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谢选骏文集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谢选骏: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明朝走向灭亡 就这四件事》(2019-04-27 树上有个梨 )报道:
   
   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克北京,结束了明王朝二百余年的统治,而王朝最后的主人崇祯皇帝,落寞地离开紫禁城,在煤山陪伴着风雨飘摇的帝国一起逝去。


   
   明太祖朱元璋为明帝国建立起一套完整的政治经济体制,它运行了上百年之久,但在帝国最后的17年中,明朝政府的运转系统大面积崩溃,一次次战乱,饥荒,天灾以及财政破产,反复折磨着行将就木的王朝。
   
   明朝历经16帝,国祚276年,它有过郑和下西洋的荣耀,也有过党锢之祸的黑暗,更有万历三大征的落日余晖。
   
   即使是亡国之君崇祯皇帝,在位期间也赫赫业业。可帝国就像一位晚期病患,不断的失血,用尽各种医术却无力回天,最终衰竭而亡。
   
   再将崇祯自尽的时间线前移20年,明朝内部虽有小的冲突却总体稳定,但短短几十年内,究竟是怎样的危机使明朝走向灭亡的?
   
   一、税收能力低下导致财源枯竭
   
   封建王朝维持运转需要依靠税收来保证,其中农业税收站了绝大部分。
   
   明太祖朱元璋立国之初,鉴于元末纸币的泛滥,导致恶性的通货膨胀,因此明初各种税收以实物为主。耕农直接缴纳粮食,丝户缴纳布匹,就连各级官吏的俸禄也用粮食,绸缎,香料等实物代替。
   
   这种简单直接的税收方式在早期是非常有效的,但到了中后期,西方由于航海技术的进步,开始和东方频繁的贸易往来,白银大量的涌入中国。
   
   而实物运转过程中会有大量的损耗,在明中后期张居正改革后,银两代替实物成为税收的主体。
   
   充裕的白银使得江南地区的工商业得到极大的发展,但朱元璋所创立的税收制度根本没有这部分的内容。商税,矿税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自然会引起各方势力的争夺。
   
   自嘉靖开始,万历,天启等帝都向江南地区派出税务太监,保证能有足够的收入。但出自南方的大臣,士绅则是坚决抵制,直至形成东林党和阉党的激烈斗争。
   
   崇祯上台后清算阉党,撤回了派驻江南地区税务太监,废除了商税,矿税等财政收入,皇权在南方更是出现了真空。
   
   然而崇祯在东北地区面对着后金巨大的军事压力久而不决,导致军费日益剧增,朝廷已然达不到收支平衡。因此,只得加征北方诸省的赋税。
   
   地主豪绅纷纷把税务转嫁给耕农,而耕农为了完税,他们贱卖土地换为银两,最后却又依附于地主豪绅。这就导致荒地愈来愈多,税收越来越少,更有甚者民众不堪其扰,纷纷揭竿而起。
   
   税收的大幅度减少,首先受到影响的是防区处在次要位置的边军。例如宁夏,陕西,甘肃曾经属于明九边防御体系,军士们都能得到较为充足的粮饷。
   
   但随着北方势力的衰落,朝廷长达数十年没对这些军镇发过粮饷,被断绝收入的边军们纷纷加入农民军,威胁要远比暴乱的农民要大的多。
   
   收支严重不平衡,迫使明政府采取“拆了东墙补西墙”的措施,裁撤了全国范围内的驿卒。不巧的是明末农民军领袖李自成便是其中的一员。
   
   丢掉了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李自成加入到了农民军中,从闯将到闯王,一步步成为了大明王朝的掘墓人。
   
   二、后金崛起所造成的军事压力
   
   万历11年,努尔哈赤的父亲被明军错杀,十三副甲胄是努尔哈赤所能继承的唯一财产。年轻的他暗下决心要为父复仇。
   
   不过一个破落酋长的儿子,无论如何也不能与坐拥四海的大明天子可比。明庭出于对努尔哈赤的怜悯,对于努尔哈赤兼并附近部落的行为采取了默许的态度。
   
   外部环境的变化给努尔哈赤带来了巨大的惊喜,明朝历经万历三大征,经济遭受到极大的破坏,使得明政府对外政策变得更为谨慎。努尔哈赤抓住了机会东征西讨,在辽东地区控制了大片的土地和人口。
   
   万历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征调十余万军队围剿努尔哈赤,但遭受了巨大的失败,史称萨尔浒之役。
   
   双方实力在关外就此反转,明朝处于守势。到崇祯即位,明军只能退守于辽西一带与后金相持。
   
   崇祯急于结束与后金的战事,任命袁崇焕为蓟辽督师,寄希望他五年平辽,但此时后金军的实力要远超于明军。崇祯对于袁崇焕过大的期望,日后更是袁崇焕身死的诱因。
   
   后金军事机构没有明朝那么复杂,但却简单有效,将部属分为八旗,八旗各设旗主相互协作。
   
   辽东物资贫瘠,连绵不断的战争是八旗获得利益的最佳时机。相反,明军作战时很难相互协调,到最后形成大大小小的军事集团。
   
   后金在辽东不停的消耗明朝本已捉襟见肘的财力和资源,数百万的饷银贴在永远填不满的无底洞中,养肥了吴三桂,左良玉之流,却榨干了千千万万的黔首黎民。
   
   三、百年积弊的集中爆发
   
   明朝开国一百余年,人口急速增长,而贫富差距扩大,土地兼并的态势日趋严重。无论是官场,军队,社会都产生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
   
   明初普遍设立军屯,军户们战时作战,闲时与农民一样耕种,很大程度上减轻了朝廷的财政负担。
   
   随着大规模战事的结束,军屯的重要地位逐渐下降,卫所军官侵吞大量军户们的土地,导致军户被断绝了生计,成批逃亡,甚至天子脚下的三大营只剩下数万老弱病残。以至于到崇祯时期失去了最基本的作战能力。
   
   相较军事的颓败,明朝政治上的保守则更为致命,让明朝丧失了变革的活力与勇气。万历时期的首辅张居正曾做出勇敢的尝试,根据经济的发展制定政策,实行一条鞭法从而减轻底层人民的负担,缓和尖锐的阶级矛盾。
   
   可张居正的新法一旦实施,士绅地主阶层的利益将会受到损害。像新法中的丈量土地和摊丁入亩等措施会压缩他们暗箱操作的空间。
   
   张居正死后遭到清算,所制定的新法也大部分被废除,旧的利益集团依然保留下来。为了私利结成团体,互相党同伐异。朝政趋于无用,更主要的作用便是推诿扯皮。
   
   险恶复杂的政治环境更是腐败滋生的优良土壤,例如东南沿海的郑芝龙作为海盗,通过和地方官僚的交易,能够绕过朝廷的关口开展巨额的走私贸易,不断增长的财富让他完全具有割据一方的实力。
   
   当战争来临之际,帝国的土地成为实力派们的角斗场,明末朝廷在地方上的控制力大为缩减,孤独的崇祯好似就坐在火山口上,喷薄而出的烈焰随时可以将他吞噬。
   
   四、小冰河期带来的气候灾难
   
   从16世纪末到17世纪中旬,地球的平均温度跌到了万年以来的最低值。
   
   寒冷会使粮食大幅度的减产,处在农业社会的明王朝,无法像现代社会一样当粮食出现短缺可以大量进口食品,所以产生的破坏会被无限放大。
   
   冻饿使得底层人民挣扎在死亡线上,道路上饿殍遍地,朝廷不仅无法向灾民发放救济粮甚至还加倍征税。民众无法忍受杀掉官吏,攻破县城的事情常有发生。
   
   温度整体下降,造成降雨往南方移动,形成了北旱南涝同时大范围出现的奇特现象。其中,西北地区的受灾程度最为严重,短短的几十年内发生过八次大的饥荒,土地欠收乃至绝收导致无法养活为数众多的耕民。
   
   陕西至河南西部一带原本降雨量较小,即使没有受灾也只能勉强自足,长时间受旱导致民变四起,明朝政府为了镇压民军先后派出了曹文诏,卢象升,孙传庭等良将。
   
   民军战斗力弱自然不是官军的对手,但却不易消灭,民军一旦失败,迅速化整为零等到官军撤退又东山再起。因此官军越打越少民军越打越多。
   
   面对大量的灾民,明政府根本没有财力赈济和安置,只得任由他们自生自灭。灾民为了生存加入民军,成为压垮大明王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谢选骏指出:人老了要死,总会体现为生一个病;国家老了要灭,总会体现为制度缺陷——上文林林总总为明朝灭亡归纳出四件事,但却不明白任何政权都会寿终正寝,而不肯和平演变的中国,其政权更迭的方式就是通过武装力量促成改朝换代。这就是我所说的“中国式的大选”,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2019/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