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谢选骏文集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南朝政客承认北朝政府“伟大”了
·自由贸易是强者在扩张
·文言文是第一期中国文明的载体
·西方文明的自恋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小国牵着大国的鼻子走
·人生就是一座监狱
·日本人也成亡国奴
·委内瑞拉倒退毛泽东时代闹饥荒
·社会主义导致智力衰退
·台湾董事长也是无赖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谢选骏: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网文《「中国人」不是民族,而是一种宗教》(郑立 2018-10-09)报道:
   
   「中国人」是一种宗教。这其实我写过好几次,中华思想是一种宗教,华人就是这种宗教各种程度的受影响者,而受影响最深的一些人,他的身分认同就是「中国人」。

   是的,即使99%的中国人或「华人」都不会想到,「中国人」、「华人」本身可以是一种宗教,课本也不会这样说,但这是最没有矛盾的解释。
   
   「汉人」并不是一个民族
   清帝国对他统治的东亚臣民,原本主要是满汉之别,但所谓的「汉人」,其实也只是一个不断被重复回收的词语。有些人以为汉人一词源自汉代,这是把事情刻意搞乱,其实不同时代,使用的汉人一词,所指也完全不同。
   例如元代,当时所谓「汉人」,指的是华北金帝国统治的居民,哪怕讲地理,像福建和广东这种人,在元代被称为「南人」,这点你翻历史课本也有。如果说元代之前的「汉人」都一直是今天的定义,那明显是矛盾的。那时候的南方人既不自称汉人,也不被称为汉人。
   我在读硕士时,教授讲满清时就指出,满清重新强调了「汉人」这个概念,是在于不同的阶级身分。简单来说,满人自己当满人,也就是特权阶级,然后再为那些习惯了科举体系的不同民族群,归类为汉人。所以「汉人」并没有相同的语言,甚至生活习惯、文化、种族都迥异(广东闽南就十分明显),但对于满清帝国而言,就只是一个统治单位,他们的帝国包括了满洲、蒙古、西藏,以及关内十八省。
   如果要讲汉人这身分的特征,就是:使用汉字,参加科举。汉人并不是一个民族,汉人是一群被科举连起来的民族。
   清末的时候,为了反清,孙中山主张的「驱逐鞑虏」,就是企图团结所有汉人去反清。事实上,清亡之后,孙中山就跑去南京祭明陵,可见他的用意是自视为明朝的继承者。他一直强调汉人的身分,这是他说服海外华侨,以及马来西亚华侨回国去对付满清的论据,否则,别人为何要为你拚命回大陆搞恐怖活动?
   而另一边的梁启超,作为维新派,他的想法是包纳满人。所以在1902年才提出了「中华民族」的观念,其实是回收一个经常在古籍中出现,但定义不清楚的「中国人」词语,企图给予新的定义。
   对,台湾与香港成为殖民地「之后」,才开始有中华民族这概念的。
   
   中华民族的建构与解构
   汉人这总体本来就是多个不同的民族组成。这也是为何日后这地区的发展,不断追求削平文化的原因,因为这些矛盾总像一根刺的,提醒每个坚信自己是「中国人」的人,「中国人」很可能其实并不是「一个民族」。
   
   曲解民族主义的「中国人」
   当年的欧洲流行的是「民族国家」,nation-state,主张自己是一个民族就有资格拥有一个国家的主权。如果认真来说,清帝国应该四分五裂,满藏回藏各自一族,而汉人也会分裂成多个不同民族。但梁启超不想这情况发生,他便建立了一个叫「中华民族」的东西,把所有民族降格成为「少数民族」,而中华是一个「民族」,才能变成nation-state的China。
   因为需要有「完全继承清帝国领土的新国家:中国」的存在,所以才创造出「中国人」,因此,中国人这身份,是一种人造的政治工具。之所以会有「中国人」,本质上就是为了在面对民族主义浪潮时,把清帝国整个领土继承下来的方法。
   说得难听点,中国人这身分,是为了曲解民族主义而存在的。
   民族主义,原本就是为了瓦解这些中世纪留下来的多民族帝国,即例如奥图曼帝国,俄罗斯帝国,而产生的思想。在这样的思想下,清帝国也必然会崩溃。
   而梁启超希望的是将整个帝国说成是一个民族,当然他没有想到,他这样的曲解,会引致日后的文化清洗、文化迫害和认同清洗等后果。他间接令到很多文化因此被灭绝。因为单一民族国家,强调一种血统、一种语言、一种文化、一个国家(这是希特勒的说法),而当很多客观事实证明清帝国/中国不是时,怎办?唯有用各种手段把他清洗到「是」。
   但这本来也只是梁启超自己的主张。直至去到辛亥革命成功后,清帝国终于倒下时,革命党才面对一个政治现实:像满洲,他被日本和俄罗斯虎视,清帝国倒下他们还是需要被保护,而且上面也真的有资源。而明显地,在清帝国这么长久的统治下,华北与满洲已有很多不可切割的政治以及经济关系。孙中山理想的驱逐鞑虏把他们赶回满洲,这个概念,显然不合政治现实。
   所以不久之后,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被迫接受梁启超的主张,就是把满汉蒙西藏,当成一个大的「中华民族」,回收「中国人」一词,说是五族共和。这其实就是为了在论述上建立基础,去处理满洲西藏新疆等问题。不然,你都驱逐鞑虏了,满洲关你甚么事?
   而中国人的概念,去到抗日战争时,得到最大的强化。面对日本的侵略,各地的民众感到无力,期望各个政府团结起来(这也是「民国无双」第二剧本的剧情),但你知道这些各地政府一直都互相争战,互斗,根本不会团结。
   
   《民国无双》v2.2版 - 民国无双官方网站
   民国无双是一款以民国时期军阀割据为背景的回合制策略游戏,概念源自于DOS平台上的「大时代的故事」,可视为民国版的三国志。于2010年7月发行第一个正式版本1.0版,下载人次迄今已经破百万。
   在这时候,中国人就成为了一个「道德」,大家都承认自己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共抗日本的侵略。中国人的思想,就在此时修成正果,其实重点是这时候这些受侵略者,需要团结,当他们需要团结时,就发觉,那时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大家都共同拥有中国人这身分,再说服大家不要互斗。张学良为何要西安事变?你要明白对他来说有感情的地方是东北。
   「中国人」变成一种狂热信仰
   故此,中国人身分的确立,是大日本帝国侵略的副作用。而在二战之后,因为深受战争之害,不论失去所有东西来到台湾的国民党,逃难而一无所有的香港人,以及不断政治运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中国人这身分是从苦难中得到了确认,而成为一种思想。
   所以在六七十年代的影视作品中,「中国人」观念这么强烈,就是这样。这是痛苦所引致的,大家希望大家都变成强大的「中国人」,这样就不会再受战争之苦。
   问题是,去到时间再过去,这些人当中又会有人成为了侵略者和战争的源头时,中国人这身分,就从保护自己的工具,变成侵略者与统治者的工具。
   如果你阅读清末民初的文献,你会发现,其实当年的人没今天那么含糊。例如广东那时的文献,就会把「潮汕」、「广府」、「客家」直接视为三个不同的民族,而不像后来讲成「民系」。
   总之讲来讲去,中华民族或中国人三个字,他的存在目的,就是要找一个合理的解释,怎样将前清帝国的疆域,置于一个新政治实体的统治之下。
   所以才会拗来拗去,龙门乱搬,一时说国籍是中国就中国人(马来华人表示:……),一时说用汉字就中国人(日本人表示:……),一时说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亚洲人表示:……),一时说是有「汉族血统」(新疆人表示:……),一时说是自古以来被某些王朝统治过(越南人表示:……)。
   因为他的存在目的,就是尽可能吸纳所有定义,去扩大统治范围。里面的东西自相矛盾,并没在意过。如果拗不下去,就唯有说,你不是中国人,好,这是「中国」的土地,所以你滚。
   所以你跟随他们的论述跳舞,一定是自相矛盾的,例如他们讲血统,你说你没血统。他们讲国籍,你说你没那种国籍。他们讲中文字,你说你用的中文字不同,都是多余。因为他们总能找到一个令你拉上他们关系的所谓「论据」,如果你跟着他们的理论谈,九成去到最后你还是「被中国人」。
   其实就算台湾人有所谓汉人血统,用「汉人」发明使用的文字,有个叫「中华民国」的国籍,这些都只是一些没意义的废言。只要你看穿,「中国人」只是用来包藏莫名其妙的野心和统治意图时,你知道重点是直接指出这种丑恶的内在。
   他们甚至会更直接一点不讨论,说「总之我拳头大我就是对」。
   
   你们最好都当中国人
   中国有文字狱、腐败、豆腐渣工程等问题,中共许多高官在美国置产、让亲人移居国外,为何中国人还是相当一致的对外,迫台湾人、香港人也做中国人?就连英国邀请香港人参加的研讨会,央视记者都要去骂人是汉奸?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你会发觉争论血统、或者中国人到底定义为何,其实没有意义。因为「中国人」三个字,绝对是先射箭再画靶,先确立了自己对那地方的主权,再去找理由,不是有了理由再去找谁是中国人,而是我想要谁是中国人时,我总找得到理由说他是中国人。
   同样地,他们想赶走你时,你也会立即不是中国人。例如中世纪的基督教的破门令,他不是看你是否信主,而是「我说你不是信主的就不是」。
   
   厌恶异教徒,普天之下都要信他们的真主
   以上的「中国人思想」,变成了信念,而在二十世纪不断的散布,形成了一种宗教,信奉者都自称为中国人。中国人本质上是一种宗教。跟基督教、穆斯林,没有分别,拥有这种宗教思想者,你可以叫他为中国人,这也是为何马来华人、海外华侨,明明他们的国籍早已不是中国,都还是自称中国人。你可以把他理解为「英国穆斯林」,「英籍华人」其实也是同一种东西。
   这也是为何中华民国会承认双重国籍的理由,因为当初中华民国就是经由信奉这思想的不同国籍的人建立的。
   故此,没有一群人是否「中国人」的问题,就像西方人也不一定是基督徒,但是如果一个国家大部分人都基督徒,我们可以说那是个基督教民族、基督教国家。同样地,香港人和台湾人,他们可以相信自己是中国人,如果大部分人都这样相信时,也会有基督教国家那样的效果,但当大部分人都不相信时,则也没办法称他们是中国人。假设哪天某个中东国家,没有任何人相信伊斯兰教时,我们也不能说他们是穆斯林。
   甚至未来,可能是四川,上海这些地方,这种宗教慢慢的退潮,那么他们也不会再是那个面目含糊的「中国人」,而重新产生他们自己的色彩。当然,中国人之所以这么喜欢迫别人做中国人,就和那些宗教一样,总是认为普天之下都要信他们的真主,厌恶异教徒。人类自古以来都如此,他们也一样。
   
   教坏你的历史教科书:有一个大一统文明
   有一个文明,他拥有一个世代相传、自称受天意授权的权力中心点,他的权力圈影响的是一种延续古帝国的广域秩序,各地都有驻在当地的代理人。所以香港人、台湾人是不是「中国人」、「华人」,并不是「是不是」的问题,而是「信仰比例」的问题。我的观察是,这个宗教在香港新一代的信仰比例,急速的下降;而即使是上一辈、但是土生土长几代的香港人,其实不少都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例如我有次在大学论坛时,有个中年妇人就说,她从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因为她这么多世代都是在新界生存的,但她同情那些建设民主中国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