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孙丰文集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但政治并非意志的选择而是人的生命存在之必然
   
   


   上述命题使我们在理论上完成了“政治既非理想也非追求”的肯定。此断出自证明,凡被理性证明为无矛盾的知识就是真理。所以“政治既非理想也非追求”它直接就是真理。当代“最伟大的马主义思想家”却把政治义释为理想或追求,对政治的这种义释就不证自明地承认了共产主义是一种伪理、邪理、必致罪恶的理。对政治做这种义释的人非但不是思想家,且就是混蛋恶棍高衙内,现在我来说清到底什么是思想,以比较出习是滥竽充数——
   
   
   思必须是反向的,而想不是反向而是直观的,即指向实际对象的。你想到吃的喝的想到亲人好友这都是想。因这里有对象可被直观到。“思”是用一个已理解了涵义的概念来义释别的概念,使被义释的概念成为可被经验的。比如看到一张圆的桌子,这只是一个判断,是直观。你说这张桌子是“圆的”的这个圆,是看到桌子的“圆”,不是圆,因圆是一个思想不是实物,桌子是直观到的实物。若单纯的研究“圆”这个概念就不能靠看,而要靠“思”,“圆”只能被思维到不能被看到。在哪里去“思”呢?在思想里“思”。用能“思”的活动去思考意识里的一个早已存在着的概念,这当然是反观关系。所以用思的能力去思维早存在于意识中的概念,能得出的结果才是思想。习近平永远达不到思想的能力。他讲的话都是有对象的,是可经验的。所以出于经验的只有直观有效性,不具有思维上的有效性。
   
   
   为什么说理想与追求不具有普遍效性呢?
   
   因理想与追求都出自意志,凡意志都无例外地属之特称而非全称。特称做为判域所能判的是部分或局部,事实上没有比全体还大的部分或局部——此理就可证明只有全称判断才必然为真。习的政治出于理想与追求的说法实际上就=部分或局部>全体。相当于习近平的胳膊或腿>他的全身。这样的命题还用证明吗?不证业已自明!这也证明习这个人的观念里只有控制社会的欲望,没有“政治是什么”的那怕最浮浅的知解。
   
   
   既无对政治的理性知解,社会就不是筑在不变规律而是出自共党的特殊要求。无论什么政权或什么政党其理想和追求都是个别的、偶得的,因而所有由理想和追求支持的主义或制度(无论马主义还是共产制度)都无例外的全是错的。因理想和追求都是特称而非全称,又哪有比全称还大的特称?所以只要共产党认为共产主义是他们的理想或追求,也就相当于承认自己全错了。因为只有全称判断才必然为真,必然为真的理做为制度才能合法!
   
   
   但共产党又是一个自知自己是流氓的党,杀了人也能生着理由来说是死者自找的死,也能支持共产党是永远正确又伟大的日电,即使夏羲把两万多干部包麻袋沉到洪湖里他们也能找出理由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即使是金无怠立了那么多功劳邓小平也能用“不要承认”推个一干二净。
   
   
   可见实践并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更别说唯一标准了,只能说实践能在一定程度上检验道理的真不真,但需相当的时间和代价,苏共不是用了七十年的时间和上千万人的牺牲才完成这一检验吗?而我们不是还处在实践的检验中吗?实践检验的也不是“道理的真假的标准”。因理的真假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知识或道理在有效性上的普遍与必然。虽然普遍说的是无例外,必然说的是不可抗。但凡无例外的一定必然,凡必然的也一定找不出例外。所以二者是同一个规律的不同立场上完成的考察。
   
   
   在老孙的观念里,早已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甩到身后几十年了,可在习近平那里却还没迈入门槛。以上批判要得到的结论是——
   
   
   政一治讲的只是有效性,政治也只能讲有效性。
   政党讲的只是合法性,政党也只能讲合法性。
   
   有效性是因纯粹的政治所讲的只是人的存在所必致的领域关系,政治就是通过认识的不断完满,使对领域关系的调剂也更加普遍的有效。
   
   而合法性是因这个概念所内涵的思想就是互为竞争与对抗,只要保证了党字所内涵的思想有了可敞开的、合法的对抗对象,来竞争来对抗,就一切全搞定。政治与政党既不需要讲先进,也不需要任何崇高的理想与任何高尚的追求,人性自然性的一些恶的倾向性就必被互为竞争与互为批判所扫荡。人类中最早的两个党是互为对骂骂出来的,互为对駡也就成了互为克服人性弱点的必然的功能!政党只有相对才有正当的功能。单一的党必然会把合法的功能变成为欺压国民的功能了,因为功能是相对着才能发生,在无合法对象来发挥正当功能的条件下,它必然要倾斜到非法的功能发挥上去。
(2019/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