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孙丰文集
·呼吁解放军将士起义书(8)
·就中共四中全会的声明
16.赵紫阳永垂不朽!
·赵紫阳永垂不休!
·请紫老别上山,别盖旗
·赵紫阳思维与共产党党性的区别
·赵紫阳负的是道德责任
·党员也只能与人性而不是与“中央”保持一致!
·赵紫阳小事一件
第三部分 原罪的共产党
第一篇:请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评吴官正2007年1月8日《从源头上治理腐败》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是针对着什么提出的,才能洞见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灯下黑的铁幕所在。
   
   此一回答是 - 这两个祈施都是为突破社会所关只是人与人的关系,并且仅仅是人伦关系,与人伦外的任何领域都不相干而发动因任何行为都是为达到一定目标才成为行为。所以“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之做为行为,就是为摧毁社会的本质所关的只是人伦日用,除此不关别的任何事务在世界上往下活的只是 - 。人,人的往下活所可能派生的当然只是人际联系,并派生不出“党与人”的关系党只是一名号无客体对象,借党的名义来说事的那小部分人其实还是自然的人,不是“党”,“党”不是物质事实,不是物质又怎么往下活?哪来的“党与人”的关系呢?只有人才是有理性能力的物种,只有理性才能形成出领域关系,所以人的往下活所能关涉的只能是人与人的领域。


   
   “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其所说却是“党与人的关系也就是党居首,民在后老孙的警告是 - !世上根本没有党,哪来的“党与人的领域关系?”我提醒共产党,“无”不能变成“有”!所以社会这个概念所揭示的只是“人伦日用”,不是“党伦日用”。党只不过是小部分人通过誓盟所借的一个名,借了党名的那小部分人还是原来的人,不因借了党名就异变出“党”这个新物种。所以那用“党的名义来领导”的还是赤裸裸的人,“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只是小部分占了党的名义的人把自己的私利与欲望摆到了首位,并没把党摆到首位,物质世界里就没有党,怎么可能把不存在的东西摆到首位呢?共产党人心里明白只有借用党的名义才能粉碎“人人生而平等,权利不可让渡”这个全人类的不得捍动的金科玉律。可见 那小部分人主观上要占据首位才借了“党的政治建设的名义”来抢占这个位置,并不存在什么“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这件事参加了共产党的人明白:人是一个物种,种性上没有差别是来自天命的不许捍动,即“人人生而平等,权利不可让渡”是明如白昼的公理,因他们在物性上找不到把自己摆到首位上去的理由,只好在人的平等性之外别找一托词:用这个托词由自己把自己包裹着推到首位,再借这个托词所确立的恶法,肆无忌弹地去占有利益,并伴之以疯狂的镇压。
   
   毛泽东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及“东西南北中,工农商学兵,党是领导一切的”,他说的这个“党”,只是能借了党的名的人的发号施令,并非“党”在发号令。任何自然之物的人即便入了党也还是原来那个人,既没多出二斤肉,也未多出一个新脑袋。原来拥有多少智慧还是多少,不会因入了党智慧就翻番增长。毛泽东也好,习近平也好都还是原来那个常人,不会因入党而摇身一变就成了“党”。入了党的毛泽东或习近平的物质性上不发生任何变化,无论是物理的还是化学的,所以任何人都不会因入党其聪明度就有所增加。以习为例,没入党之前他不知什么是俄罗斯古典名著,入了党当了党的总书记他还是不知俄罗斯古典名著,他首次被俄记者问及读过哪些俄罗斯古曲名著,他竟毫不惭颜地说读过奥斯托罗夫斯基的“钢铁 ,这证明人入不入党在才能上没有分毫差别,入了党并不能变成“神”。由于“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政治建设摆在首位”这个教义却就赋予了毛泽东,习近平为神的地位,有了党这个空名党的领袖就成了“神”,不再是凡身俗胎,而是一句顶一万句,一言九鼎,一锤定音了。习说“党中央是大脑和中枢,党中央必须有定于一尊,一锤定音的权威”。可事实上党中央的人的大脑还是平常人的大脑,不会因占着主席或总书记的座位就比常人更富于智慧,就成了神。党中央那大脑不是把川普只看成爱钱的商人,有钱让他赚赚,就可对付过去吗?可党中央这个大脑与在一年多的一锤定音定到今天却不得不向川普低头,证明党中央的大脑一点也不比常人高明,既定不了一尊,一年多好几十回的一锤也未定了音。
   
   只有用“党”这个名,才能把自己通过“建设”摆到首位,才能一言九鼎,才能成为超然的“神”,事实上人类中从来就没发生过党的领导这回事,也未发生过“把党的建设摆到首位”这码事,发生的只是借了党的虎皮包着自已去吓唬百姓,发生的只是借了“党的建设”的虎皮把自己摆到首位上的事。至此老孙以无懈可击的论证,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还原了只有人的领导和只有人把自己摆到首位这回事。老孙就向共产党发出质问。既知用不用党的名义所完成的领导都只是人的事,用党的名义摆到首位的也是人的事,干嘛非要织一件根本不存在的新衣呢?脱去那骗人的新衣把自己恢复到赤裸裸的肉身的地位有什么困难,有什么不好?
   
   老孙已经证明了国家是客观的,实在的,不可抗的,而党是主观的,空的,是选择因而可抗的。国是名正言顺的器,而一党则名不正言不顺。国器已名正言顺地呈献了国家就是最高最正,没有比用国家的名义来管理社会更名正更言顺的了,为什么不把国器摆到首位上去呢。只有国器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党又算那根葱?
   
   所谓意识形态危机,还不是因党是领导一切的,占了国这个唯一的正名言顺的器才引出的危机?下回接着侃。
(2019/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