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中国的三个走向]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主战容易主和难
·微论天地之性及气质之性
·利益奖励很有必要
·微论“辩论”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圣王之治之我见
·儒宪微论
·善良,别忘了带上剑和鞭
·秦汉制度大不同
·王心必行王道,王道非礼不行
·轻则禽兽化,重则魔鬼化---异化微论
·《论语点睛》之:仁者和智者
·民国的自由要不得
·位卑言高岂是罪
·今日微言(因果论是儒佛道一大共识)
·关于耶教和自由主义
·读书知人
·秩序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价值观微论
·位卑言高易获罪罪(微论)
·当仁不让的五大责任
·给梁启超先生指瑕
·今日微言(桓魋其如予何,匡人其如予何)
·中国第一,华人优先
·正当防卫微论
·君子三明
·共识微论:驱除马列,再造中华
·师生微论
·孝道微论
·石破天惊传共识,海上诸儒胆太肥
·绝望非君子,痛苦多蠢材
·关于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
·马害之群(辟马微论)
·止谤的两种办法
·以礼制自由超越法治自由
·关于中华大礼堂浮雕三组人物的拟议
·《论语点睛》:君子不是好欺的
·唯君子不受人惑
·从预言贴说起(微论)
·君子所在自成群(微论)
·从殡葬谈起----文化人的责任
·儒家五乐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
·民国能有几先生
·忆罗炽教授
·亡天下微论
·匹夫的责任,伟大的事业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吴元士:《儒门狮子吼》读中感(东海附言)
·邪教微论
· 关于计生的思考
·马云是个道德盲
·驱饥肯乞米三斗,解渴欣逢水一湾
·狮子吼和老婆心
·关于杀生答客问
·马学不去,中国无救
·今日微言(摆在儒家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
·教主和教师
·教主和教师
·最大的国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的三个走向

   中国的三个走向微友转发一文题为《中国未来的两个严峻走向》,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文章前言颇有见识,录制两段于下:

   “中国未来的两个严峻走向两种可能的前途严峻地摆在前面:一条是沿着完善市场经济的改革道路前行,限制行政权力,走向法治的市场经济;另一条是沿着强化政府作用的国家资本主义的道路前行,走向权贵资本主义的穷途。这样,中国的经济就成为一场两种趋势谁跑得更快的竞赛。两条路径泾渭分明,前景更是完全不同。何去何从,正是本文需要回答的问题。

   未来中国的方向,是当前许多经济学家甚至全国人民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1978年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确立了市场化的正确方向,并取得了推动经济高速成长的巨大成就。但是21世纪初以来,出现了不同的意见和选择,改革似乎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临选择。

   未来十年,在继续完成市场经济改革任务的同时,积极而慎重地推进政治改革,既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也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兴亡和每个公民的根本利益。在这样的 问题上,容不得有半点犹疑。只有打破阻力,奋力过关,才能实现几代中国人的梦想,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国家。”

   该文提出了中国未来的两条道路选择:一条走向权贵资本主义的穷途,一条走向法治的市场经济。后一条确是正确的。但要选择后一条道路,不仅要对现行政治制度、经济制度进行大改革,更要彻底抛弃现行意识形态。

   法治的市场经济属于自由主义道路,即西路,与马克思主义马路绝缘。马克思主义左道,即列斯毛波们的极左路线;其右道即邓氏的国家资本主义、或称权贵资本主义;其中道即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的现在,马杂时代。

   马克思主义左中右三条路径,我们都领略过了。马路是彻头彻尾的邪路绝路,已经毫无疑问。大半个世纪大半个地球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早已判处了它万劫不复的历史性死刑,不仅思想理论破绽百出而已。

   一个人自以为找到了一条健康长寿之路,痛骂别人恶疾缠身,不可救药。想不到,挨骂者越来越健康,骂家自己却变成无药可救、人人嫌弃的麻风病人。这个骂家就是马克思。它所严厉批判的原始资本主义的种种疾病,不仅全部转移到了它全心全意倡导的社会主义身上,而且变本加厉。

   从前苏联开始,所有社会主义无不恶疾累累,绝症莫疗。在为各国制造空前的人道灾难之后,也迅速地把自己扫进了历史垃圾堆。中共之所以苟延残喘至今,是因为借助了改革开放的决策,把马克思主义架空了。但仅仅架空,根本无法完善市场经济,所实现的只能是特权市场经济和国家资本主义。

   西路倒是正路活路。不过中国还有一条比西路更加正确的道路,那就是仁本主义道路,即儒路。这条路与自由主义有高低之别,但没有矛盾,没有正邪冲突。因为王道政治也需要落实主权在民的原则,也有赖于公正良好的法律,也要保障人权自由,在经济上也实行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不同在于,王道,政治上制度架构与民主制度同中有异,并且教权在儒,教育上实行新科举制。诸如此类,详见东海《中华宪政纲要》及《儒家特区构想》等。2019-5-17

(2019/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