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主权网络”偷换冒充“网络主权”]
谢选骏文集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主权网络”偷换冒充“网络主权”

   谢选骏:“主权网络”偷换冒充“网络主权”
   
   《俄鬼政府拟加强网络控制建国内网 活动人士抗议网络“主权议案”》(2019年3月12日 综合新闻)报道:
   
   俄罗斯活动人士2019年3月10日在莫斯科就一项名为“主权互联网” 的新议案开始举行抗议活动。


   俄罗斯活动人士星期天(3月10日)就一项名为“主权互联网”(Sovereign Internet) 的新议案开始举行一系列抗议活动。批评人士说,这个议案是普京政府力图加大国家对互联网的控制,以及助长审查。该议案提出建立一个国家网络系统,在遭到外部断网时,保证俄罗斯国内网路稳定运行。支持这项议案的人说,该议案是为了确保国外服务器被切断时的因特网运作。俄罗斯联邦下议院(即国家杜马) 2月12日已经通过一读,在送交上议院审查前,还要在下议院再经过两次投票。
   根据该草案,俄罗斯所有网络数据都将在本国网络中传输。任何离开俄罗斯的数据都将从政府登记的互联网交换中心(registered exchange points)流出,这些交换中心受制于国家通信监管机构Roskomnadzor(俄罗斯联邦通讯、信息技术和媒体监管局)的监管。
   由于俄罗斯同西方交恶,一些俄罗斯高级官员越来越担心会被(西方)切断网络连接。俄总统普京的互联网顾问基里门科(German Klimenko)去年曾表示,西方国家只需“按下一个按钮”,就可以将俄罗斯与全球互联网断开。2014年时,普京曾称互联网是一个“CIA的项目”。
   几十名活动人士聚集在东部城市哈巴罗夫斯克,抗议拟议的这项立法。活动人士稍后将在莫斯科的萨哈罗夫大道进行第二次集会。示威行动还要在西部的沃罗涅日,以及其他俄罗斯城市举行。
   根据这个草案,俄罗斯所有网络数据都将在本国网络中传输。任何离开俄罗斯的数据都将从政府登记的互联网交换中心流出,而这些交换中心受到国家通信监管机构的监管。
   俄罗斯反审查的非政府组织“Roskomsvoboda 通信自由运动” 成员亚历山大·伊萨宁接受美国之音俄罗斯语组采访时说,俄罗斯注意到互联网被用来自由交换信息的事实,包括反对派的使用,因此非常希望控制互联网。
   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 的助手亚斯金(Nikolai Lyaskin) 认为,“主权法案”是当局加紧钳制互联网自由的另一手段,他敦促俄罗斯人集会抗议“这种疯狂做法”。
   “主权法案”反应了俄罗斯与西方持续不断的紧张关系。西方政府指控俄罗斯利用网路袭击和社交媒体行动,在海外散播不和谐的气氛,并且加大俄罗斯在全球的影响力。
   英国“卫报”上个月在一篇报道中说,其实很多观察者认为,俄罗斯建立局域网(intranet) 是复制中国防火墙的又一做法,目的是限制互联网用户访问被当局视为有害的内容。
   
   谢选骏指出:俄罗斯政府真不愧为一个鬼子政权,竟能发明如此歹毒的愚民之术——他们用“主权网络”也就是“国家主权强奸网络”偷换了“网络主权”也就是“思想主权创造网络”,试图蒙蔽世人、实现独裁。
   

此文于2019年03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