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谢选骏文集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这里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
·所有的公司都将成为垃圾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换人,才是硬道理
·文艺复兴毫无新意
·吸血鬼的种族背景
·川普杀记者与李鸟监社会
·香港成为美国的保护国
·许信良可以出任台湾特首了
·文艺复兴就是邪教复兴
·西方社会的三高症
·赞美苏联的亡灵
·韩国瑜踩着主席的脑袋往上爬
·川普的臭嘴导致股市崩溃
·两个费拉民族的迎头撞击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货币的后面是强权
·白宫的赤祸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谢选骏: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斯蒂芬·罗奇:川普政府低估了中国》(2019-03-03 参考消息)报道:
   
    “特朗普政府低估了中国的韧性和战略决心。”在发表于26日香港《南华早报》网站的一篇文章中,来自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做出这一论断。


   
   
   罗奇曾任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兼亚洲区主席,被认为是华尔街的亚洲问题权威人物。
   
   在文章一开始,罗奇就直指美国对中国的误读——美国认为中国正在承受“痛苦”,并认为中国迫不及待地希望结束贸易战;而事实上,中国拥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对当前的经济增速放缓,并没有必要放弃更为长远的战略。
   他指出,尽管中国经济增速在过去几个月内有所减缓,但与美国认为由于其所谓“成功的关税战略”的看法相反,中国的情况最初是由去杠杆化引起的,而这项政策旨在消除债务密集型经济增长所带来的风险。
   罗奇在文章中称赞道:“值得赞扬的是,中国决策者大刀阔斧地采取行动,以避免可怕的‘日本综合征’——即不仅债台高筑,而且还有大量僵尸企业和生产率下降困局。”
   
   罗奇认为,正是由于中国的政策努力,中国信贷增长率已从2016年初的大约16%放缓至2018年底的大约10.5%。这对中国一度强劲的投资引擎——其经济的最大组成部分——产生了显著的影响,其增长率也随之放缓。而美国关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尽管2018年12月和2019年1月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同比下降了大约3%,但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仍继续增长,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市场的恢复力。
   罗奇在文章中提到,为了对冲风险,中国不失时机地利用自己的内在优势:比西方经济体更为充分的政策灵活性——西方经济体在财政和货币刺激方面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极限。与此相应,中国过去一年里数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由此才可以留出2019年初银行放贷上升和信贷增长回升的空间,这将支持总体经济活动在年中之前得到改善。
   分析并对比中国的经济状况,罗奇认为,美国经济更像是一个“短期势头的故事”。随着财政刺激的消退,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将随之下滑——这符合国会预算局有关2019年增长率仅为2.3%的最新预测。
   他进一步指出,中美两国可能出现的经济增长轨迹反差明显——中国由政策主导改善,而美国由政策导致放慢,这将使得双方经济长期基本面对比更为明显。2018年中国的国内储蓄率是GDP的45%,美国是18.7%。经贬值因素调整后,美国2018年的净国民储蓄率仅为3%。20世纪最后30年这一数字平均值为6.3%,现在的水平显然已经不到过去的一半。与中国的净储蓄率相比,美国的数字更是远远不及。
   罗奇认为,储蓄方面差距凸显中美增长潜力在“投资”支柱上的关键差异。2018年中国的投资占其GDP的44%,是美国的此项数据是21%,还不到中国的一半。而且,随着美国预算赤字继续拉低国内储蓄,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储蓄差距在未来几年很可能进一步扩大。
   归根结底,经济实力是相对的。罗奇指出,美国经济当前的实力似乎转瞬即逝:其短期恢复能力已经摇摇欲坠,而从令人担忧的长期基本面来看,这种能力可能会进一步消退。中国的状况则恰恰相反:在相对稳固的长期基本面背景下,当前的短期放缓应该会在年中结束。
   “这一现实对于美国谈判代表们而言将是追悔莫及的醒悟,这些人正在误读中国的实力以及表面上的空洞好处。”在文章的最后,罗奇这样写道。
   
   谢选骏指出:来自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的榆木脑袋一窍不通,还要变着法子信口雌黄,结果他的论断真是贻笑大方了。因为,川普政府并非“低估了中国”,恰恰相反,它们正好是“高估了中国”!我为何说“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因为它们错误地以为共产党中国具有自我调节的能力,可以满足它们“结构性改革”的要求——错了!大错特错!共产党中国政府没有这个能力!绝不可能从事任何一点进行结构性改革!懂了吗?不懂的话,也要趁早回家洗洗睡了,免得再从越南败兴而回。越南越南,本来就不是一个吉利的好地方,怎么会选择这个充满死亡的地方来从事一场建设性的谈判呢!太太太搞笑了。
(2019/03/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