的解体。
   
   习近平心目中的“男儿”就是一切问题不问青红与皂白,全靠镇压来解决的强盗性男儿!
   
   所以无论是主体教育还是非主体教育都是绝对不可能的。对习近平的庄严审判是逃避不了的!不服?手打鼻子眼就见,你等着,看明日之宇,是人民还是共匪说了算!
(2019/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