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谢选骏文集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6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0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0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1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2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3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4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115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谢选骏: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美国务院2018人权报告 中国被批侵害人权“无人可比”》(2019年3月14日 综合新闻)报道:
   
   美国国务院3月13日上午发布《2018人权国别报告》,对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过去一年的人权和劳工状况加以记录。在谈到中国部分,报告特别指出,在过去一年,中国当局很大程度上加紧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穆斯林少数民族。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发布会上表示,中国在侵害人权方面“无人可比”(league of its own)。蓬佩奥还说,新疆一百多万维吾尔、哈萨克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旨在消除他们民族及宗教特征的再教育营。同时,政府还加紧迫害基督徒、藏人,以及任何支持或提倡有别于政府的不同观点,或主张政府作出改变的人士。


   人权报告涉及中国人权的其他问题包括,政府强制拘捕、失踪、酷刑,甚至非法杀害,对记者、律师、作家、网民、异议人士、访民及其家人进行暴力攻击和刑事指控,网络审查和封锁,干预和平集会的权利和结社自由,包括过于严格的限制国内外非政府组织,严厉限制公民的旅行自由,严重限制宗教自由,强行遣返朝鲜难民,官方在西藏打压言论、宗教、迁徙、结社和集会等等。这份人权报告称,在过去的一年,中国政府很大程度上加紧了大量关押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穆斯林少数民族民众的行动。据称,在中国政府作为消除宗教和少数民族认同的再教育营中,80万到200万维吾尔人,哈萨克斯坦人和其他的穆斯林被任意关押。政府官员宣称,这些再教育营是用于打击恐怖主义,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
   不过,国际媒体、人权组织和曾经被关押的人称,再教育营的安全官员虐待、毒打和杀死一些被关押的人。有报道说,在新疆,一些人在扩大化的再教育营中死亡,其中一些死亡事件发生在2018年之前,有关死亡事件是在被关押的人员逃到其他国家后才被披露的。维吾尔商人阿布都热西提·塞列伊·哈基姆去年5、6间在被关押的再教育营中死亡。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报道说,他因遭钝器重击头部死亡。
   这份报告说,当局关押个人并在秘密的地点将他们长期关押。人权律师高智晟2017年失踪,一直到2018年高智晟仍然渺无音讯。自由亚洲电台2017年9月报道,高智晟的家人说,高智晟被警方关押在一个秘密地点,但是当局没有公布高智晟被关押的任何详情。此外,去年11月,中国纪录片获奖摄影师卢广在到新疆旅行后失踪。当局没有向卢广的妻子透露卢广被关押的地点和他的状况。
   律师王全璋据报在被单独关押超过3年后于去年7月现身在天津拘留中心。去年12月26日,王全璋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法庭不公开审理。中国法律禁止身体虐待和虐待被关押者,并且禁止狱警逼供,侮辱犯人尊严,殴打或怂恿其他人殴打犯人。但是,自由亚洲电台去年9月报道,六四天网的创始人黄琦在被多次审讯期间受伤。黄琦被控向海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各方消息来源称,监狱方面剥夺黄琦的睡眠和及时就医,企图以此迫使他认罪。
   这份人权报告指出,在中国,任意逮捕和拘押仍然是个严重问题。中国的法律赋予公安人员广泛的行政拘留权,对个人无需正式逮捕或刑事指控就能长期关押的权力。过去一年,律师、人权活动人士、记者、宗教领袖和信徒,前政治犯和他们的家属持续受到任意拘押或逮捕。
   《2018人权国别报告》记录了对全球近200个国家和地区2018年的人权状况。报告也特别提及伊朗、苏丹等国侵犯人权的问题。
   
   《伊朗人权女律师被判38年监禁及148记鞭刑》(2019年3月14日 综合新闻)报道:
   
   在去年6月被捕的伊朗著名人权女律师索托德被伊朗法庭重判。他的丈夫发布消息称,索托德刑期总合高达38年,此外还要受148记鞭刑。
   这一消息是索托德(Nasrin Sotoudeh)的丈夫本周透露给外界的。索托德于去年6月被捕,她的律师告之,对其的指控是从事间谍罪以及侮辱伊朗的最高领袖。被捕前,作为律师的索托德一直在代理伊朗反对派活动人士。
   2010年索托德就曾因”从事宣传以及阴谋活动危害国家安全”而被逮捕,法庭判其6年有期徒刑。服刑一半之后,索托德出狱。
   2012年,欧洲议会向索托德颁发了萨哈罗夫人权奖。
   据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新闻通讯社的报道,该国革命法庭法官莫其赛赫( Mohammad Moqiseh)周一表示,索托德因聚众危害国家安全罪等被判5年。
   据法新社周二(3月12日)报道,索托德还因为另外一起案件的七项罪名共获33年刑期。索托德的丈夫哈丹(Reza Khandan)对法新社说,索托德在这起案件中只须服33年中最长的刑期–也就是10年。这样一来,索托德实际需要服刑总数达到15年。
   索托德的丈夫哈丹也在其脸书上写道,妻子共获38年刑期以及鞭刑148次。这一量刑即便在以残酷镇压著称的伊朗也是少见的重判。伊朗是有死刑的国家。
   几天前,伊斯兰强腕人物、哈梅内伊的亲信莱斯(Ebrahim Raisi)上任伊朗司法部长。这一人事变动被普遍诠释为温和派的鲁哈尼总统正在逐渐丧失政治影响力。
   伊朗因侵害人权常常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周一该国告知,伊朗政府上周同意联合国人权事务副高级专员吉尔摩(Kate Gilmore)前往该国进行”技术考察”。联合国已证实这次行程,如果成行,它将是多年来联合国人权调查员首次得到入境伊朗的许可。
   周一,联合国伊朗人权事务调查员雷曼(Javaid Rehman)已将索托德一案提上设在日内瓦的人权理事会议程。他称,据信索特德涉及因其职业被指控有罪,将面临长年刑期。雷曼指出,侮辱罪、抓捕、起诉、虐待这一对付人权活动者、律师以及劳工权益者的模式令人担忧,它显示伊朗的国家权力正在起着越来越坏的作用。
   索托德作为律师,曾协助许多著名的伊朗持不同政见者和反对派人士,包括记者Isa Saharkhiz,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Shirin Ebadi和民族民主阵线(德黑兰禁止的党)Heshmat Tabarzadi。
   
   谢选骏指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把人权女律师判处38年监禁,并且外加148记鞭刑——这都超过了无人可比的共产党中国,由此来看,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已经不是人类了,难怪会被美国称为邪恶轴心。
(2019/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