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谢选骏文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香港人能够逃避福建人的下场吗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发表十五年之后
·香港政府为何害怕清真寺
·丘吉尔首相是中国偷渡者的先行者
·日本人到了巴黎为何丑态百出
·中国需要连坐法
·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娘炮党
·眼睛不是灵魂的窗户
·笑里藏刀的人类
·国民党为什么败给共产党
·红二代方队将军方队就是吃饭的嘴
·蝴蝶效应就是一个鸡蛋的家当
·令人痛苦的不是强暴而是社会对于强暴的歧视
·老母鸡压不住小公鸡
·小日本强过大日本
·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判终身监禁
·教育不是投资而是消费
·国籍就是现代人的卖身契
·好的和理非与坏的和理非
·纽约时报的强盗逻辑
·科学家只会事后聪明,政治家只会事前忽悠
·戴安娜是皇家宠物还是人民宠物
·为什么小日本可以战胜大中华
·发祥地为何总是最落后
·加州大火是自由派造的孽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万圣节的异化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谢选骏: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回顾六四现场 是否撤离学生无共识血腥清场难避免》(2019年4月30日 转载网文)报道:
   
   1989年6月4日星期日


   
   北京屠杀仍在继续,一些被屠杀所激怒的民众以死抗争,4日当天是军民情绪极端对抗的日子,并延续至5日之后,且引爆其他大陆主要城市的示威抗议潮。
   
   【凌晨】
   
   第38集团军杀过去后,民众在木樨地桥东设置新路障。不时有民众将死伤者送入复兴医院,有的用平板三轮车、有的用门板、有的用摩托车。医院里的人都在咒骂「法西斯」、「畜生」、「大屠杀」等。
   
   1时,北京市公安局外国人管理处接到电话命令:「即刻派人去北京饭店收缴外国记者非法摄制的录像带、胶卷,并对他们违反戒严令的行为提出警告」;许多从各屠杀现场返回的港台外国记者,均遭到强制搜身,被没收所有的录像带和照片胶卷。
   
   1时许,广场学生指挥部知道最后时刻即将来临,决定号召广场上的学生集结到纪念碑基座,团结一致以非暴力方式进行最后抗争,人数近万。
   
   最先抵达广场南面的是空降兵第15军第43旅第2营,时间是凌晨1时25分。该营在挺进过程以班为战斗单位,几乎人手一支冲锋枪,一路开枪挺进,下手毫不留情。
   
   1时40分许,第27、65集团军、第63集团军188师逾万名官兵,从人民大会堂东门涌出。至此,至少4、5万名戒严部队已严密包围广场,开始将枪口瞄准仍坚守在纪念碑基座一带的数千名学生。
   
   第38集团军派第112、113师,分别堵住东、西长安街进入广场的路口;派坦克第6师两个团,对金水桥至午门地段进行清理,并堵住东、西阙门,阻止民众从北京故宫方向进入广场,让广场学生陷于孤立境地。
   
   2时半许,封从德发表广播讲话:「同学们,这是最后的斗争,我们必须以我们的勇气和策略坚持到最后!如果我们坚持和平请愿,也许也要牺牲一部分人,但是,全世界都会彻底看穿这个政府的真实面目!」
   
   3时许,周舵建议:学生领袖带领学生撤离广场,避开戒严部队镇压的锋芒。刘晓波表示反对,认为局势发展至此,在枪口下退缩就意味着背叛;但在周舵、高新、侯德健劝说下,刘晓波最终同意撤离。
   
   随后,刘晓波等人向柴玲、李录、封从德提出撤离广场的建议、理由和具体设想,希望得到认同。坚守广场的主体是学生,广场的控制权在学生手里,没有学生领袖的参与,与戒严部队的接触谈判就没有代表性。柴玲等人予以拒绝。
   
   封从德说:「你们愿意做什么是你们的自由,你们若希望以第三方的姿态去与戒严部队交涉,我个人表示钦佩,但你们绝不能说是代表学生指挥部去谈判。交涉结果也必须经过同学们的表决才能生效。」
   
   李鹏在「六四日记」一书称,凌晨3时半左右天安门清场准备工作就绪。3时半过后,侯德健、周舵在两位医生陪同下乘坐救护车,前往与戒严部队接触谈判。3时40分许,在广场东北角位置与第112师第336团政委季新国等人接触。
   
   4时整,广场上的灯全部熄灭,黑暗瞬间笼罩整个广场,造成极其恐怖的气氛。人们的共同心理感受是: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于是,悲壮的「国际歌」再次响起。
   
   早已列阵在金水桥前的第3集团军装甲车、坦克开始向广场推进,实施最后阶段的清场行动。民主女神塑像首当其冲,轰然倾倒,然后是一座座帐篷被辗倒。
   
   4时10分许,侯德健一行人赶回广场学生指挥部,向柴玲等人说明跟戒严部队接触情况,继续劝说带领学生撤离。
   
   4时32分,侯德健发表广播讲话,大意是:在没有经过广大同学们同意前,擅自作主与戒严部队接触谈判,让学生队伍主动撤离广场,希望大家谅解。血已流得够多了,不能再流血了。这次学生运动,这次全民民主运动已经取得了很大胜利,我们已经胜利了。
   
   侯德健的讲话激起学生们强烈反弹,发出一阵又一阵怒骂声,几乎是侯德健每讲一句就被骂一句。许多学生怒不可遏,斥责侯德健是叛徒、怕死鬼、软骨头;且在刘晓波等人广播讲话过程,不断发出「不撤」、「不能撤」的呼喊。
   
   4时半,广场重新亮灯。官方广场广播只有一句通告:「现在开始清场,同意同学们撤离广场的呼吁。」
   
   与此前几个紧急通告相比,可发现该通告似乎对数千名坚守不撤的学生网开一面,让他们和平而安全地撤离广场,以掩盖血腥清场真相。
   
   中国官方事后一直有意将清场时间,说成是6月4日凌晨4时半至5时30分。其实,整个清场过程历时4个小时,开始于6月4日凌晨1时半许,即第38集团军和空降兵第15军分别抵达广场南北两侧之时,结束于6月4日清晨5时半许,即学生大队人马从东南角撤离广场之时。
   
   谢选骏指出:这些学生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唱的竟然是国际歌!他们哪里知道,国际歌只能对付国民党,对付不了共产党——因为国际歌是苏联的国歌,国际歌的力量来自于苏联的支持,例如傀儡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就是如此成立的。反对共产党而乞灵于国际歌,缘木求鱼也。后来我在美国遇到一些流亡学生,发现他们竟然崇拜毛泽东!而且对文革一无所知!他们以为毛泽东比邓小平好!所以,有些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后来变成了新左派是不足为奇的,他们本来就是以左派的身份参与抗议活动的,他们觉得改革开放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这并不奇怪,这就像共产党参加“反法西斯阵线”一样。但是他们不懂,唱着国际歌反共,属于先天不足——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难怪他们达成不了共识,只能等待坦克车进城飞驰,从同伴们的身上碾过!
   

此文于2019年04月30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