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谢选骏文集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谢选骏: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五四运动是苏联阴谋吗?“五四”百年纪念初探》(2019年4月21日 转载美国之音)报道:
   
   1919年5月4日,在五四运动中,北京大学学生示威抗议。

   
   五四运动百年纪念日将至,中共高层已开始舆论定调和导向。与此同时,华人文化圈也出现对那场运动的不同解读。
   
   现在距中国的五四青年节还有十几天,中共中央政治局近日以集体学习的形式,制定了这场纪念活动的官方基调。中国官媒报道,习近平会上说,“一百年前爆发的五四运动,是一场以先进青年知识份子为先锋、广大人民群众参加的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伟大爱国革命运动”。习近平还在会上提出“四个讲清楚”,以此坚定“四个自信”。
   
   香港明报星期天报道这一动态时,突出了习近平讲话的要点:要引导青年听党话,跟党走。香港南华早报星期天说,习近平敦促要对青年进行政治导向。该报还说,青年人是中国执政党宣传重点。
   
   在此之前,有媒体观察认为,中共五四百年纪念将降格,习近平不想看到热血青年。有舆论认为,2019年重大敏感纪念日很多,“五四”百年,“六四”三十周年,以青年人为主体这些历史事件,争议不断,“习总防有人借题作乱运动”。
   
   五四百年的纪念,各界酝酿良久。独立中文笔会刚结束的香港年会,主题就是“五四百年文化研讨”。《香港会议场刊》对五四的说法是一场“新文化运动”,“知识阶层的思想启蒙与碰撞”,“五四运动标志着青年学子将爱国、独立思考的情操诉诸行动”,“为后世青年新生代走出象牙塔,投身社会运动,过问时政,竖立良好的榜样”。
   
   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徐泽荣会上说,他研究了苏联人曾如何长期从资金和思想上控制中共:“我觉得五四是苏联人挑起的,……他们早于中共20年就在东北传播马克思主义了。前后大量马列著作,翻译好多……新文化运动其实与五四是无关的,不管后来有人怎么说,胡适怎么说,其实是无关的。鸦片战争以后,我们就开始用白话文代替文言文了嘛。另外,民主跟科学与五四也没有什么关系。后来把它们叠加在一起是一种有用心的做法,苏联人是想挑起反日的运动,让日本跟中国打,它保卫了它的东方(远东地区)。”
   
   徐泽荣猜测说,后来的皇姑屯事件、田中奏折等,可能都是苏联人策划的。不过,这位笔会成员同时表示:“关于五四,我们要纪念它进步的意义。但是,我们希望也要弄清楚,背后苏联干了什么。对苏联我们也一分为二。不搞清这些,以后会再碰上厄运。当然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我在这里讲这个事情,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五四这么神圣的事情,听着是个阴谋。”
   
   针对徐荣泽的发言,笔会会长廖天琪说:“我发觉,我们作为中国人,不管你是在中国的大陆,在台湾,在香港生活和受教育,我们对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一塌糊涂,一片空白,错误太多。你(徐荣泽)刚才讲的,我非常吃惊。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苏联,我们中国今天,二十世纪后半叶受到的这些苦难,将不会是这个样子,这是不得了的一件事情。”
   
   中共历史与前苏共的历史渊源,当年大陆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中曾有一句朗诵词: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这种说法源自毛泽东的表述。
   
   纪念五四一百周年,香港理工大学近日也举行研讨会,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助理教授李宥霆,试图摆脱传统分析方式。他说,五四运动已经百年,至今对它的观察视角纷呈,诠释迭出。他提出了用所谓“跨文化的视野”进行观察。以五四为背景,分析并比较印度的泰戈尔、英国的罗素,以及日本的内藤湖南对中国以及五四的论述。
   
   关于五四的研究现状,他对美国之音说:“这些(学术)前辈们有一个共同的困扰。五四研究将近一百年了,可是好像同样的问题还在那边转。不能说研究不够,而是说,应该再有一些新的视角和方法。我没有反对五四即成研究(成果)的意思。我觉得,任何历史事件,思想事件,本来就应允许和欢迎多角度看待它。”
   
   李宥霆认为,既然已经从中国国内的脉络、中华文化圈的脉络研究五四一百年了,开辟新的视角,或许会有新意。
   
   李宥霆的研究表明,上述曾经在五四时期来过中国,对中国历史有研究素养,对五四有研究和重要影响的外国人,既有各自的学术贡献,也同时暴露出他们不同的局限。
   
   谢选骏指出:我早就说过了,五四运动和纳粹主义相似,都是《凡尔赛和约》这一瓜分世界的巨大阴谋刺激出来的……甚至苏联也是凡尔赛和约的产物,没有凡尔赛和约,共产党怎么可能在俄国站稳呢——但是上面这些人士不好好学习,只会唱和应酬,倒把五四运动的成因归结于中共及其后台老板苏联,可谓“小骂大帮忙”,无形之中提高了苏联的历史地位,结果使得自己成为“替匪宣传”的大外宣了。要知道,没有帝国主义的支持,共产党是无法取得胜利的。列宁受到德国的津贴赞助,只是一个冰山一角。而协约国也没有闲着。罗斯福还承认了苏联的合法性。
   
   网文《这才是五四运动的真相》(2015-05-09 煮酒君)报道:
   
   1919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宣告结束。这一年,诞生8年的北洋政府换了8任总统。这一年中国首次以胜利者的名义站在世界的舞台上。然而在这一场胜利中,中国却丝毫占不到点便宜,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发生了。这场改变中国社会走向的历史事件,已经成为一个被反复言说和不断阐释的主题。
   作为一战的战胜国,中国在巴黎和会上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签订了《凡尔赛和约》,西方列强准备将德国在中国的权益一次性转交给日本。消息一传入国内,全国一片哗然。刚接受民主思想熏陶的学生愤怒了,他们开始集会、游行。这场运动直至今天被称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而大加颂扬。
   国内素来不乏以爱国头衔其实做着劳民伤财的事,太平天国是如此,义和团也是如此。只因他们的旗号过于“高尚”,其暴虐的本质被长期掩盖,甚至被美化。在场运动亦是如此,虽然对于中国近代有积极的一面,但很多人似乎忽略了在这次运动中,各地的学生们在集会、游行时毫无理由地殴打当地的官员,与军警发生冲突。甚至有的学生闯入他人私宅,殴打官员、火烧民宅等暴力行为。
   在巴黎和会中国外交失败后,被骂得最惨的是章宗祥,学生们将满腔怒火全部发泄在章宗祥的身上。据张国焘《我的回忆》,当时大队的游行示威学生涌到了曹汝霖的家门口。有一个愤怒的学生执起一块大石头,朝曹汝霖年迈、瘫痪的老父亲猛地砸过去。“卖国贼”家的丫鬟倒是很有良心,替老人挡下了石头。
   有学生在车库中发现曹汝霖的一辆车,车旁有一桶汽油。失去了理智的学生临时起意:点火!烧掉卖国贼曹汝霖的家!这便是“火烧赵家楼”事件,当事人匡互生在《五四运动纪实》中亦承认自己放了火。章宗祥被熏的难受,没办法只好冒死逃出。学生们找不到曹汝霖,却见章宗祥,高喊道:大汉奸曹汝霖不见了!这是汉奸章宗祥,不要让他跑了。学生们激烈的对其围殴。
   有一个学生拿起一根铁棍,一下子就朝章宗祥后脑抡过去,章宗祥立即晕倒了。被学生打得鼻青脸肿的章宗祥,在医院委屈地抱怨道:“中国从前清起就一直是借外债,借外债既不自我开始,更不是我一人经手,何况今日借债,自有总统总理负责,我不过奉命行事,首当其冲,现在竟因此指我卖国,真是太冤枉了。”
   章宗祥诊断报告全文如下:
   (病名:头部挫创,全身各部打伤兼脑震荡。现症:在头部颅顶部创伤一处,长约五厘米,深达骨膜,又有不整齐三处及小挫伤三处,在头部有横斜小裂伤二处及皮下出血肿瘤二个,又在左右耳翼有大小二处之破裂创伤,其他左右肩胛部、脊部、胸部、腹部、腰部及上下肢有大如手掌以至小如铜元之伤共二十一处,精神朦胧,应答不明,时发哼声,呼吸细微,稍切迫,脉稍频,数虽尚调整,然微弱也。胸、腹腔脏器不见变动,周身尚无骨折症状。豫后综观前记症状,现今伤势颇重,于近日非见其脑症状之经过如何,不能判定将来也。诊断如上。北京日华同仁医院外科主任主治医学士 平山远)
   实际上,1914年7月爆发的一战,参战主体是欧洲列国,跟中国原无任何关系。中国是在1917 年,也就是一战结束的前一年,才加入到协约国的行列中。值得一提的是,在此之前,对于加入协约国还是同盟国,中国内部意见不合。在当时段祺瑞要求对德(同盟国的代表)宣战,而黎元洪却要求加入同盟国。中国最终还是成为了协约国中的成员。1918 年11 月11 日,同盟国的代表德国在投降书中签字了。等此消息传回国内,举国欢腾。中方在这场赌博中总算押对了筹码。
   大陆及台湾关于巴黎和会的研究,大多来源自当时依据总统府秘书厅归档的电报编纂成的《秘笈录存》,此书辑录了有关巴黎和会和华盛顿会议的大部分重要文件,但此书存在较多的资料遗漏。收藏在台北南港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档案馆的《外交档案》中,增加了由台北当局转交的驻比利时使馆的诸多档案,其中包含许多与巴黎和会及时任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陆征祥的机密档案。
   台湾著名历史学者唐启华通过研究这份档案,完成了著作《巴黎和会与中国外交》一书。书中指出,北洋政府并非是卖国、无能以消极态度妥协于列强的政府,巴黎和会上中国的外交也不算失败。
   不过,日本早在1915年就已经从德国人手中抢走了山东权益即青岛和胶济线铁路权。当时日本人已经控制了将近五年时间,并非刚失去的。但北洋政府并没有直接妥协,在和会开始后,北洋政府代表团采取的对抗方针,坚定表达山东权益诉求。提出《山东问题说帖》、《德奥条件说帖》、《废除中日民四条约说帖》等四个要求,主张山东德国权益应直接交还中国、改正列强在华种种条约特权、中国对德、奥和约应列条件之意见以及废除所谓二十一条等四件事。
   这让日本陷入被动。日方尽管经过了精心准备,又打出国际法和多国密约来反制中国,但最终达成的和会协定,仅仅保留了日方在山东、青岛的经济特权,重申了中国对山东的主权和治理权。
   巴黎会议本身就是一场的弱肉强食的会议,国家被主力方分为三等,第一等是最强的五个国家,日本为五强之一。而第三等是弱国,中国被划在三等的弱国中。弱国分不到什么好处,这是必然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当时中国没有失去什么,而且还得到了一些权益,我们的赔款不用支付了,全部免了,德国和奥匈帝国的租借地我们可以收回了,他们的很多在华企业我们可以接管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