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谢选骏文集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不自觉的侵犯
·宋玺是新时代的宋彬彬/宋要武
·美国假隐士的终南捷径
·波兰和法国都是性侵保护国
·广东清远纵火案的野蛮民风
·纽约市长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囚徒总统面对蛛网法律
·人生是一种酷刑
·政法委书记会不会中毒身亡
·是缓兵之计还是全面投诚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犹太人的多妻制VS基督徒的一妻制
·樊立勤太可恶了
·瓶装水骗局举一反三
·三十六计和中国智慧难道都是欺诈吗
·是共产党入侵而不是中国入侵
·IQ、EQ之后的“VQ”
·英国没有舰队的苦闷
·美国两大奸商
·欧洲王室正在改良血统
·中国人不如机器人
·中国式的创新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式的骗局是怎样形成的
·俄罗斯牛肉多多益善
·邓小平家族沦为劳改犯家属
· 川普成为金正恩的同志+兄弟
·无神论与欢乐颂
·言论自由与沉默自由
·《经济学人》不通人性
·《纽约时报》又来拾我牙慧
·自拍——自恋——自杀
·最遥远就是最接近的鬼辩证法
·巴黎会有蒙娜丽莎吗
·动物世界也有黄祸
·仅有摄像和荧屏还是不够的
·锦衣卫狗都不如
·起诉习近平也没有用
·鲍彤为何否认马克思的犯罪行为
·吴小晖的智商不如邓小平
·吴小晖邓卓芮根本就没有离婚
·河南警方打捞杀害空姐嫌犯的尸体也有备胎
·一带一路与邪恶轴心
·英国王子V.S.A片男星
·死亡确实是存在的一种形式
·共产党为什么不如日本人
·文化战就是多种形式的消耗战
·中越战争是中国内战的延续
·川普已向北韩的核讹诈俯首了
·千万不能依靠中国产品
·站在巨人的肩上非常危险
·美国为何缺少公共厕所
·金正男阴魂不散川金会
·中华亡国已久——红色旅游热衷马克思一妻一妾同葬一穴
·海洋中国的挽歌
·杰福瑞斯(Robert Jeffress)没有读过新约全书
·中国航母即将巡航美国沿岸
·凶手基因可以恢复英国王室的雄风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只有大饥荒能够救中国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开和不开都一样的朝美会议
·十大奸臣结党亡国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谢选骏: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大规模拘留行动之后 中共拆毁维吾尔社区》(2019-03-24 综合新闻)报道:
   
   除了把上百万的维吾尔人关进集中营,中共当局同时还对当地的进行了另一种清洗行动:拆除维吾尔街区,清洗他们的文化。


   
   时隔一年,华尔街日报记者Josh Chin再次来到乌鲁木齐,目睹了这座城市的巨大变化:曾经,警察、军队和装甲车遍布维吾尔族社区,严密安保之下民众生活依旧忙碌。而现在,街道和清真寺空空荡荡,书店里的维语书籍已下架,小吃摊和民宅被高楼大厦和商区取代……
   
   华尔街日报报导,在中共当局对维吾尔人展开大规模拘留两年后,维吾尔族生活和身份的许多支柱被连根拔起。空空如也的清真寺依然存在,但周围的棚户区已经被中国很多地方可见的那种玻璃大楼和商场所取代。有的社区被改造的像迪斯尼的主题公园。
   
   出售新鲜烤馕的小吃摊已不复存在。馕对维吾尔族人就像法式长棍面包之于法国人一样或不可缺。烤馕的年轻人消失了,众多顾客也随之消失。
   
   在乌鲁木齐这个全球维吾尔族社区的中心,维语书籍从货架上消失了。
   
   专家称,中共的目的是按照自己的模式改造这个长期顽强反抗的地区,加强对新疆的控制。
   
   一位在某国有资源公司工作的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居民说:“我们不能再拥有自己的文化了。”他表示,不再去当地的清真寺了,没人再去了,太危险了。
   
   乌鲁木齐一家音乐酒吧的雇员称,很多人都离开了。这家酒吧位于该市一个维吾尔族聚居区,一度颇具人气。但最近一个周六的晚上,店内只有寥寥十几位客人。他未透露人们去了哪儿,他表示这是政治问题,他不能说。
   
   当地居民称,2017年5月份,该市开始围捕当地维吾尔族人并把他们关入拘留营。并强迫来自新疆其他地方的维吾尔族人返回其家乡。
   
   在维吾尔族人被赶出乌鲁木齐的同时,政府资金流了进来。中共希望把乌鲁木齐打造为“一带一路”倡议的一个枢纽。去年拨款人民币700亿元,用于拆除和重建乌鲁木齐市区内的棚户区。
   
   其中一个被改造的聚居点是黑甲山片区。《华尔街日报》记者在试图拍摄曾经的维吾尔聚居点的两座被弃用的清真寺时遭到拘留,并被带到附近的一个警察局里。
   
   华盛顿大学研究维吾尔族移民问题的Darren Byler称,通过挤压一些维吾尔族人的表达空间并且将其他人转变成文化附庸,政府试图削弱维吾尔族的民族凝聚力。
   
   《华尔街日报》报导的乌鲁木齐的变化同西藏拉萨的经历颇为相似。
   
   早前,西藏3.14抗暴事件后,中共同样对西藏,尤其是拉萨进行了大规模的拆毁行动。老城被大规模的改造成商业化社区。“所有老城里的摊贩、客栈…低端服务都要搬出老城,取而代之高端古董工艺品店和酒店,而且所有老街房子要立面统一招牌统一。”
   
   藏族作家唯色曾撰文称:“我相信,商业化与革命、战争的杀伤力、破坏力是一样的。从某种意义来说,商业化更甚……商业化就像潘朵拉魔盒,可以刺激、复苏和释放人性中的贪嗔痴,大多数人都会卷入其中,结果腐烂是从内心腐烂的,败落是从自己败落的,再加上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饿鬼投胎,逐渐地,覆水难收。”
   
   谢选骏指出:这就是在执行“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的战略战术——取自毛鬼语录——“事情就是这样,他来进攻,我们把他消灭了,他就舒服了。消灭一点,舒服一点;消灭得多,舒服得多;彻底消灭,彻底舒服。”这是因为中共在“改革开放”后在边疆地区采取了绥靖政策,但结果却发现适得其反,增进了当地人的独立欲望,有使自己步上苏联和南斯拉夫联邦“民族自治导致国家分裂”的毁灭之路——所以不得不退回到全面专政的老路。说的也是,人都死光了,哪里还会有动乱呢。还有一种比肉体的死亡更加彻底的死亡,那就是“心死”——绝望会带来心死,商业化也会带来心死;商业化是更稳妥的心死。

此文于2019年04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