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六---四十五
·敲骨榨髓何时休
·信仰耶教可耻
·绝不可伤害无辜,绝不可饶恕邪恶
·如何立德立言和自保平安
·孔府大劫难
·关于陈全国和巴黎圣母院
·汉族智商最高,儒学品质最优
·乐和模式:儒式城乡的探索
·关于规则和特权
·如何救民救国,中共如何自救----答洪哲胜先生
·迷则不信,信则不迷
·与群友们共勉
·儒家文化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我没有敌人
·关于耳顺
·耳顺与好辩
·关于辟邪说答客问三则
·根本问题在教育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说话的权利
·关于文化与文明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余东海

   关于马克思主义---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或问:马克思曾经猛烈抨击新闻与出版审查制度,主张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为什么依据马克思主义建立起来的国家,无不缺乏自由包括新闻出版自由。这是理论与实践的脱节,还是马克思主义对马克思的叛变?

   答:都不是。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庞杂的思想体系,集所谓的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为一体。其思想言论可分为核心性、支柱性、枝叶性三类。

   核心性思想导出三观和基本道德政治标准,支柱性思想导出基本的政治经济制度,枝叶性言论则充塞着种种无根的浮言、不实的虚言和自欺欺人的巧言。其中某些句子和章节或许不乏正理正义,但漂浮在基本立场观点之外,只有装饰性作用,没有落实的可能,不可能落实到制度法律中去。

   走在马路上,就不要奢望什么民主自由按劳分配啦,马路与这些承诺南辕北辙,马路只能通往党主极权、实现按权分配,权力又只能按诈力水平分配。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原则注定,具有不可修正性。

   无论马克思是否反对马克思主义这个概念,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都具有不可分割性。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是超级邪说,付诸实践极端邪路。虽然马克思说过一些貌似正确的话,无非枝叶性的边缘话,无改于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性错误。2019-5-3

   何谓暴政---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暴政,即残暴、暴虐的政治。百度的解释是:“统治者推行的残酷地剥削、压迫人民的措施。”暴政有两种:一种是个体性的,暴君造成的,如桀纣幽厉,暴君破坏制度;一种是制度性的,恶制造成的,如暴秦苏联,制度成就暴君。

   政治上,古代君本位的家天下,现代党本位的党天下,都属于暴政。经济上,公有制包括全民所有制、国家所有制、集体所有制等等,必导致暴政。

   古代暴政是,反王道,反民本,反仁政,君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现代暴政是,反自由、反人权、反宪政,党为重、国家次之、民为轻。

   古今暴政共同的特征是,不把人民当人看,以民为奴,防民之口,防民如贼,草菅人命,权大于法,高税负、低福利或无福利,贫富悬殊,道德败坏,有三深重:官民恶习深重,社会恶业深重,忧患灾祸深重。

   制度性暴政即极权主义暴政,有极权主义文化充当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危害特别深远,改革特别困难。若不能对邪说恶制进行改良或革命,无论君主个人品质如何,改变不了暴政的本质。

   还有一种暴政,多数人暴政,又称暴民政治、群体暴政。最先提出“多数人暴政”的是法国人托克维尔,它是针对法国大革命教训所提出的一个概念,雅各宾派曾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实行恐怖统治。我称之为民粹主义暴政。民粹主义与现代极权主义相反相成,文革就是极权暴政与民粹暴政的圆满统一。2019-5-4首发于民主中国

(2019/05/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