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谢选骏文集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谢选骏: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美签被注销中国学者:美国对中全面泛安全化》(2019年4月15日 转载中和希望)报道:
   
    美国因国安考量禁止部份中国学者入境,签证因此被注销的中国学者朱锋今天说,几十名中国学者都和他一样有被美方严厉盘查的经历,这显示美国对中国关系正在全面「泛安全化」。朱锋是中国学界的美国问题研究专家,曾长期任职北京大学,现任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他在接受中央社记者访问时,作上述表示。


   
   朱锋并证实,自己的10年期美国签证已在2018年被注销,理由是对美方的调查询问「不合作」。但他强调,美签被注销,并不会对他的学术研究工作产生实际层面的影响。他说,所谓「泛安全化」,就是美国在对中国关系上,「什么都要跟‘国家安全’挂钩」,才会有几十个学者都曾和他一样被美方严厉盘查,这种做法是「非常过份」的。而这对中美之间的社会交往及民间往来,会产生实质性的伤害。朱锋说,中国学者被美国严厉盘查、乃至于护照被注销的情况,只是当今美中关系的「一个方面」。而像是美国在全球封杀华为的动作「更过份」,让他觉得「美国人现在有点撕破脸了」。他表示,自己的签证被注销,是美国非常不合理的举动。但最重要的是,这并不是他对美国「有什么表现不好的」,而是美方强迫他合作(接受盘查),这才是关键,然而「我当然不可能跟他们合作」。
   
   朱锋回忆2018年发生的情况说,美方人员跟他谈话的根本目的,不是要了解及指控他什么,而是透过很多问题了解他跟中国外交部「是怎么合作的」。但他自认工作上「不至于跟美国不友好」,因此便回答「我没有什么好说的」。他说,自己20、30年来多次进出美国,并不是第一次被询问,也会被要求合作。但美方以往的作法「比较soft」,不会采取强制性手段。
   
   谢选骏指出:什么叫做“美国对中共全面泛安全化”?说穿了就是当作窃贼、全面围堵吧?这说明什么?说明“第二次冷战”目前已经“进入纵深阶段”了。
   
   
   《未来两周美科研圈部分中国教授或遭解雇》(2019-04-15 新智元)报道:
   
   这将是一场科研界的暴风雨!上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一席话掀起惊天巨浪:在接下来的一两周时间内,将对各个大学违反NIH规定的科学家采取行动,有人将被开除。
   
   目前,NIH正在对全国55个机构进行调查,主要内容是了解外国科学家是否遵守有关披露外国关系、保护同行评审的机密性和处理知识产权的机构规定。
   
   柯林斯表示,一些美国大学将在“接下来的一两周内宣布”,他们已经采取的行动,以防止外国政府不公平地利用NIH资助的研究。
   
   更重要的是,这些研究人员可能将会被解雇,包括中国科研人员。
   美国科研界未来一两周“腥风血雨”
   柯林斯的这番言论是出席上周的听证会时发表的。
   柯林斯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有人不遵守适当的规则,正在利用这个国家的资金拨款。这完全不可容忍。”
   他在听证会上说,一些科学家被判犯有“double dipping”罪,没有对外披露受到了国外资金的支持,但仍旧享受着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对其的帮助;将本属于美国机构的知识产权进行转移;或者向其他国家发送赠款建议。
   去年8月,柯林斯首次写信给NIH资助的10000家机构,要求他们寻找问题。柯林斯在公开信中提到,有三个问题令人关切:
   向包括其他国家在内的其他实体转让资助申请或转移由NIH资助的生物医学研究的知识产权;
   与包括外国实体在内的其他国家的NIH同行审查员共享关于资助申请的机密信息,或者试图影响资助决定;
   受NIH资助机构的一些研究人员未能披露包括外国政府在内的其他组织提供的资源,这可能会扭曲有关NIH资金使用的决定。
   同时NIH还公布了受资助人员可能违反报告规则的六个案例,并提醒审查拨款申请的研究人员不应与外界分享提案信息。
   当时这封公开信引起了巨大争议,遭到了包括北大理学部主任饶毅教授等人的联名反对。不过,争议并未阻止NIH的调查,柯林斯后来也出席了几次听证会,汇报了调查结果。
   在上周刚刚结束的听证会上,柯林斯说,现在越来越多的教师被解雇,被要求离开学校,其中许多人随后回到了以前的他们国家的机构。
   “我们正在采取行动,你会在媒体上看到更多的证据,特别是在未来一两周。”
   柯林斯也强调,NIH资助的大多数在美国工作的外国科学家都遵守这些规则,为研究做出了宝贵的贡献。“我们不想介入一些看起来有点像种族定性的事情”,案件也不仅限于中国科学家。
   高校出“访问学者政策”,或影响近千名访问学者
   柯林斯的公开信已经在学术界产生影响。
   去年10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一份“访问学者”政策引发热议,让人们担忧赴美学术交流会受到当地限制。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发出一封名为“访问学者政策”(Visiting Scientist policy)的邮件,根据媒体提供的邮件截图,该学校响应NIH对(美国的)生物医学受到威胁以及知识产权损失的担心,决定终止访问学者项目。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会响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对(美国的)生物医学受到威胁以及知识产权损失的担心,我们决定终止访问学者项目,并且立即生效。
   因此,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未来都不会招待任何访问学者直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放心地感觉可以让外国学者参与到美国政府资助的科研项目中,直到威胁解除。
   邮件中还提到,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已经成立欺诈调查小组。
   这一邮件引起了海内外华人学者的高度关注。一位驻美的中国生物医学研究人员告诉《华盛顿邮报》,如果这一限制持续一年的话,取消该计划可能会影响到将近一千名访问学者。
   10月22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在官方博客中发布了一篇文章作为对此事的回应。文章标题为“与NIH的多次互动引发了对其需要立即关注的2项政策合规性问题的考虑”,这篇文章中特意将NIH“涉外政策”的范围框了出来,而这一范围相当宽泛:无论是否有资金往来,任何同外国机构雇用的研究人员签署的项目或部分参与的项目皆属于涉外项目。文章还列出了符合这一定义的项目内容:来自美国境外的人体标本或脊椎动物资源;以收集数据、调查、采样等为目的而受到国外项目资助进行的外国旅行行为;受到外国资助的可能涉及环境、资源的任何活动。
   以上这些都需要提前向NIH申请、通报并获得事先批准。
   消息还提醒,如果医学院人员有参与当前受NIH或其他联邦资助的涉外项目,请准备一封解释该关系的信函,并需取得项目官员的批准。
   此外,在今年3月,两名伊朗研究生到访NIH时,遭到该机构安保人员拒绝,其中一名研究生的演讲被打断,随后被带离会场。这两位研究生都在美国生活多年,持有美国绿卡和驾照。
   对此,柯林斯在后来的公开信中致歉,表示该机构对访客的通关流程处理不当。
   科学还能无国界吗?
   科研机构很难对知识产权转移进行界定、管理和防范,这也是美国从政界到学界一直在呼吁解决的问题。
   去年12月,白宫发布了国家安全战略,声称将“审查签证程序,以减少非传统情报收集者的经济盗窃行为”,之后对STEM相关领域的外国学生、学术交流明显增加,而中国留学生签证的议题也频频被提及。
   现在,中国是美国的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此前美国发布的《2017门户开放报告》,2016-2017学年就读于美国高等教育机构的中国学生增至35万人,在所有留美生源国中位居榜首。
   
   谢选骏指出:第二次冷战虽然进入纵深阶段,但也不能排除发生逆转——这就要看看双方的意志力如何了。一般说来,只有意志力对等强大的时候,战斗才能继续下去。否则任何一方退出或屈服,就可以偃旗息鼓、提前结束了。

此文于2019年04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