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谢选骏文集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谢选骏: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孙立平:市长给区长下100万户拆迁硬性指标》(大纪元2019年03月11日)报道:
   
   近日,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孙立平一段有关拆迁的视频在推特上热传。内容指某市给区长下令,一年必须拆迁一百万平民,否则走人。孙立平质问:古今中外有这么“发展”的吗?


   
   孙立平在演讲中说,一次聊天当中,中国某市一个区长对他抱怨,今年最难的一件事是市里下达硬指标,今年必须拆迁一百万平民,并且跟乌纱帽相连,拆够一百万,区长接着当,拆不够一百万,谁能拆谁来当。
   孙立平说,他对这个区已经有了一些印象,就问了一句,都拆哪啊?区长回答说,拆哪都行,只要把老百姓的房子拆一百万就行。演讲中,孙立平没有具体提及此事发生在那个城市,但他透露,这种事情在中国远不止个别现象,但他亲口听到区长说这样的话,还是受到了很大的震动。
   孙立平质问,古今中外有这么“发展”的吗?世界上这么多国家,有一个国家这样发展的吗?我们历朝历代有这么发展的吗?“没有,我们是独一份!”
   大纪元记者搜索看到,这次演讲是孙教授2013年在山西省孝义市做的一个演讲,主题是中共十八大与未来十年改革,主持会议的是孝义市市委书记张旭光。
   孙教授在演讲中还提到,过去十多年的发展,盲目追求数量,造成大量社会不公,这也是社会矛盾的主要来源。
   “老百姓遇到的事情没有说理的地方。最低的标准现在都做不到。不只是百姓,有个一官半职的,遇到事情能不能找到说理的地方都是一个问题。”
   除了上述强拆的案例,他还列举了一个,九三学社的副主委,副厅级官员岳母家拆迁,因为补偿标准发生纠纷,他作为女婿帮着去讲,一张嘴就被铐上了,出示了政协委员证件才免于关押。但他说,自己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完全没有说理的地方。
   孙教授说,这尚且是一个副厅级的干部,一般的老百姓更当如何?他还指,当前的中国征地拆迁到了不顾人命的程度,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死在推土机下的就已经死了5个,还不包括自杀的。而所谓的发展对破坏环境到了不顾子孙后代的程度,简直是挖地三尺。
   孙教授在演讲中分析当前的“发展方式”模式为何转不过来,包括利益格局对增长的严重依赖,政府通过各种方式拿走的相当于GDP的大约1/3,并且每年维持平均25的增长,否则就活不下去。此外,中共越来越脆弱的合法性基础使得其严重依赖于经济增长等多种因素。
   对于当前的社会问题,他在演讲中说,过去十年政府还是过去的政府, 但老百姓已经不是原来的老百姓了,“维稳”成本越来越高,对中共政权已经完全失去了信任,对中共所说的连“标点符号都不信”!。维稳的措施达到史无前例的程度,但效果越来越差,越维越不稳。
   孙教授还称,子孙后代写中国这段历史,不会有任何好词,很可能是很荒谬的,很愚蠢的,甚至是很可耻的一代人。
   
   谢选骏指出:孙立平“是位社会学家”,因此“缺乏历史知识”——因为他竟然质疑共产党中国的强迫拆迁说“古今中外有这么‘发展’的吗?”看来,他并不知道中共的强拆来自苏联,而苏联的强拆又来自蒙古。孙立平当然也不知道,东欧苏联中共北越北韩的“社会主义大家庭”,正是来自“蒙古汗国联盟”。而苏联正是一个“白色蒙古”。呜呼哀哉!不仅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中国也忘乎所以蒙古统治了,所以供奉了白色蒙古的马列主义,作为二毛子泽东思想。
(2019/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