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严家祺
·站不完的队, 流不完的泪——学部“文革”三大派
·《苹果日报》:《文革大串联》火车上拥挤的情景
·《苹果日报》文章:“学部”文革的最初景象
·文革三大根源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五十年後谈文革 香港《信报财经新闻》
·“老红卫兵”遇到了“新问题”
·《文革十年史》资料搜集记
·敏感的文革五十周年
·
2013 《在人生的列车上》部分单篇文章
·
·嚴家祺新書:前言和目錄
·数学对我一生的影响——兼谈数学的五大特征
·胡靖 :读严家其的哲学政治幻想小说
·《徐剛在巴黎》之謎
·嚴家祺:沉痛悼念老友張顯揚
·嚴家祺:袁耀锷和《地狱河》
·《蘋果日報》王學昀: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心因”造詞者范岱年
·苏晓康人生的两个“大峡谷”
·《苹果日报》《遥感观察家》
·《苹果日报》:黎安友和路易斯•亨肯
·夏威夷之行
·《苹果日报》《在大亚湾荒岛上》
·《读南友“三驼图”》(《苹果日报》2013-6-2)
·《苹果日报》《巴黎远郊农舍》
·《苹果日报》:《什么是科学精神?》
·《苹果日报》文章:《林豆豆和林立果》
·《苹果日报》:迷茫的异国情
·《中华儿女》社长杨筱怀对“六四”的态度
·李克强的导师龚祥瑞
·高行健的原配夫人
·《苹果日报》文章:新启蒙运动的旗手
·苹果日报:显扬心中有大爱
·“新绿书屋”主人于浩成
·“非毛化”过程的一次大转折
·《苹果日报》文章《“二表人才”于光远》
·华尔道夫饭店晚宴的感想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赵复三二三事
·金岳霖与沈有鼎
·《苹果日报》:《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上)(下)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香港《苹果日报》:晚年戈扬在纽约的生活
·七0後的金岳霖
·有眼不识李慎之
·胡乔木手卷的“越位”之笔
·聂元梓前的“全国第一张大字报”
·为戈扬痛哭,让我们大家一起哭吧
·戈揚《糊涂诗》等三首
·轉貼姚監復文章:鮑彤回憶“廠橋舊侶”
·周礼全先生的为人
·陆铿朋友遍天下
·2009年4月6日:五十年後的聚会
·著作、文章目录
·六四前的文章目录
·读严家其哲学幻想小说
·生命树的分叉
·敬祝達賴喇嘛79歲壽辰
· 俄羅斯印象
·陳子明和兩次『天安門事件』——沉痛悼念陳子明
·于浩成的人生境界
·嚴家祺:人生寶貴的不僅是『生命』,而首先是『活力』
·美學家與天體物理學家的對話
·趙复三先生今日(7月15日)上午逝世
·于浩成的政治理想和遗愿
·为桑兰提供近纽约1999年当时报纸报道影印件
·高皋: 『战犯楼』里的廖耀湘
·彭述之33年的流亡生活《动向》文章
·严家祺:刘晓波争议原因论
·阮耀钟谈科大校长管惟炎
·严家祺:访问余英时教授随感录
·读《首脑论》——政治心理学的观点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严家祺:沉痛悼念法国汉学家高达乐
·
《普遍人性論》
·
·人性的普遍性
·严家祺:人生九论
·《普遍人性论》三大定律(严家祺)
·十五张纸,十五辈子
·严家祺十句格言
·從威尔逊学说看道德、宗教、政治
·論地球上“政治动物”那么多的原因
·人的大脑大致可以分为三个层次(插图)
·谈谈“成虫”——兼论“左脑”和“右脑”
·“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
·也論“高贵”
·恒道三定律
·“伟大”是一种感觉
·人生有五愛
·政治是摧毀友誼的機器
·世界是一個“騙局”
·人之賤則無敵,人之貴則無友
·人之“賤”則無敵,并非談“高低貴賤”
·在法庭的四個最後陳述(1981-2014)
· 儒家文明的“人生游泳术”
·“伟大”是一种感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纪念陆铿诞生100周年


严家祺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胡耀邦在中南海会见陆铿 1986年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陆铿是一个少有的奇人,他的EQ(情绪智商)远远高于我所见到的所有人,当然比我高了许多。陆铿的广泛影响力,靠的是他高EQ、他的“习性”。
    有人在社会上有广泛影响,靠权力、金钱、地位、才能,也有人靠吹牛、撒谎、道貌岸然、装腔作势。没有这些的人,通常默默无闻。我研究社会生物学,知道人由于遗传和后天环境形成的“习性”不同,使人与人的区别超过人与动物、人与野兽之间的区别。人有动物性,许多人也有动物没有的良知和神性,然而,“大人物”的动物性高于普通人。“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这句話出自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一八八七年四月五日给蒙代尓•克里埃顿主教(Bishop Mendell Creighton)的一封信。阿克顿勋爵在这封信中說的前一句話常被人引用,但紧接着的一句却往往被删去。这兩句连在一起的話是:“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大人物通常总是坏人。”(“Power tends to corrup,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s absolutely. Great man are almost always bad man.)那些因发明创造、有杰出艺术才能的科学家、艺术家,或造福一方、缔造和平的政治家,在世界扬名了,还是好人,许许多多其他刻意争权求名的人,他们会掩饰自己,打扮成“大人物”的样子,这样的人几乎总是坏人。这种坏人,远比诈骗还要坏得多,因为这种人欺骗善良的人,欺骗的是世界。陆铿也是一个喜欢扬名的人,然而是一个例外,是一个好人。我也非常清楚的知道,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人,即使有缺点、毛病,通常都是好人。
    陆铿一九四0年畢業於重慶政治學校新聞專修班,当过《中央日报》副总编辑,二戰期間擔任駐歐洲戰地記者,一九四九年四月,因辦《天地新聞》被下獄,為于右任、閻錫山所救。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判刑入獄。陆铿先后坐国共两党监狱二十二年。一九七八年四月底赴香港,與胡菊人創辦《百姓》雜誌。从一九七八年到他去世的三十年中,他采访了中国大陆、香港、台湾、美国许多重要人物,他的报道、文章引起广泛注意,更重要的是,他的朋友遍天下。陆铿没有权力、财产、地位,靠的是他光明磊落、豁达豪放、热情大方的人格或“习性”,靠的是他从事记者工作的勤劳精神。
    陆铿这种性格、品质或“习性”,没有被他二十二年的痛苦监禁所摧残,人们看不到他身上有那种遭受苦难的痕迹,他不诉苦、不炫耀自己的经历、不卑不亢、平易近人。
    陆铿的最大“习性”,当然也是一种“才能”,是他不论见到谁,他都能大大方方、非常得体地与人交往,而没有人能够拒绝。这种“习性”是别人学不来的。

唐德刚说陆铿见到谁,都象“二十年朋友”一样,此话不假。


   陆铿游走在国共两党的上层、海峡两岸的底层,深知中国社会的一个“真理”,就是人们总感到孤立无援,不少“大人物”,在那些自己不大了解的人面前,往往会小看自己。这个“真理”,江湖大佬都知道。陆铿则利用人性的这一弱点,反其道而行之。

陆铿出狱後见到蒋纬国,比老友还老友,竟热情拥抱。其实,他们拥抱时,蒋纬国只是对突然遇见的陆铿的突然举动,无法抗拒而已。


胡耀邦虽然知道陆铿是被他“放生”到香港的国民党犯人,但陆铿采访胡耀邦时,他那种随意豁达的风格,使胡耀邦弄不清陆铿其人到了海外是何方神圣。只有唐德刚对陆铿最清楚,说他待人率真,是“草莽英雄”、“ 口无遮拦的大炮”, “陆铿原来是一文不名的光蛋,食量大如牛,又善自涂拭,有时也高冠厚履,风度翩翩,俨然高干大官也。”


    陆铿的率真、豁达、豪放,使他所有“负面”行为,没有人会把它当一回事,就像自然界的事物,本来就是如此,你能把它怎么样!陆铿的前妻杨惜珍与陆铿生了五个子女,在陆铿被监禁的二十二年中,守节抚孤,带着五个孩子,矢志不移,等待陆铿出狱。但陆铿出狱移民美国後不久,为“江南案”帮助江南遗孀崔蓉芝办案奔走,竟然抛弃含辛茹苦的杨惜珍,毅然决然地与崔蓉芝结婚。他觉得非常对不起前妻,为此专门写了一本书,向他前妻和社会上所有不能谅解他的人“忏悔”。唐德刚说:“一个打离婚官司的女人,最容易爱上他的律师”。“陆铿不是贾宝玉。他看来象一个站在佛祖大庙前的门神,但这个门神,在它的粗旷之外,也另有其温暖率真的一面,这是许多美女、才女、有性灵的女人受不了的一面。这也是所到之处,蜂蝶乱飞,能‘骗女人’的最大本钱。尤其是那些在情感上四顾无门,真空时期,最需要感情的女人。这样这个具有高度父爱和情爱的大门神就能乘“虚”而入了。”问题是,崔蓉芝明明知道陆铿是一个“穷人”。而且是一个“骗子”,崔蓉芝就甘心受骗,用唐德刚的话说“爱就爱这个‘骗’嘛”。
    陆铿与崔蓉芝结婚後,事实上,为了争钱,为香港、台湾、美国三地写稿,异常辛苦。到他八十岁前后,还要象一个年轻的记者那样赶时间写报道,实际上,一般人不能胜任。有一次陆铿从刘宾雁家住了一晚,第二天到我家,他谈起他的经济情况,为写报道和文章的辛劳,愈来愈觉得不堪负担。他非常感谢香港一家报纸老板,在他每个月文章写少了时,稿酬不减少。
    陆铿一生作为记者事业的顶峰,是一九八五年五月十日在北京中南海访问胡耀邦。陆铿的身份是香港《百姓》半月刊社长、纽约《华语快报》发行人。陆铿对胡耀邦说,“你为什么不趁邓大人健康的时候,就把军委的工作接过来,由你作军委主席,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到他去见马克思的那一天,你阁下才来做呢?”又老实又善良的胡耀邦竟回答说“我们倒没有想到这个问题。”胡耀邦说是因为“照顾到军内论资排辈的习惯,就让他(指邓小平)兼任了。”
    在陆铿决定在一九八五年六月一日《百姓》杂志上刊出《胡耀邦访问记》前 三天,即五月二十九日,因新华社香港分社要求,经陆铿同意,把《胡耀邦访问记》的大样送给胡耀邦过目。胡耀邦看後要求删去“照顾到军内历来的论资排辈习惯就让他(指邓小平)兼任(指军委主席)了”这句话,当新华社香港分社把这一胡耀邦的这一要求转达陆铿时,陆铿说,《百姓》杂志已经付印,修改已经来不及了。他把胡耀邦信口说出的这句话当作“宝贝”,还专门出版了中英文对照的《胡耀邦访问记》,弄得全世界都认为胡耀邦也要邓小平退休。事实上,胡耀邦没有丝毫反对邓小平的意思,但这么一说,传到邓小平耳朵中,就成了问题。这一件事,对胡耀邦下台起了关键作用,陆铿的《胡耀邦访问记》成了薄一波等人打击胡耀邦的“子弹”。胡耀邦在下台检讨时说,过去不知道陆铿,看了《访问记》,才知道陆铿是个坏人。在美国,用英文写“陆铿”时,是“铿陆”。有一次我笑着对陆铿说,你在大陆被“大陆坑”,所以叫“陆铿”,离开大陆,就成了“坑陆”,胡耀邦就这样被“坑”了。当然,胡耀邦下台,根本原因还是邓小平要他下台,不是陆铿造成的。
    曹长青说,陆铿是“新闻第一,女人第二”。张伟国说,陆铿“从头到脚满身散发江湖义气”,是“义气第一”。我觉得,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如果陆铿掌握国家大权,他就能改变历史。我从陆铿身上,认识了一个人生真理,这就是,人因“习性”不同,人与人之间,大过动物与动物的区别,熊猫无法做狼的事,老虎不能吃白菜,陆铿不能成为邓丽君。人不要与别人比较,不要照搬别人经验,不要刻意要求自己,只有按自己的“习性”做适合自己的事,生命才有意义。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1995年陆铿(右)与严家祺
   陆铿生命的最後三十年,按自己的“习性”做了最适合自己的事,而且对台海两岸造成了重要影响。
   (写于2013-6-28 )
(2019/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