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谢选骏文集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谢选骏: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一切都看习近平脸色 满眼重大风险》(2019-03-02 法广)报道:
   
   官媒新华社周四报道了包括常委在内的中共政治局成员要向习近平总书记书面述职一事。习近平19大以来,集权一步比一步厉害,但官媒如此报道政治局委员向总书记书面汇报,尚属首次。


   
   有报道称这是中共领导核心成员向习近平表忠心。在文革时代,要向毛泽东表忠心,“早晚三请示”。习近平现在给中共的最高统治集团套上了这个紧箍咒;还有评论称习近平为了驾驭政治局再出新招,让政治局委员们像小学生老老实实做作业。
   
   新华社的报道津津乐道:政治局委员们依规向习近平书面述职,习近平则“认真审阅述职报告”。政治局委员的述职报告内容“围绕一年来履职尽责情况,认真撰写”,“严格同党中央和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对标、对表”。述职报告“自觉把维护习近平总书记核心地位和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作为最高政治原则和根本政治规矩”。
   
   看完这些,给人感觉“党中央”不过是一快招牌,党中央就是习近平,习近平就是党中央,书面述职,一句话,服从习近平!
   政治局常委矮习近平一头
   中共政治局常委是中共最有权势的政治人物,在党国体制下,中共政治局常委会就是中国的最高决策机构。除了文革时期毛泽东绝对统治,邓小平时代为预防一人把一国推下悬崖的危险,实施政治局常委会“集中领导制”。
   习近平上台后以有条件反腐加速独裁,2015年5月29日,颁布《中国共产党党组工作条例》,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法、最高检和中央书记处向习近平主持的中央常委会汇报工作;2016年十八届六中全会,习近平成为中共“领导核心”;而根据官媒新华社2月28日报道,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向党中央和总书记习近平总书记书面述职,汇报他们“加强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教育管理”的情况。这一句话似乎透视出习近平对身边人的家属不太放心。
   新华社的报道凸显了“大臣们”向“皇帝”汇报的细节,其实,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的权力是在十九大达到顶峰的。十九大后,2017年10月27日颁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加强和维护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若干规定》,以及《中共中央政治局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的实施细则》,明文规定包括常委在内的政治局成员们向习近平每年书面述职。
   常委们低头了,过去与中共总书记差不多平起平坐的政治局常委,也由同事关系变成上下级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
   到处都是重大风险
   一个悖论是,从毛泽东以来,再没有一位中共领导人像习近平那样集结了那么大的权力,几乎是中共全部的权力。可是,习近平似乎并不高枕无忧,纽约时报最近有报道称,习近平的焦虑感很重。他对官员们说,中共在各个方面面临重大风险。
   权力集中在一个人手上,其他的常委们、委员们畏首畏尾,一切都看习近平的脸色,反而让习主席更加操心。12月1日的特习会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让特朗普及美国高官十分惊讶。中国一方,不是具体主管谈判事务的政治局委员、副总理刘鹤发言,或者更技术性的官员发言,而是习近平亲自上阵,讲了四十分钟,承诺中国要进行一系列经济改革。特朗普对习近平的表现印象很深,他一再强调最后协议要与习近平亲自签署,解决最后难以解决不了的问题,很可能是受了那次峰会的影响。
   习近平的权力大到这种地步的时候,整个制度的运行严重依赖个人,而非体制,一旦发生危机,就不可想象。邓小平汲取毛时代的历史教训,才实行集体领导制,废除终身制,习近平现在既然消灭了集体领导制,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一个人长久地统治下去,中国的未来不好想象。
   习近平本人不久前召集省部级第一把手开会,做预防2019重大风险讲话,要提防黑天鹅和灰天鹅,为他写材料的王沪宁常委也做了要做最坏打算的讲话,首当其冲是重大政治风险。他们为什么担心?
   即使时时刻刻做到“两个维护”,党中央好像还不放心, 2月27日印发的《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政治建设的意见》有这么一段话:要以正确的认识、正确的行动坚决做到‘两个维护’,坚决防止和纠正一切偏离‘两个维护’的错误言行,不得搞任何形式的‘低级红’、‘高级黑’,决不允许对党中央阳奉阴违做两面人、搞两面派、搞‘伪忠诚’”。
   这里面用了一些网络新词,但意思很明显,就是害怕“两个维护”维护得不够,这才是真正的重大政治风险。“两个维护”是什么呢?就是维护总书记的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一句话,就是要保卫习近平。至于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寒冬等等,远在其次。
   
   谢选骏指出:中央政治局好像中央幼儿园——那么总书记就成了幼儿园阿姨了。这虽然有点可笑,但是比起斯大林和毛泽东的动物庄园,毕竟还是一个“历史的进步”。
(2019/03/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