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憾李白误我,请江泽民恕我
·《仁者无敌与“我没有敌人”》
·z再世关羽:“中国人起来,杀光你们身边的儒教徒!”(东海附言)
·为《孟子译注》指瑕
·《鲁迅的伪深刻》
·《如何对待恶少(恶老)的骚扰》
·《来自台湾的官腔》
·《大盗不死,圣人不止》
·《够了!曲解刘晓波的人们》
·《录洪哲胜真言,供刘晓波参考》
·儒家不可以身殉物,颜回不会“以身殉书”
·《儒佛道好在骨子里,基督教病在根子上》
·《略复徐水良》
·奇文共赏:杀死余樟法是天经地义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东海随笔:《东邪不如北丐南帝》等
·《为徐水良等“一封信”签署者哀》
· 《上帝信仰: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基教难改正,儒家真大圆》
·东海随笔:《当今儒门两大异端》
·东海拜年二绝
·东海辞牛迎虎第一文:儒家三统以及回家的路
·从赵本山的小品想起
·仁爱有序,本心无限
·三寸铁笔,一片苦心---面对异端怎么办
·神州何处觅尊严?儒指小示温总理(东海随笔)
·知识的重要性和局限性(东海随笔)
·真实最重要,真诚最明哲
·三种社会型态,一个政治规律
·何妨不己知?唯患不知人
·马克思说,陈光标说(东海随笔)
·重翻旧作有感,自警三绝
·《东海碎语一束》
·快餐何足入琼筵----重翻旧作有感
·讲道理
·《对当局唯一的请求》
·提醒温家宝总理
·异端论----兼给“马克思主义儒家”一个建议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余东海

   马帮是最大的受害群体---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二马学在宪,道德恶化,制度恶化,政治恶化,社会恶化,法律恶化,教育恶化,一切无不恶化,一切无不反常和堕落。因为马学的哲学、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理论和共产主义理想统统错误,理论上漏洞百出,完全经不起批评;实践中恶果累累,血债累累,根本经不起回顾和追问。

   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的实践结果足以证明,马学是古今最大的邪说,马路是中西最大的邪路,马帮是国家古今中西最大的邪派。马帮成长、成功、发展、维持的历史,就是一部政治的逆行史、社会的反常史、人民的血泪史和人道的灾难史。

   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马帮也是受害者,是马学和马路最大的受害群体。马帮成立以来,一边毁人不倦,草菅人命,尸山血海;一边自毁不倦,自相残杀,杀人如麻。大大小小无数马官和马知,受害深重,恶报惨重,或近报自身,或远报子孙,或没有子孙。这些人既可恶可鄙,又可悲可怜。希望有人能对马帮精英的下场做一个全面统计,用数据说话,将会更有说服力。

   马帮作为最大的受害群体,包括心性的受害。信奉马学走马路,最容易导致道德败坏,良知泯灭,进而导致命运的恶化。东海有一个“三必”定律:恶必愚,恶必弱,恶必苦。邪恶人物和势力,必然苦难深重,无论怎样兴旺一时,都会迅速衰败贫弱。正如俗话所说,人傻钱最多,也经不起折腾。人恶必然傻,小聪而大傻,就更经不起折腾了。

   同时,过于苦难深重或非常兴旺而迅速衰弱的人物和势力,往往严重缺乏德和智。故改造命运的根本法门是升德开智。

   邪恶没有未来,反人性、反人权、反人民、反人道、反人类的东西没有未来。注意,马家虽然口口声声把人民挂在嘴上,但改变不了其文化和制度反人民的实质。马帮的五反性质,注定了它的极端邪恶和没有未来。

   马帮自救的唯一办法是改恶从善改邪归正,回归中华正道。而以中华文化之正知正见,开其蒙启其昧,促使其革面洗心,则是正人君子和正义力量对马帮中人最好的拯救!作恶必苦,助恶为苦。反过来,为善最乐,助人为乐。弘扬正知正见,驱除邪说恶制,拯救马帮中人,重建中华文明,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事业,最巨大的功德,也是正人君子一大乐事。2019-4-4

   统一的品质---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三国家统一、天下统一当然好,但统一必须是良性的,具备相当的正义性文明性。只有极权主义,才会不分青红皂白地将统一神圣化,为了统一机关算尽坏事做绝,为了统一牺牲人民草菅人命,为了统一破坏和平危害人类。

   统一是否可欲,要看其品质如何。统一的品质之高低优劣正邪善恶,取决于制度、政治和文化,归根结底取决于文化。仁本主义的统一品质最高,其次是人本主义的统一,其它文化主导下的统一都非良性。

   例如,法家是君本主义,耶教伊教是神本主义,纳粹是民族社会主义,苏联是物本主义哲学加党本主义政治学。这些文化主导下的统一,必是恶性的。统一越紧密和长久,人民苦难越深重。因为这些文化都缺乏真理性正义性普适性,导不出良制良法政治文明,怎么可能导出高品质的统一呢。

   这些文化主导下建设起来的国家天下,必非正常非正义,必无和谐文明可言;作为命运共同体,只能是恶德共同体、厄运共同体和灾难共同体。这样的共同体,必然脆而不坚,坚而不久。其统一的成功和维持非常艰难,人命如草,代价惨重,却很容易分崩离析。2019-4-5

   共识微论---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四任何共同体,小则家庭、家族,大则种族、民族、政党、社会、国家等等,都应该具有一定的共识,否则必然各说各话,离心离德,一盘散沙,矛盾重重。但共识必须正确,必须合情合理,正常正义。

   一个共同体形成或信奉了错误的共识,即非正常、非正义、非正道的共识,那就后患无穷不可救药。错误的共识不仅无助于文明、和谐和团结,反而比没有共识更可怕,必然导致内讧不断。例如,信奉法家的秦始皇集团,信奉拜上帝教的长毛集团,信奉马列的斯大林集团,isis世界,无不善于分裂内斗,你死我活。

   对于暴秦、长毛、红毛们,总有人说,如果它们不折腾、不内斗就好了,就不会衰败灭亡了。这个假设不可能成立,它们绝不可能不内斗。因为邪知邪见从根本上遮蔽了它们的良知,败坏了它们德智,让它们轻则小人化,重则非人化,甚至豺狼化恶鬼化。小人群体就难以和谐团结,遑论其它。就算剩下两个人,它们也不可能真正团结;就算剩下一个人,它也要自我内斗,精神分裂,自取灭亡。

   从历史的高度看,邪不胜正,邪恶没有未来,这也是要因之一。如果它们不折腾、不内斗,对于民族、国家和人类来说,那才是灭绝性的灾难。好在这个“如果”仅仅是如果而已,好在无论邪恶势力如何兴旺壮大一时,都无法摆脱自相残杀的宿命。表面是自相残杀,其实是天杀。2019-4-6

   失败主义的根源---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五马家社会,久久以来弥漫着一种灰心丧气悲观绝望的气氛。一些人认识到马家的反常性危害性,但有识无志,不愿起而批判抗争。认为那是徒劳无功,除了自找麻烦,没有任何作用。这就是悲观绝望的表现,胡平先生称之为失败主义。他在文章《克服失败主义》中指出:

   “失败主义是一种因为认定未来注定失败,而放弃一切改变现状的行动的思想。失败主义不是凭空产生的。失败主义往往产生于失败之后。但是,单纯的失败并不至于产生失败主义,唯有当人们普遍认定失败是不可避免、是命中注定时,才会产生失败主义。失败主义的问题不在于认定未来注定会失败,失败主义的问题不是对形势评估的问题;失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害怕行动会招致重大风险,失败主义的问题也不是缺少勇气的问题。失败主义的问题是放弃本来可以采取的行动,放弃明知正确、本来完全可以采取、而且也知道不会有多大风险的行动。”

   我认为,失败主义与误判形势、缺少勇气、害怕风险都有关系,但主要原因是对正义事业和未来丧失信心。而这种信心的丧失,又根源于三观的错误。如果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自有正确的人生观,善善恶恶,自强不息,一息尚存,奋斗不已;自有正确的人性观,从而明白,善是根本的,恶是派生的,邪不胜正,恶不胜善,邪恶没有未来。这些道理,堪称道德定律和历史规律。以史为鉴,不难明白也。

   唐太宗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借乾文言的话说:对于极权主义,大多数人见其存而不知其亡,见其得而不知其丧。知极权主义必败必亡者,其唯儒者乎!其实不需要太多的历史知识,极权暴政脆而不坚,坚而不久,殷鉴近在眼前。君不见,纳粹、日寇和以苏联为首的系列马帮,都曾旺盛一时,无不转瞬即逝。若不改邪归正,彻底去马,中土马帮又焉能例外!

   失败主义既误事业、误国家也误自己。失败主义情绪传染开来,严重影响正义力量的批判精神和抗争意志,减轻了既得利益集团维持极权的难度,这是误事误国。让自己丧失了积极进取拼搏、立德立功立言的内驱力和历史机会,虚度流年,浪费生命,这是自误。2019-4-6

   向张无忌学习,对马家帮表态---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六不少人对马学还抱有幻想。或认为马学本来是好的,都是实践出了问题;或认为,马学确实有问题,但也没必要过于敌视,只要架空它就可以;或认为,只要马学与儒学结合,就可以变成好文化。殊不知,马学的错误具有根本性和不可修正性,马儒的矛盾具有原则性和不可调和性,正邪不两立。

   对于马学,仅仅修正是不够的,仅仅架空也是不够的,必须彻底全部干净地剥夺其宪位和意识形态地位。只要马学在宪,就没有宪政,宪法中相对较好的条款就无法落实,政治的极权主义本质就无法改变。马学不去,极权不灭,国难未已;马学不去,儒家不兴,中华无望;马学不去,反马不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凡我儒生凡我中国人,到了彻底抛弃对马家的幻想的时候了。同时,有志之士应该彻底摆脱马家的利益诱惑,与邪恶脱离关系。

   最新版《倚天屠龙记》电视剧中张无忌对赵敏说:“我张无忌即便裂土封王,也绝对不会向暴政屈膝。”小说中张无忌是说法略有不同:“赵姑娘,你想要我贪图富贵,归附朝廷,可乘早死了这条心。我张无忌是堂堂大汉子孙,便是裂土封王,也决不能投降蒙古。”

   这句话很有现实意义,我把它略改一下用来自勉并与仁人义士共勉:我堂堂炎黄贵胄,大汉子孙,正人君子,便是裂土封王,也决不能向极权主义屈膝,向马列遗孽投降!

   其实,元朝虽然异族,却是以儒立国,颇有儒家味和中华性;马帮虽然汉族,却是以马立国,不仅彻底去儒家去中华,而且曾极端反儒反华,现在虽对儒家略表尊重,虚假之至,远不如元朝尊儒的真诚。一些人置身马家社会,一味激烈反元反清而不批马反马,未免欺远怕近,聪明过度。2019-4-6

   马家特色---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七富民不足,富官有余;教民不行,弱民很行;扶贫无术,扶富有方。这是古今中西所有极权主义的特色和特长,更是马帮的拿手好戏。富官,让特权阶级富起来。弱民,让人民成为弱势群体和弱智群体。扶富,让富贵阶层富上加富,群体暴富。绝大多数贫困不堪,一小撮人富可敌国,贫富悬殊遂不可避免。

   富民和扶贫,只能是口头禅和作秀。即使帮主有心,也无能为力,无法将富民和扶贫的政策落到实处。因为马帮文化物本位,政治党本位,经济社会本位,其中都没有人和民的位置。所谓爱国爱民和种种美好许诺,皆游移于其道德宗旨、政治追求和制度设置之外,是没有任何保障的自欺欺人的巧言。

   至于说教民不行,是教民为善不行。教民为恶,那是很行、最行、非常行,没有比马帮更厉害的了。教民为恶,方法多多,概乎言之有三:一是邪说洗脑,二是恶制熏陶,三是利益诱惑,包括物质性、特权性、荣誉性的种种利益。

   极权主义文化、政治培养出来的官员,自然是极权主义分子。受过极权主义教育熏陶的弱势群体,也大多物化和极权主义化了。换言之,弱势群体也具有极权人格,强盗的心!马帮对官民、官员对民众诈力并用,民众对民众、民众对官员同样不择手段,只要有机会,也会毫不客气地诈力并上。2019-4-7

   死亡之吻和希望之光---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八余英时先生《大陆提倡儒家是儒家的死亡之吻》一文广泛流传,影响了不少人。此文标题就有两个错误,或者说两个低估:一是低估了真理的力量,不明儒学之真义;二是低估了良知的力量,不明人性之真相。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