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耳顺]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澹台灭明的君子风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耳顺

   关于耳顺耳顺一词出自《论语•为政篇》,孔子自称“六十而耳顺”云。耳顺即逆耳,没有逆耳之言。忠言誉言,固然顺耳;天下一切言论,包括不仁不义之言、无礼不信、毁谤诋毁之言,统统无碍,入耳皆顺。

   郑玄刘宝楠皇侃焦循诸古注,都有所得而不到位,都有把耳顺修养拉低之嫌。郑玄注曰:“耳闻其言,而知其微旨。”刘宝楠《论语正义》曰:“闻人之言,而知其微意,则知言之学,可知人也。”知晓话语的深刻涵义,听得懂言外之意,有知人知言之明。这是高智,但“不惑”之境足以具备,仅此智慧不足以言耳顺。

   皇侃《论语义疏》引李充云:“耳顺者,听先王之法言,则知先王之德行,从帝之则,莫逆于心。心与耳相从,故曰耳顺也。”这个修养,“不惑”或“而立”亦可达到。对于“先王之法言”“帝之则”,君子自能莫逆无违。耳顺境界当不限于此。

   焦循《论语补疏》曰:“耳顺即舜之察迩言,所谓善与人同,乐取于人以为善也。顺者,不违也。舍己从人,故言入于耳,隐其恶,扬其善,无所违也。学者自是其学,闻他人之言,多违于耳。圣人之道,一以贯之,故耳顺也。”

   焦循之见亦不全。善与人同、舍己从人是对方之言善,可同可从;隐恶扬善是对方之言有恶有善,既有可以隐又有值得扬的言论。然天下之言包括孔子所闻之言,岂限于此?对于众多不可同不可从的邪言恶语,难道孔子就不耳顺了吗?

   耳顺是一切言论皆无违于耳。一切言论皆无违于耳,是因为明白,一切言论皆有其发起的原因。圆证“性与天道”,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并能洞察一切非礼非理、毁谤攻击之言背后的原因,即它们“存在的合理性和必然性”。 公伯寮向季孙毁谤子路。子服景伯告诉孔子,并表示有能力和办法把公伯寮干掉。孔子回答是:“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论语》)鲁平公将见孟子,被其男宠臧仓谗言所阻。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之所能也。吾不遇于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孟子》)这就是耳顺的表现。

   东海《论语点睛》中对“耳顺”的翻译是“无违碍逆耳之言”,解释是:“六十而耳顺,证道了,逆耳之言亦无逆于耳,无不乐闻,所谓‘谤誉皆可乐’也。或者说,再没有什么言语会逆耳,会让自己不高兴。”2019-4-18

(2019/04/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