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谢选骏文集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保护亚裔就是抵制共产国际
·非洲的网红智商不低
·联邦结构适于开发进取不适于整合守成
·美国联邦制与贪婪的律师
·狼图腾无法整合世界
·新冠病是人工合成的“老毛病”
·两边游走的人传播瘟疫
·全球化的弱点就是没有全球政府
·中国的“基督教”为何不堪一击
·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新冷战就是新文化战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细菌战产物
·川普风暴的末日来袭
·武汉肺炎患者变成了犹太人
·华人为何到哪里也没有安全感
·共产党喜欢灾难
·消灭富贵病——毛泽东主义自杀宣言
·西班牙为何要钱不要命
·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人类才是地球的瘟疫
·美国联邦是走向分裂还是走向帝国
·美国联邦可能正在消亡
·暴君为何趁疫打劫
·暴民为何趁疫打人
·世界首富贝佐斯陷入阿拉伯美国陷阱沦为老二
·体育表演违背了体育道德
·实证主义也是一种空想主义
·庚子赔款促成武昌起义
·武汉起疫与文化战争
·国家利益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香港人是全球瘟疫的种子
·狼图腾与吸血鬼
·战狼只是五毛家犬而已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毛泽东就是宋江——出卖中共、害死林彪、投靠美帝
·2020年优生学的理论与实践
·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就是自由之路
·自由就是自负盈亏、自生自灭、与神同在
·独立不独立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信任屠夫的各国理应被宰
·中国变身世界老大的最后一战
·共产党统治是百年国耻的顶峰
·黄俄嘴脸与黄俄行动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新的户口改革是切割的更为细致的血肉长城
·21世纪的新锁国时代
·打倒川普解放美国
·全球化终结联邦结构
·伊丽莎白一世是莎士比亚的组成部分
·21世纪的新价值观我早就预告过了
·祖国就要吃掉人民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谢选骏: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六四不会再来 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2019-04-12 看中国)报道: 
   
     “六四”三十周年来临之际,许多人期盼“六四”再来,并言之凿凿地断言“六四”会再来;我的好友郭国汀先生最近就在探讨:一旦“六四”再来,习近平还有没有能力,象邓小平那样调军屠杀?


   
   
     其实,郭国汀君所探讨的问题,是一个伪问题。因为在中共统治下,“六四”式的民主运动,不可能再次上演了。为什么?因为如今的中国大陆社会,已经彻底丧失了“六四”发生的社会道德基础:
   
     1989年以及整个八十年代,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并未丧失,整个社会涌动着民主、自由的共识,所以在“八九”民运高潮时期,连北京的小偷都停止了盗窃,并加入了游行队伍……这在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而今天中国大陆社会的理想主义热情早已消散,社会道德全面沦丧,人心冷漠,见死不救普遍成风,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普遍毫无共识、利欲熏心、相互仇恨,一盘散沙呈粉末状。
     试问:今天的北京市民还能象当年的北京市民那样,自发给学生送水送饭、救死扶伤、大规模上街冒死堵军车吗?这是不可想象的;今天的大陆民众还会象当年那样,为了一个自由民主的理想,上街游行吗?这是不可想象,如果有人这样做,在今天一定会被视作神经病。
   
     由于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故“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国只有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而再也没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尽管“六四屠杀”后中共的专制变本加厉,一再升级,并在近年来,掀起了新的倒退狂潮。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这是因为“自由民主”与个体的利益没有直接的关联,民主运动是一种奉献的事业,它需要理想的激情来驱动,需要社会的道德来承载;而维权运动则是讨还个体(经济)利益的事业,与个人直接关联。所以一个丧失了理想和道德基础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六四”式的民主运动的,有的只是大大小小的维权运动。
     而维权运动因为没有体制诉求,不可能成为挑战中共专制的力量,其意义与民主运动不可同日而语,伪类们胡说“六四”后的维权运动比“六四”运动更成熟了,“希望在民间”,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为什么现今中国社会,理想主义彻底丧失、社会道德全面败坏?这是“六四”后中共故意造成的:
     鲜有人注意到:“六四”后,中共再未发起“学雷锋”、“树新风”、“五讲四美”等道德运动,而是强调安分守己,一定程度地鼓励个人经济意识;中共故意不去修补“撞伤不如撞死”的法律漏洞,不去修改滋生“好人没好报”式的反咬、碰瓷法律漏洞…、、 这一切,为的就是摧毁道德热情、助长社会冷漠;
     江泽民上台后,中共一方面对政治异议“扼杀摇篮中”,一方面全面放开歌舞厅、夜总会、色情发廊、桑拿、按摩、、.对赌博睁眼闭眼;从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中共发起一次又一次的“扫黄打非”,笔者曾在大陆当记者多年,深知中共“扫黄”是虚,“打非”(打击以政治异议为主的非法出版物)是实,所以“扫黄”三十年,越扫越黄,由发廊一条街,到色情“会所”遍地。
     放眼今天的中国大陆网站,即便是许多知识型、学术型网站,也是黄色广告琳琅满目,色情视频插件乱跳、、.令人不胜其扰,而遍观大陆网站,“标题党”蔚然成风:什么“今晚北京的一项政策震动全国”、“华为的一项举措震惊世界”、、.而打开后永远言过其实,甚至牛头不对马嘴,并且性乱视频乱跳、、.这种发了疯的社会化造假和色情,就是社会道德深度败坏的症状。
     很明显,色欲是人的最大本能之一,中共就是以色欲来腐蚀民众的反抗意志,刻意营造一个声色犬马的废拉社会,竭力引诱一切有才有志之士沉迷物欲,放弃理想、放弃对专制的挑战,不能不说,“六四”后三十年来,这种腐蚀收到了很大的效果。
     另一个鲜为人注意的是:“六四”后三十年来,中共拼命制造社会分裂,并且祭出了新的手段:
     江泽民时期,中共大力鼓吹向钱看,由毛泽东时代宣扬“越穷越革命”,跳到另一个极端宣扬“贫穷可耻”,咋呼“国企亏损”,为权贵私有化一刀切“改制”制造口实,并大幅提高教师等知识分子待遇,实行拉拢,大搞“教育产业化”、、.同时诬蔑下岗工人“懒惰”、惯吃大锅饭、、.推卸体制责任。从而制造劳工群体与知识分子群体的分裂;
     胡锦涛时期,中共利用郎咸平等时髦吹鼓手,煽动民粹仇富,规避和压制“仇官”,从而挑动弱势工薪阶层与平民富商阶层对立,以转移对专制体制视线;
     习近平时期,中共大力推播以“企业狼性文化”为代表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发了疯地煽动广大愚民极端反对社会福利、狠铇自己的命根子、鼓吹透支健康、为党国的“崛起”、为任正非、马云、马化腾、刘强奸等共特红顶流氓奸商的利润最大化献身;否则,就是不值得存活的“社会负能量”,就是活该淘汰“低端人口”、、、、、、 最好自己钻进焚尸炉“为社会减负”。
     同时,鼓动愚民一根筋反欧盟、反移民、反难民、反所谓“圣母婊”——其要害就是反对普世价值,认同中共(丛林式)的专制流氓价值观;
     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鼓吹价值核心,就是反人权,只有“低端人口,没有体制不公”,你受害是因为你没本事,有负党恩,至于“低端人口”,就采取象纳粹对付犹太人,大驱逐大迫害——一次驱逐百万人出京。
     这就是中共的两种极端暴政,毛时代中共煽动无产者,对有产者厉行阶级灭绝;习时代中共带领官僚红顶奸商有产者,把本国的工薪弱势群体打成“低端人口”,象牲畜一样地驱赶,象纳粹剥夺犹太人一样地剥夺。
     而且,次品法西斯社会达尔文主义,比纳粹和法西斯更加恶毒:
     当年纳粹和法西斯非但不歧视本族的工薪阶层,反而制约资本家对劳工的过份剥削,建立社会福利保障;金正恩一方面坚持和强化远比纳粹还要专制残暴的列宁式极权,一方面纵容以哈耶克、撒切尔、皮诺切特为代表的极右原始资本主义(美其名曰“新自由主义”),勾结任正非、马云、马化腾等红顶寡头奸商,营造“负福利”社会,把本国劳工当盲流、当“低端”、当垃圾,施以最恶毒的歧视,并以高房价、高物价等大山、以“狼性文化”、“加班文化”等骗术,把中国工薪阶层往死里榨。
     无论是犹太国际发明的、搞垮外族的阶级斗争革命,还是所谓“新时代”社会达尔文主义,都是挑动社会分裂内耗。“六四”后中共的目的很明确:
     就是消灭社会理想、败坏社会道德,如是,就铇断了中国社会反对共产党专制的理想热情和社会道德基础;理想的丧失和道德的败坏,使得中国民众一盘散沙甚至呈粉末状,根本凝不成反体制的合力;这也就是今天的中国现实,不能不承认,中共的毒计很成功。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六四”不会再来,不等于中共不会灭亡,由于中共别出心裁的恶毒,它的灭亡,一定会与别的共产党都不同——它的死亡,一定会很奇怪。
   
   谢选骏指出:如此说来,所谓“维权运动”就是吓破了胆子的散沙和废垃麇集而成丐帮运动。但也不能怪他们缺乏公共道德,因为面对坦克大炮屠城的解放军屠夫,下跪求饶是唯一的生路。丐帮运动的活法就是,“混得好就行”,不讲礼义廉耻。现在倒好,连维权运动也遭到禁止了,丐帮运动又会采取什么新的形式?不过,跪着乞求即使造反也总是不成的,这也是八九民运的教训之一。只有武装起来才能平等对话,这也是美国的立国精神。
(2019/04/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