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反儒奇文又一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儒奇文又一篇

   反儒奇文又一篇日前,中国新闻周刊刊文《伪国学班,凉凉》,将《弟子规》和“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都视为“伪国学班的标配”。今日,又有一篇反儒文章《“爱抱怨的女人坏三代”,此等伪国学讲座竟堂而皇之进入了高校》再下判决:“凡传授《弟子规》、《女诫》这类内容者,都是在传播伪国学”云。

   班昭在《女诫》中写道:“鄙人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余宠,赖母师之典训。年十有四,执箕帚于曹氏,于今四十余载矣。战战兢兢,常惧绌辱,以增父母之羞,以益中外之累。夙夜劬心,勤不告劳,而今而后,乃知免耳。”文章据此断言:

   “班昭在撰写《女诫》时,非常地痛苦,非常地不开心。她在开篇中,就把这种痛苦和不开心说得非常明白。她说:自己嫁到曹家之后,“战战兢兢,常惧绌辱”,活了四十多年,熬到自己的姑、舅、丈夫都死了,“乃知免耳”,生活才算稍稍放松了下来。她写《女诫》,是担忧自己的女儿们出嫁后,没法在丈夫家里容身。换句话说,《女诫》这篇东西,是一份私人性质的“婆家生存指南”。作为一个母亲,班昭一再地告诫女儿们,若欲远离来自夫家的羞辱,首要之务就是要柔、要顺,要将自己低到尘埃之中。这种低入尘埃,与政治权力当日对女性社会地位的严厉打压,有直接关系。”

   一派胡言!班昭十四岁嫁给曹世叔为妻,所以又被称为“曹大家”,夫妻相敬如宾,生活美满幸福。班昭常被召入皇宫,教授皇后及诸贵人诵读经史,宫中尊之为师。邓太后临朝称制时,班昭还曾参与政事,年逾古稀而逝。

   班昭父亲班彪、长兄班固都是当世大儒和大史学家。班昭学问精深,大儒马融曾受其教,著名的《汉书》就是班昭协助兄长班固修成。班昭次兄班超,出使西域,以功封定远侯,拜西域都护。班昭儿子曹成,封关内侯,官至齐相。

   班昭自称“战战兢兢,常惧绌辱”,那是一种君子和淑女克己守礼、谦虚谨慎的表现。《论语•泰伯篇》记载:“曾子有疾,召门弟子曰:启予足!启予手!云: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今而后,吾知免夫,小子!”难道可以因此说曾子一辈子饱受奴役非常痛苦、临死才算稍稍放松了下来吗?

   该文通篇昧于儒学常识和历史常识,既以小人之腹妄度淑女之心,又以反常之脑乱说历史之事。批之不值得,任之又不忍,略说几句吧。若欲东海通篇批判,须有媒体刊发并支付“一字百元”的稿酬。这类文章与红卫兵的批判文章一样没有批判价值。若无其它补偿,不值得浪费时间精力批之也。2019-4-21余东海

(2019/04/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