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谢选骏: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教授向邓小平告密 一跃成国家领导人》(2019-03-31 多维)报道:  
   
   钱伟长是中国著名科学家。早年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喷射推进研究所任工程师,是著名空气动力学大师冯·卡门(Von Karman)的得力助手。1946年回国,任清华大学教授兼北京大学、燕京大学教授。


   
   1987年4月9日,全国政协六届五次会议期间,邓小平与钱伟长(右)握手(图源:新华社)
   
   
   中共建政后,钱伟长曾任清华大学副校长,与钱学森、钱三强一起被周恩来称为中国科技界的“三钱”。1957年1月,钱伟长发表《高等教育的培养目标》一文,反对苏联教育体制中的一些理念,提倡理工合校,重视基础学科,在清华大学校内引发3个月大讨论,当年6月最终因为建议理工合校及参加民盟会议等原因被划为右派分子,批判为反动学术权威、万能科学家,停止一切工作。
   
   1958年1月,钱伟长在清华大学被正式宣布为右派分子,并定为极右分子(最严重等级),接受批判,除保留教授职务外,其他职务全部撤消。后因毛泽东一句“钱伟长还可以当教授嘛”,使他免去北大荒劳动改造的厄运,由一级教授降为三级教授。划为右派之后,钱伟长被强制劳动改造,其子女被禁止上大学。
   1979年,钱伟长获平反。1987年是反右运动30周年。1986年底,曾经的右派分子许良英、方励之、刘宾雁三人,给全国三四十位比较有名望的右派分子写了一封私人信件。信中说,他们建议召开反右运动30周年座谈会,征询他们对参加会议的意愿和意见。
   时任上海工业大学校长的钱伟长收到了这封信。没想到,他将此信转辗交给时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并且附了这样的话:“方励之是一个政治野心家,他自称是中国的瓦文萨(Lech Walesa);我的问题虽然没有完全解决,但与他们是不同的。”
   当时,中国爆发八六学潮,邓小平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了钱伟长和方励之。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召见胡耀邦、赵紫阳、万里、胡启立、李鹏、何东昌等人等人谈话。他说:“在这次学生闹事中,民主党派表现是好的,周谷城、费孝通、钱伟长等几位著名的民主人士的态度是好的,不好的倒是我们有些共产党员。对于那些明显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的,这次就要处理。可能会引起波浪,那也不可怕。对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处理要坚决,他们狂妄到极点,想改变共产党,他们有什么资格当共产党员?”邓小平还认为,学生闹事,从问题的性质来看,是一个很重大的事件。他认为胡耀邦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旗帜不鲜明、态度不坚决。
   在严厉批判自由化知识分子和中共总书记胡耀邦的同时,邓小平表扬了钱伟长。他说:“这次钱伟长表现很好,应予重用!”1987年1月,胡耀邦被迫辞职下台。同年4月,钱伟长在全国政协六届五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从当年的右派分子,一跃成为国家领导人,一次交信带给他后半生无限荣光。
   
   谢选骏指出:看来,钱伟长是通过摇尾乞怜而不是真才实学,才当上了狗官。“狗官”有二解,一是“狗一样的棺猿”,二是“狗的官员”——如果依照第二解,那么六四屠夫邓小平就成为狗了。
(2019/04/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