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文集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西方式的礼节极不健康且是瘟疫的温床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不是第四美国的开创者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好医疗
·大陆和台湾共同整合世界
·病毒创造了奇妙的新世界
·失忆比无知更加幸福
·宁死不进方舱医院
·邓小平狂犬是一个街头流氓
·“牲人”就是“废垃”、“费拉”
·报丧也能赚钱
·乔姆斯基是共产党中国的乏走狗
·抵御瘟疫以形成新的文明
·贫穷的根源在于安贫乐道
·中国真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秦朝和隋朝都是“战狼国家”
·鲁迅为何先后谄媚袁世凯和共产党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独处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新冠肺炎是个不实消息
·土八路永远是土八路
·共产党为何不能发行人民币债券
·每个人都是一个红太阳
·共产党退入民族主义的战壕浑水摸鱼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并不存在
·从“赞扬六四屠杀”到“切断一切关系”
·可以不民主但不能共产党
·政客并不等于骗子
·胡适一身媚骨摇尾满狗阿谀袁狗
·中国社会只有投机主义
·欧洲人都是畜群
·游戏是人生的最高境界
·新冠肺炎是攻杀欧美的冠军杀手
·只有禁欲主义可以救中国
·保护自然就能远离病毒——道德律的复兴
·叙事比真相更加重要
·第二波疫情在中国登场了吗
·瓦格纳的音乐就是通俗的电影音乐
·美国现政府对付共产党已经黔驴技穷
·美国的救济粮不是好吃的
·私刑就是自卫
·武汉病毒是“中国制造”的拳头产品
·南北战争是对独立革命的反动
·邓狗小平总是毛狗朝代的一狗——邓小平是毛泽东的三级走狗
·邓狗小平总是毛狗朝代的一狗——邓小平是毛泽东的三级走狗
·华尔街引进了武汉病毒
·王怡不是个基督徒
·航空公司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
·德国人民内心依然仇恨美国
·新冠瘟疫就是遍地开花的六四屠杀31周年纪念
·思想决定感觉就是一种红脖子主义
·一万小时只能培养技艺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澳大利亚对于中国的恐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天文数字 中共不敢公布的维稳开支》(2019年3月12日 转载 苹果日报)报道:
   
   今年国内外形势异常严峻,难怪总理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最关键信息是“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任务”。“稳”与“风险”两词在小李的报告中分别出现了73次与24次。但李用以维持“适度”经济增长与高就业的板斧仍然是巨额的政府投入。今年光投资在基建工程已达3.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之谱,此天文数字离2008年金融海啸后前总理温家宝为了防止经济大滑坡而投放的4万亿元已相差不远。


   
   更令人心寒的投资是公共安全支出,即维稳费。今年官方公佈的公共安全支出是1,797.8亿元,仅为军费预算1.19万亿元的15%左右。但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引述同样是官方发行的俗称“图解‘国家账本’”的数据,公共安全支出占今年235,244亿元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5.9%,即1.39万亿元,比公开的军费还多。
   
   维稳费主要用来构建世界首屈一指的警察国家机器,目的是维持中共作为中国永久执政党与习近平有生之年作为党的“永远核心”的地位。例如公安与国安部门利用人工智能、多维监察设备、大数据、社会信用体系等科技可以把不稳定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同时,高科技防控机器可以对所谓“新黑五类分子”,包括异见人士、维权律师、工运领袖、地下宗教人员等进行24小时监控。
   
   但更骇人听闻的是,据北京消息人士介绍,1.39万亿元的公共安全支出只不过是真正用来打压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与捣乱社会秩序等“恶行”的无底深潭巨款的一部份。中共从不公佈的维稳经费包括以下数项,它们亦充份展示中共警察国家机器如何无孔不入!
   
   “人民战争式”收集情报
   
   第一,各大小城市近年发动“人民战争式”的“治安志愿者”组织,这些俗称“民间业余间谍”负责向公安单位通风报信,例如某某经常收听境外广播的邻居最近常与看似境外记者甚至间谍的可疑人物接触等情报。据官媒透露,光北京市便有近百万实名註册治安志愿者。他们集中在朝阳与西城两区,单是朝阳区的治安志愿者在2015年便向公安部门提供了20多万条情报线索。志愿者除了有车马费外,提供“勐料”情报的往往可以拿到几万元奖金,这些费用基本上由地方政府与公安摊分。因为各城市要预留不菲的维稳费,直接影响他们本来应该提供的医疗与教育服务。当然,警察国家系统在大专院校也养了大批“业余学生间谍”,他们主力举报哪些教授或同学在上课时发表亲西方或支持普世价值的言论。这些经费大部份由教育部系统而非公安部负责。
   
   第二,臭名远播、严重违反联合国人权宪章的新疆集中营已开始蔓延到西藏甚至其他地区。习近平最近在内部讲话高度评价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采用非常手段严打所谓疆独份子的成绩。据西方人权组织介绍,新疆式的集中营或加强版劳改营已在西藏出现,而且该等利用最新科技操作的洗脑中心甚至有可能在不同省市成立。这些洗脑基地除了具备精神病院的设施外,还购入了最新研发、附有AI、机械人科学与脑神经科“疗效”的“改造思想模式”的硬与软件。集中营与洗脑基地的费用以数十亿元计,而且并不包括在已公佈的维稳预算。
   
   第三,由企业负担的维稳经费。中共由于国家安全考量,全国的IT与相关网络与通讯行业均由国有企业与跟中共高层和解放军有特别关系的所谓私人企业经营。这些垄断性企业都变成几千亿美元以上资产的巨无霸公司。可是他们有义务把经营IT与通讯业务获得的情报,例如新黑五类人士的敏感个人资料无偿整理与提供给警察国家机器。除此之外,大陆的大型公司与机构都有庞大的保安系统,这些本来只管企、事业单位内部保安事宜的队伍自胡锦涛时代已与当地的武警、公安部门建立“联防”关系。平日他们定期一同训练,假如遇上严重威胁当地治安的突发事件,而警察部门应付不了的话,各大公司内部的保安人员便会临时穿上民警制服与军警一同“平暴”。
   
   谢选骏指出:所谓“天文数字”其实只是“小菜一碟”——因为共产党采取的是日本鬼“以战养战”的策略征服中国、蹂躏中国、榨取中国。这也叫做“鱼肉百姓”或“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大头用来自肥,小头用来镇压,无本万利,维稳百年。所以我说了,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剩余下来的除了自肥,绰绰有余越过太平洋,直接买通一众台日美欧的政客了。
(2019/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