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经济学人的愚蠢]
谢选骏文集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学人的愚蠢

   谢选骏:经济学人的愚蠢
   
   《经济学人:中国展开不一样的扫黑目标是共产党的敌人》(2019年3月10日 综合新闻)报道:
   
   经济学人报道,中国正展开一次全国性的扫黑运动,但跟过去的目的不太一样,这次主要是铲除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敌人。报道指,自2018年开始,中国主席习近平已宣布展开一次为期3年的全国打黑行动,而在今年年初,习近平在一次临时召开的高干会议上,警告要对“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提高警觉,他并且说,为了确保社会稳定,扫黑绝对不能手软。


   
   事实上,在习近平发出警告的4天之前,国务院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兼部长赵克志在新年演说中强调,新一年会“举全警之力”,从严从实从细抓好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各项工作。而在赵克志之前,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法委书记、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郭声琨,亦在北京主持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视频会议。
   
   不过经济学人指出,赵克志同时表示,维稳的“焦点”,还是要“防止颜色革命”。报道指出,打击黑社会的运动,中国过去经常都有,但大陆官员这次却费力解释,这一次与过去有所不同,过去叫做“打黑”,但这次是叫“扫黑”。名称上的改变意味这一次的行动要更全面,目标不但要对付黑帮分子,而且还要揪出幕后的“保护伞”,其中包括官员以及已经受到黑帮渗透的草根政治架构。官员们形容他们要打击的罪恶,不只是帮派分子威吓普通市民那般的简单,而是对打击对共产党构成的威胁。任务最首要的对付目标,就是“威胁政治稳定的黑恶势力,特别是威胁制度和政治权威和渗透政治范围的黑恶势力”。
   
   经济学人说,中国上一次发动如此高调的打黑行动,是在10年前的重庆,由当时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发起。薄熙来此举虽然赢得当地人民的赞许,但却受到外界普遍的批评,认为行动手段过于铁腕,其中更涉及以打黑为借口逮捕富商,然后以堆砌的罪名入罪,目的只是搜掠他们的财产。打黑,正如很多评论员说其实是“黑打”,即诬蔑他人。
   
   薄熙来因为权斗输给当时即将上任为中国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现时因贪污罪名坐牢。但他的打黑手法却仍然是中共所喜爱。经济学人引述北京一名律师说,有些私人企业的商家对习近平发起的扫黑感到忧虑,恐怕变成薄熙来当年在重庆的翻版。这位律师说,已经有律师被下令不得在没有当局的批准下,擅自代表被捕分子。地方政府的官网亦披露,检察官已经接到扫黑的案件配额。
   
   经济学人说,中国又再一次“黑白难分”。
   
   谢选骏指出:英国的《经济学人》就像英国女王一样愚蠢,他哪里知道这不是什么“中国又再一次“黑白难分”,而是“共产党的红与黑”——中国大陆目前只有黑道与红道的区分,而没有任何的白道——而进一步看来,红与黑又是一体化的,黑就是失势的红,红就是当道的黑。啊METOO佛。
(2019/03/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