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镇反运动就是惩罚逃兵叛徒吗]
谢选骏文集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逃兵叛徒吗

   谢选骏:镇反运动就是惩罚逃兵叛徒吗
   
   网文《镇反运动小议》(胡平 2017年4月14日)报道:
   
   我(胡平)父亲出身于河南农家,自幼聪明好学,家里供他读书,后来考上公费的中央政治学校,毕业后当过县警察局长、县长、总务课长、禁烟督导专员等。1948年冬参加到河南的国民党军队127军,第二年夏天,该军军长张轸率部于湖北金口“起义”,编入解放军51军,我父亲在212师政治部宣传科担任干事。当时共产党说 “起义光荣”,保证“既往不咎”,还发了一纸证书,住家门上还挂了一块“光荣军属”的木牌。但是到了“镇反”运动,仍然当做“历史反革命”被处死。我父亲在1952年4月由湖北省军区押返原籍,6月就被处决。1984年年底,许昌县法院发给我(胡平)家一份刑事判决书,上面写道:“按照党的既往不咎政策,原判确属错误,应予纠正。”


   
   1984年秋和1986年春,我(胡平)两次到许昌,处理有关为父亲平反的善后事宜。从许昌县法院工作人员的口中,我(胡平)进一步证实了父亲被处死完全是因为他过去在国民党政府和军队中的那段历史,并不是因为他后来有什么现行的问题。
   镇压反革命运动,是中共在建政初期发动的一场极其残暴的政治迫害运动。在这场运动中,被杀死的有71万人(按照毛泽东在1959年庐山会议的说法是100万人),被关押的有120万人,还有120万人被管制。
   当然是政治迫害,因为被镇压的对象,绝大多数都不是有过什么现行的违法行为,也不是有过什么反对新政权的活动,仅仅是由于他们的身份,由于他们曾经在旧政权任职。即便其中一些人在过去曾经犯过共产党眼中的“反革命罪行”,那也早被共产党明文宣布“既往不咎”。因此,镇反运动的政治迫害性质是不容否认的。
   历史上也有过一些政治集团对已经投降归顺的敌人横施暴虐,例如秦将白起坑杀40万赵军降卒。但那通常都是发生在战争期间,发生在赢得全国政权之前。共产党的镇反运动却是发生在内战之后,发生在共产党已经赢得全国政权之后。这正是极权暴政和历史上其他专制暴政的一个重大区别。传统的专制统治者都是以夺得政权为目的,当代极权统治者却是以夺取政权为手段。毛泽东说:“夺取全国胜利,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共产党不以夺取政权为满足,它是要借助于政权的力量去实行它那套消灭阶级、建设共产主义的伟大计划。希特勒要屠杀犹太人,不是因为犹太人从事了什么反抗活动,而是因为犹太人是犹太人,他们按定义属于“劣等民族”而理当被消灭掉。共产党镇压所谓“阶级敌人”,与其说是因为这些人敌视、反对新政权,不如说是依照共产党的理论这些人被定义为“敌对的阶级”。最令人怵目惊心的事实是,纳粹法西斯和共产党在夺权成功后整死的人数,要远远超过它们在夺权过程中所整死的人数。所以有人指出:凯撒、成吉思汗和拿破仑是为了征服而屠戮,而希特勒、斯大林,还有毛泽东、波尔布特,却是为了屠戮而征服。
   在80年代我(胡平)就在想,为什么共产党要在1950年发动镇反运动?除了它一贯主张的“消灭阶级”这个一般性的大背景外,还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我(胡平)猜想,这个特殊背景是有的,那就是朝鲜战争。3年前,我(胡平)从网上读到一篇文章“毛泽东指示镇反不要‘浪费时机’”,证实了我(胡平)的猜想。这篇文章原题为《从“不要 四处出击”到仇美教育抗美援朝改变了中国的政治走向》,作者黄金生,首发于2013年第13期《国家人文历史》。
   文章写道,1950年,毛泽东经过反复思考,决定派志愿军入朝作战。他把这场战争看作是“带给共产党解决国内问题的良机”。1950年10月8日, 毛泽东代表中央军委命令东北边防军改组为人民志愿军,准备入朝参战。第二天,毛泽东就把罗瑞卿、彭真等人请进中南海,要求他们连夜起草一份镇压反革命的文件,这就是著名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即“双十指示”。毛认为,现在抗美援朝战争打起来了,财经问题基本解决了,因此,“不要浪费了这个时机,镇压反革命恐怕只有这一次,以后就不会有了。千载难逢,你们要好好运用这个资本,不仅是为了杀几个反革命,而更主要的是为了发动群众。”刘少奇说得更直白, 他说,镇压反革命的运动为什么能够大张旗鼓地搞起来,关键在于有了抗美援朝战争。“抗美援朝很有好处,使我们的很多事情都好办(如搞土改,订爱国公约,搞生产竞赛、镇反等)。因为抗美援朝的锣鼓响起来,响得很厉害,土改的锣鼓、镇反的锣鼓就不大听见了,就好搞了。如果没有抗美援朝的锣鼓响得那么厉害,那么土改(和镇反)的锣鼓就不得了了。这里打死一个地主,那里也打了一个,到处闹”,“很多事情不好办”。
   原来如此!
   1992年8月,中共当局继人权问题白皮书之后,又发表了一篇关于它“成功改造罪犯”的报告。其中特别提到,中共“对日本侵华战犯、伪满州国战犯、国民党战犯、乃至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没有一人被判处死刑”,用以显示它对前政敌的宽大。
   共产党极端残忍地杀害了千千万万的普通政敌,与此同时,它又特意保留下少数头面人物装饰门面。一般人很容易以为,既然连日本侵华战犯、伪满洲国战犯、国民党战犯、乃至末代皇帝溥仪都免于一死,那么其余的人员想必就更宽待了。我们知道,大凡一个新政权镇压前政敌,总是依据对方的职权大小分别给予不同轻重的惩办。中共却反其道而行之,而一般人又习惯于沿用过去的经验去思考问题,这就可以造成十分强烈的欺骗效果。
   斯大林说:“杀死一个人是谋杀,杀死一百万人只是一个统计数字。”俄国的布尔什维克杀死了沙皇一家,这笔帐被世人牢牢记住,直到苏联解体后,叶利钦总统还亲自主持一项仪式重新安葬沙皇。毛泽东留下一个末代皇帝溥仪做活口做人证,就在毛撒手西归,毛昔日的罪恶再也不是秘密之时,这段故事还激起意大利导演的灵感,拍了一部电影《末代皇帝》,赢得奥斯卡奖。观众津津乐道溥仪被思想改造,从皇帝变成公民。在有意无意之间,人们得到一个印象,似乎中国共产党对政敌不像俄国共产党那么凶狠。至于说中共杀害了好几百万旧政权的中下层官员,由于这些人默默无名,远远没有末代皇帝的故事那样富于戏剧性,不会有人把他们的遭遇写成书拍成电影,就是有人写了拍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看,所以不会给人留下多深的印象。
   据我(胡平)所知,镇反运动的受害者,绝大多数在80年代都平了反。当局对镇反运动的平反工作,做得特别低调,几乎见不到有什么报道。可见当局也知道,共产党对它自己先前公开承诺既往不咎的人极其严厉地追究既往甚至剥夺其生命,这种做法,无论从什么立场出发都是极其无耻的,在道义上完全站不住脚的。
   (《中国人权双周刊》 第206期 2017年3月31日—2017年4月13日)
   
   谢选骏指出:上文陈述了“镇压反革命运动”的现象却没有看到现象后面的原因——“镇压反革命运动”不仅有“镇压反动阶级”、抗美援朝的需要,还有“惩罚逃兵叛徒”的需要——否则,为何中国共产党专杀被俘的小人物而不杀被俘的大人物?因为国共两党本出同门,共产党的镇反运动消灭小人物其实就是在为国民党惩罚逃兵叛徒!就像日本的南京大屠杀战俘一样。至于土改三反五反,那就相当于屠杀平民了。至于被俘的大人物,自然要受到优待,因为他们本来就是老毛等人的同事甚至哥们儿。例如,毛泽东口口声声嚎叫的只是“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从来不说“打倒国民党”,这是为什么?因为毛泽东他自己就是国民党,还在汉奸汪精卫手下担任秘书,所以他不能自己打倒自己!于是,无毛的毛泽东成立了一个“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来作为比他自己还要阴气逼人的花瓶政党之一。
   

此文于2019年03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