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谢选骏文集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日暮行
·英雄之死
·民族的童年
·
·專政
·淒涼
·青黃不接的中國
·中國被春天放逐
·中國的夜思
·新王國的曉歌
·中國的昏歌
·中國的夜歌
·中國的獨歌
·中國的春歌
·獨龍吞滅了夏
·中國的海歌
·夜氣歌
·哀歌復浩歌
·土花曲(青苔歌)
·阡陌曲
·美人曲
·雲天曲
·聽曲
·日暮復日暮
·历史上最精彩的演说词之一(洪秀柱)
·洪秀柱可能成为中国的圣女贞德吗?
·洪秀柱“一中同表”把球踢给了习近平
·中共主张洪秀柱退居二线当副总统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奥克拉荷马州的无情牛仔
·爱因斯坦与瞎猫赌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谢选骏: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中国外交官为新疆拘禁营辩护:不懂普通话,何谈人权?》(2019年4月19日 转载voa)报道:
   
   中国政府组织的对新疆喀什的参访中喀什居民在职业教育中心学习中文。(2019年1月4日)


   
   中国一名外交官近日在为新疆拘禁营辩护时暗示,如果一个人不掌握普通话等技能,那他就没有人权可言。他还表示,那些提供证词的所谓“获释人员”显然是受反华势力黑手操控。
   
   星期二(4月16日),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以“大使讲述新疆真相”为题,报道了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与哈萨克斯坦媒体的访谈录。
   
   面对哈萨克斯坦多家媒体的镜头,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再度重申中国官方立场: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集中营”或“古拉格”,只有“职业技能培训中心”。
   
   张霄说,这些“教培中心不是监狱,而是面向全社会的学校”,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人教育好,不让‘好人’变‘坏人’”。
   
   至于如何成为“好人”,张霄认为,首先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和文字,即普通话。
   
   “说到人权,试问一个现代人,如果不会读写本国通用语言文字……还有什么其他人权可言?!”他说。
   
   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族姑娘小艾说,她的妈妈是新疆一名政府公务员,讲流利的普通话,可现在她被关在拘禁营里。
   
   “并非所有的拘禁营都是一样的。它们有不同的安全级别,”小艾说,“有的营地限制非常严格,更像是监狱,有的则多少有些灵活性。我妈妈在后一种,因为她是公务员。”
   
   小艾是几个月前偶然知道妈妈的下落的。此前,妈妈一直对她说,她被派到外地工作。
   
   “我问她那是什么地方,她从来都不告诉我,只说那是很远的地方,”小艾说。
   
   一天,小艾在微信上向妈妈发了一个视频邀请,妈妈无意中接了起来。展现在小艾眼前的景象证实了她长久以来的猜测和担忧:那是一个狭小的房间,六个人一间,上下铺,房间的门像监狱一样,窗户上有铁丝网。
   
   她问妈妈:“这是你工作的地方?”妈妈的神情看来很紧张,她说:“你有什么要紧事吗?” “没有,”小艾回答。妈妈挂断了电话。
   
   “我觉得很难过。我以为她是被派去‘下乡’,到农村去工作。现在我知道,她没有在工作,她被拘禁营里,”小艾说。
   
   据小艾说,妈妈现在被获准每个月回家一次,可以洗个澡,和她通个电话。
   
   相比拘禁营里的其他人,小艾妈妈的待遇已经好了很多。上个月加拿大《环球邮报》刊登了几名在哈萨克斯坦的前被拘者的证词。他们说,自己和2、30人被关在一个房间,有时整个星期都要带着手铐和脚镣,24小时摄像头监控,几乎没有任何培训,大部分时间里他们忍受令人厌倦政治灌输和强迫劳动,感觉活得“像个奴隶”。
   
   当被问及这些证词的真实性时,中国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张霄说,这些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显然,这些‘获释人员’背后有反华势力的黑手在操纵。他们只是照着‘剧本’进行蹩脚表演。与其说他们在关心新疆人权状况,不如说是在扰乱新疆社会安定,”他说。
   
   人权组织和一些西方学者估计,新疆大约150万穆斯林少数民族正在或曾经被关押在拘禁营里,相当于每六个人中就有一位,且这个数字不包括正规监狱中的囚犯。
   
   根据受访者要求,文中小艾为化名。
   
   谢选骏指出: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和外联系!这是中国的人权状况真的大有改善了呢?还是中共的大外宣竟然成功地打入了美国之音?
(2019/04/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