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假设盗贼遇圣贤]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
·内中国而外美国,内美国而外中共
·计划经济和权力市场经济
·民意民愤的全球性表达(外五篇)
·鲁比奥先生有误
·马党马民两相辉
·重申东海的警告
·敌友必须辨分明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修正稿)
·崛起什么(外三篇)
·真相
·临危能一死,心性不虚谈
·尧舜事业亦浮云
·关于做事的四个问题之我见
·你怎样对待天道,天道就怎样对待你
·革弊鼎新待今儒
·新改革的对象和方向
·极权国家为什么科学落后?(外三篇)
·举我仁旗第一人
·奴役他人是罪恶,甘于为奴也是罪恶
·呼吁美国(2013旧作重发)
·伊教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回儒微论
·东海随笔:我们的明天一定比苏联的今天更好(外六篇)
·特权阶级的苦
·朝鲜微论(之三)
·关于儒宪答客难
·量变质变和临界点
·本能和本事
·毛病加重,微信被封
·管宁,三国第一人
·人道伟业此为最
·何其无耻分裂乃尔(外三篇)
·纠正一个重大误会,重申一个政治铁律
·导致东海微博被新浪永久封禁的文章
·能救人心,才是救星
·澄清公私观的四大迷误
·三大话语体系微论
·人心里面出政权
·置身黑暗丛林,弱者如何自保
·五个预测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
·关于美伊问题(微言九则)
·自我绝后和绝人之后
·伊朗人没有为苏莱曼尼复仇的权利
·最不尊重领导人的是马官群体
·宁可得罪别人,绝不得罪自己
·两极主义和美伊冲突
·两大邪恶两灾星----两极主义批判(微言集)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关于利益执法
·我惜英雄胜美人(随笔七则)
·庚子杂论(一)
·可不可以赞美人民
·关于美西对华索赔的三点意见(外二篇)
·中方精英群体和媒体的两个面相(外五篇)
·庚子杂论(二)
·爱国不能主义,爱民必须主义(外三篇)
·庚子杂论(三)
·中美之争的预测和展望
·社会原子化,江湖网笼多(外一篇)
·学富中西一代豪----悼王康君
· 万方多罪问根源
·怀念王康【蒋庆 王康 余樟法】儒家与当代中国—— “中原论儒”座谈会记录
·中华道统和普世价值(外二则)
·马保国的倒掉
·庚子杂论(四)
·大恶无后是天理(外四则)
·唯有防民手段高
·三类非正义外援
·庚子杂论(五)
·人道大义高于国家大义(外八则)
·儒家的主业
·在儒家和马家、自由和极权之间没有中立---东海微言
·两极主义没有资格主张多极化(随笔一束)
·庚子杂论(六)
·自由追求和生命信仰(外七篇)
·危害君子罪孽深(外四篇)
·东海著作目录
·关于清朝的三不能、两不要(外六篇)
·余东海:庚子杂论(七)
·良知护身(外四篇)
·怀王藏同道二首
·抒愤
·美国的邪恶势力(外二篇)
·小人之尤和盗贼之尤(外三篇)
·爱国主义都是贼
·关于复仇的四点提醒(外六篇)
·庚子杂论(八)
·杀贫济富的五重境界(外六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设盗贼遇圣贤

   假设盗贼遇圣贤

   《庄子•盗跖》假托孔子与盗跖的对话,表达了绝圣弃智、保身全真的道家思想。姑不论孔子不会主动往见,即使孔子真与盗跖相会,结果也绝不可能是孔子惶恐茫然落荒而走,如作者的想当然。相反,更可能是盗跖羞愧沮丧垂头丧气。

   盗贼遇圣贤,虽不可能改恶从善,但有可能导致邪恶性下降,暂时性局部性下降,偶尔有所心软、心动,有所思,有所惧。圣贤道德未必能感化盗贼,但圣贤言论有可能触动盗贼。古往今来所有盗贼,晚期统统愚恶双极,不可救药,但早中期,往往聪明绝顶,未必完全听不得圣贤君子之言也。

   圣贤之言,不仅高具道义性,也充满智慧性。唯圣贤可以把天理易理讲透,把儒家辩证法和因果律讲透,把仁本主义世界观、人性观、价值观、政治观、历史观、义利观讲透。这些问题讲透一二,潜移默化的力量就不可小觑。

   这里的盗贼,包括乱臣贼子暴君屠夫邪教主等等东西。秦始皇就是集暴君恶棍邪教屠夫于一身的盗贼。《说苑•反质篇》记载,秦始皇焚书坑儒之后,卢生成功逃去,侯生逃后被逮回:

   “始皇闻之,召而见之,升阿东之台,临四通之街,将数而车裂之。始皇望见侯生,大怒曰:“老虏不良,诽谤而主,乃敢复见我!”侯生至,仰台而言曰:“臣闻知死必勇,陛下肯听臣一言乎?”始皇曰:“若欲何言?言之!”侯生曰:“臣闻禹立诽谤之木,欲以知过也。今陛下奢侈失本,淫泆趋末,宫室台阁,连属增累,珠玉重宝,积袭成山,锦绣文采,满府有余,妇女倡优,数巨万人,钟鼓之乐,流漫无穷,酒食珍味,盘错于前,衣服轻暖,舆马文饰,所以自奉,丽靡烂熳,不可胜极。黔首匮竭,民力单尽,尚不自知,又急诽谤,严威克下,下喑上聋,臣等故去。臣等不惜臣之身,惜陛下国之亡耳。闻古之明王,食足以饱,衣足以暖,宫室足以处,舆马足以行,故上不见弃于天,下不见弃于黔首。尧茅茨不剪,采椽不斲,土阶三等,而乐终身者,俗以其文采之少,而质素之多也。丹朱傲虐好慢淫,不修理化,遂以不升。今陛下之淫,万丹朱而十昆吾桀纣,臣恐陛下之十亡也,而曾不一存。”始皇默然久之,曰:“汝何不早言?”侯生曰:“陛下之意,方乘青云飘摇于文章之观,自贤自健,上侮五帝,下凌三王,弃素朴,就末技,陛下亡征见久矣。臣等恐言之无益也,而自取死,故逃而不敢言。今臣必死,故为陛下陈之,虽不能使陛下不亡,欲使陛下自知也。”始皇曰:“吾可以变乎?”侯生曰:“形已成矣,陛下坐而待亡耳!若陛下欲更之,能若尧与禹乎?不然无冀也。陛下之佐又非也,臣恐变之不能存也。”始皇喟然而叹,遂释不诛。后三年始皇崩;二世即位,三年而秦亡。”

   秦始皇捕获侯生,本欲车裂,但听了侯生一席话,遂“默然久之”,还责问他“汝何不早言?”又问:“吾可以变乎?”最后“喟然而叹,遂释不诛。”这就是邪恶性暂时局部下降的表现。

   侯生只是一般儒生,见识有限,不仅没能给秦始皇指出一条活路,反而断言秦始皇和秦王朝死定了,没救了。若是圣贤,绝不会这样断绝秦始皇的向善之心,必会劝谏始皇实行仁政。邪路惯行,易辙固难,未必绝对不可为也。

   晚期秦始皇闻一般儒生之言,就有所心动有所思。若换成圣贤,遇到的又是早中期的秦始皇,秦朝未必没有改弦易辙的希望;若能改弦易辙,未必不能改变迅速灭亡的命运。纵然秦朝仍要灭亡,未必不能退为诸侯国。至少,秦始皇子孙和家族的下场,绝不至于那么悲惨!

   贾谊《过秦论》中,曾经为秦二世胡亥设想了一条充满希望的正道:

   “今秦二世立,天下莫不引领而观其政。夫寒者利裋褐,而饥者甘糟糠。天下嚣嚣,新主之资也。此言劳民之易为仁也。向使二世有庸主之行而任忠贤,臣主一心而忧海内之患,缟素而正先帝之过;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后,建国立君以礼天下;虚囹圄而免刑戮,去收孥污秽之罪,使各反其乡里;发仓廪,散财币,以振孤独穷困之士;轻赋少事,以佐百姓之急;约法省刑,以持其后,使天下之人皆得自新,更节修行,各慎其身;塞万民之望,而以盛德与天下,天下息矣。即四海之内皆欢然各自安乐其处,惟恐有变。虽有狡害之民,无离上之心,则不轨之臣无以饰其智,而暴乱之奸弭矣。”

   贾谊说,如果秦二世能够做到以上几点,就可以让人民安居乐业,不仅不会起来造反,而且惟恐天下有变。纵有乱臣贼子,也无能为力。秦二世的时候,尚且有机会改旗易辙,何况秦始皇本人呢。

   贾谊甚至认为,子婴若做得好,秦国未必絶祀。他说:“向使婴有庸主之才,仅得中佐,山东虽乱,秦之地可全而有,宗庙之祀未当绝也。”(《过秦论》)

   这个判断有误。秦始皇或许有救,秦二世或许还有救,到了子婴,邪路已经彻底走绝,毫无希望矣。正如司马迁所说:“秦之积衰,天下土崩瓦解,虽有周旦之材,无所复陈其巧,而以责一日之孤,误哉!俗传秦始皇起罪恶,胡亥极,得其理矣。”(《史记•秦始皇本纪》)比起侯生,贾谊的见识高出一筹,然离圣贤境界依然远着。

   注意,盗贼遇圣贤,其邪恶性下降只是有可能而已,不可必。殷有三仁,微子、比干皆贤,箕子近圣,仍无改于殷纣的暴虐和商朝的灭亡。2019-5-2余东海首发于浙江乐学堂

(2019/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