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周舆
[主页]->[新会员区]->[周舆]->[“文革”中的逍遥生活(一) “苦”并“乐”着  ]
周舆
·也谈朝鲜战争——请不要胡说八道误导80后
·为何中华两千年民气在南,王气在北?
·谁来解救我们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为什么专制王朝末期刹不住车?
· 为什么国军可抗住日军,却打不过共军?
·一入宫门深似海 从此魏郎是路人
·一入宫门深似海 从此魏郎是路人
·林彪旧部程子华未评军衔内幕
·肉体出轨是恶行,而精神出轨才是噩梦!
·路人女主是如何塑造出来的
·其实我有强迫症
·精力体力不够时怎么办
·张首晟死因之我见
·我的童年我的太平湖
·男人的尊严和荣誉
·房事真的疲软了
·曼妙的身影 —— 四月天
·我不当表叔,我要当干爹
·“文革”中的逍遥生活(一) “苦”并“乐”着  
·中国经济增长取决于自强不息的中国人
·疫情防控被“妖魔化”,到底是重视人权 还是借机抹黑?
·美国甩锅式抗“疫”遭怒怼,中国担当广受国际社会赞誉
·缅怀抗议英雄 弘扬民族精神
·「攬炒」到如今,自己最悲催! 香港「黃絲」現在非常焦慮
·郭榮鏗三“亂”香港
·污名化 阴谋论 谣言和“甩锅” 它们为什么这么流行
·無恥黃師荼毒學子,教育改革勢在必行
·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 “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有「國安紅線」亦有「彈性空間」, 「入閘」資格標準剛柔並濟
·黔驢技窮嘅「難民牌」只係毫無意義嘅廢紙一張
·公民党窮途末路 選舉制濟世安邦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中的逍遥生活(一) “苦”并“乐”着  

   
    安排一部份毕业生到解放军农场去,是根据中发[68]93号文件的决定。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关于一九六七年大专院校毕业生分配问题的通知”中规定,一九六六年,一九六七年大专院校毕业生(包括研究生)一般都必须先当普通农民,当普通工人。为了使毕业生很好地得到锻炼,决定安排一部份毕业生到解放军农场去。
   
    在解放军农场中,大学毕业生虽是“五七”,却过着“战士”的生活。我们虽然不穿军装,却象正规部队一样。出早操,晚点名,外出请假,进连部要喊“报告”。男女生不能接触和交往,已婚夫妇也不能例外。不准恋爱,不准结婚,不准探家。不能私自离开,实行封闭管理。粮油按连队战士标准供应,牺牲后按战士标准抚恤。唯一比战士优越的是,每月有“大学生”标准工资。按照如今的编制,我们这些“五七战士”,应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兰州军区“文职农民”。战士待遇,干部(排级)工资,农民职业,没有帽徽领章,不属现役。
   


    三连“五七”战士,生活在世界风库中,自然条件十分恶劣。物质条件和精神生活方面,比自然条件要好很多。应该是“苦”并“乐”着,乐在其中。首先,我们的人格受到充分的尊重。诚然,解放军是教育者,我们是“接受再教育”。但是,解放军同志只是用军营一套,管理我们。在生活中,把我们当战士,关心,爱护。视我们为同志加兄弟,人格上是完全平等。
   
    陶书京连长,喜欢打篮球。天气好时,总要和战士们打一场。热热闹闹,轰轰烈烈。四班纪严同学,兰州人。篮球打得也不错,常和陶连长,结成对子。在场上打出一些花样和高潮,围观的同学都会报以热烈的掌声。官兵同娱乐,体现了我军的光荣传统。
   
    大约在1970年夏天,我被调入炊事班,和六连炊事班住在一起。在宿舍(地窝子)的过道上,捡到70元人民币。可能是哪位室友,丢失的一个月的工资。我立即交到连部,朱指导员也立即召开支部会议。按照部队的规矩,在全连大会上宣布,给我“口头嘉奖”一次。这件小事说明,当时官兵关系,还是十分纯洁。不像如今,大到入党提干,小到立功奖励,都要“拿钱说话”。
   
    “解放军农场是遵照伟大领袖毛主席‘五七’指示的光辉思想建立起来的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大专院校毕业生,在那里可以和解放军一起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学农,学工,学军,学文,批判资产阶级,并接受解放军优良传统的教育。因此,将大专院校毕业生安排到解放军农场去锻炼,是贯彻毛主席教育革命的伟大思想,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的一项重要措施”。
   
    炊事班是连队抓的重点单位。由解放军现役军官杜司务长具体负责,下设苏姓同学担任专职上士,负责财务,协助搞好伙食。还成立有“士兵伙食委员会”,负责监督和反馈班排意见。我本人和苏红霞,都曾经是委员。这个自井岗山开始的优良传统,在三连得到很好地继承。我们的主食基本不定量,除了基本定量每月45斤外,还有军区及农场对我们的补助。副食标准也很高,不够吃的人很少。
   
    连队把一些有文艺细胞的同学,组织成文艺小分队,参加全场文艺汇演。农场也常组织大家去看电影或演出。连队内部,三句半、小快板,随时在田间地头,战地演出,鼓舞士气。
   
    到了1970年夏天,由于荷尔蒙的作用,有些同学开始做一些“成人游戏”。“人毛包子”的故事,开始在农场流传。说是某连炊事班一男一女,在案板上演绎贾宝玉和袭人,“初试云雨情”。激动过份,竟然忘记打扫战场。在案板上,和面蒸馒头。结果演出了水浒中,“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当然这次卖的不是“人肉馒头”,而是“人毛包子”。吃的人也不是武都头,而是一个整编连的“五七”战士,其愤怒之情,可想而知。
   
    类似的故事,在我们三连也有发生。陕西来的一对新婚夫妻,结婚三天就来到“五七”农场,被分隔在男女两班,不许接触。只好“纤云弄巧,飞星传恨”。到了1970年12月,大个子班长,实在熬不住了。拉着韩姓娇妻,到零下三十度的野外,行周公之礼。可怜这对苦命鸳鸯,难得“银汉迢迢暗度”。正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惜,“柔情似水,佳期如梦”,难“顾鹊桥归路”。零下三十度,差点把两人冻成冰麻花。韩女士害怕会生病,回到班上向卫生员诉说,“冻哈(瞎)了”。被另外女同学听见,于是“冻哈(瞎)了”,成了同学们另一个笑话。
   
    吃粗(细)粮,喝白水,弯着胳膊当枕头。风里来,沙中走,领工资,炼出“五七”战友,乐趣也就在这中间了。
(2019/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