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中国大陆“大饥荒”60周年 民间吁还原历史真相]
独往独来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资中筠: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被毛泽东杀害的几个青年才俊例子
·大家都应支持温家宝总理!
·中国精英是怎么样被毛泽东毁灭的?【1】
·中国精英是如何被毛泽东毁灭的?【2】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3】
·张洞生:王对王、胡温习李对江曾周薄的大戏上演了,如何收场?对18大影响?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4】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5】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6】【7】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8】【8】【10】
·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完。【11】
·张洞生:醒醒吧,美国!别再被中共的双簧糊弄了!
·张洞生:新矛盾论:矛盾律的科学依据和结构类型【往15--1】**
·张洞生:老子《道德经》,孔子《易经八卦》与矛盾律【往15--2】**
·张洞生:《北京日报》极左文革余孽的无知、无耻是在给中共帮倒忙
·江河水:中南海为政法委擦屁股——江胡斗中的“红色孝子工程”
·张洞生:谈谈对“人性”的一些看法【往15--3】**
·张洞生:赵普的「半部論語治天下」给我们的启示【15--4】**
·樵夫:内幕人士揭秘:温家宝“家族贪污腐败”传言的来龙去脉
·郑 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薄熙来事件随感
·张洞生:迫使中共放弃‘一党专政’,走向‘民主宪政,依法治国’过程中的一
·张洞生:孔子与亚里士多德都极其维护“中庸之道” 【往15--5】**
·温家宝爆大银行是江父子钱袋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社会生产力的主要动力形态的改变导致生产关系的质变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1》: 生产关系质变的决定因素【往15--6】**
·昌盛:中共开创了共产共妻新时代
·张洞生:新社会发展观《2》【往15--7】**
·张洞生:汪洋是中国政改的领头羊还是在放空炮?
·张洞生:新社发观《3》;发达国家将走向何处?【往15--8】**】
·张洞生:新社发观《4》中共‘初级阶段’【往15--10】**
·张洞生新社发观《5》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往15--9】**
·近代科学的萌芽发生在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而未能发生在旧中国的原因【往15--11
·张洞生:胡头搞‘党内假民主’欺骗人民、抗拒政改,甘当‘历史罪人’
·陈东:国际潜逃犯苏荣现任江西省委书记
·陈破空:中共不能说的秘密 朱德死亡之谜
·秦晖:中国“站起来了”的历程——民族主义的实践(上)
·张洞生:中共将与房地产泡沫共存亡。
·张洞生 :中共高层现在高捧李鹏为哪般?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大饥荒”60周年 民间吁还原历史真相


   中国大陆“大饥荒”60周年
   民间吁还原历史真相
    岳文骁
   一直以来,即使饿死这么多人,中共官方也没有讲谁来负责,也没去分析造成这惨绝人寰的大悲剧的原因,而且专政的中共依然宣称它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因为搞大跃进、大炼钢铁等,中国大陆爆发了饿殍遍野的“大饥荒”,导致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官方对这段历史一直持回避态度,将这场非战争时期罕见的饥荒称为“三年自然灾害”。“大饥荒”爆发六十周年之际,一批关注中国“大饥荒”的人士呼吁现当局正视这段历史,还原历史真相。
   美国之音3月2日报导,专家学者经过研究指出,这场“大饥荒”并非天灾,而是人祸,在大跃进的背景下,当局一方面过度征粮,一方面封锁消息禁止逃荒,加剧了这场饥荒,在河南信阳尤为突出。由于缺乏食物,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位于甘肃的夹边沟农场,当时关押了三千多名右派,这些右派大部分死于饥饿和非人折磨,如今少数幸存者及后代悼念也被当局阻止。旅美作家王平和一些“大饥荒”幸存者时常在社交媒体上探讨掩盖“大饥荒”真相对社会道德风气的恶劣影响。王平对美国之音说,1958年中国爆发“大饥荒”,到1962年基本结束,至少有3600万同胞饿死。五年“大饥荒”,成为我们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痛,永远的痛。
   王平说,大陆各地从1958年开始流行虚报产量,当时水稻的产量虚报到亩产20万斤,小麦亩产12万斤,甚至还有一流的科学家发表文章支持这种观念。到后来是饿死人不能说饿死,必须报病死。明明是5年“大饥荒”,说成“三年自然灾害”。
   王平介绍,他们几个老同学通过一个公开信的形式,向中共政府提出三个诉求,也是中国人民的三个诉求:第一,建立中国“大饥荒”纪念碑,碑址建议设在河南信阳,或是甘肃酒泉夹边沟;第二,希望确立中国“大饥荒”纪念日,建议定在清明节;第三,解禁杨继绳的著作《墓碑》(《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
   前新华社高级记者、《炎黄春秋》杂志副社长杨继绳经过10年的调查,写下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饥荒纪实》一书介绍,1958年至1962年期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饿死了3600万人,因饥饿使得出生率降低,少出生人数估计为4000万人,两者共计7600万人。不过,荷兰历史专家冯客(Frank Dikotter)2010年出版的《毛的大饥荒》一书则介绍,“大饥荒”时期导致4500万人死亡。
   因“六四事件”而流亡美国的前中国体制改革研究所所长陈一咨此前透露,当年根据赵紫阳要求,曾对大跃进死亡人数做过调查统计,结论也是4500万。
   另据资料显示,“大饥荒”时期,仅河南信阳就饿死了105万人,很多村庄全部死光了,绝户屯就不用说了,成百上千家绝户,绝户的村庄,一个村庄全死完死亡人数就不是小数。
   而甘肃省的夹边沟农场,在“大饥荒”时期,关押了全省三千多名所谓的“右派”知识分子,大多数因饥饿死亡,仅仅活下来五百人,史称“夹边沟事件”或“夹边沟惨案”。
   王平表示,有一个作者叫杨显惠老先生,他的书叫《夹边沟纪实》,当时三千右派关在夹边沟的一个劳改场,“大饥荒”之后,好像是饿死了两千五百人,全都是高级知识分子,最后在里面惨不忍睹,人吃人。很多人就吃了人肉活了下来的。特别特别惨。杨显惠老先生每次跟别人讲课都会是痛哭流涕。你可以想象一个80多岁的老先生倾注心血写出这样一本书,我们真的不会忘记……3600万太多了,手拉手地球赤道可以整整齐齐,围着地球赤道转一圈,3600万人。
   王平说:“我不知道能不能邀请您,邀请所有碰巧看到这个视频的华人、同胞、观众、听众,大家一起做一个36秒钟的静默,我们没有仇,更没有恨,没有抱怨、没有哀伤,我们不要求追究责任,我们不追求任何人的责任,因为“大饥荒”所有重大责任人都已经作古了,我们只要求承认3600万人饿死的历史事实。让我们用真诚的祈祷来静默这36秒钟。36秒钟,每一秒钟代表100万逝去的生命,代表我们对每一个逝去生命的感恩和缅怀。”王平没有对美国之音提及中共政府是否回应他们有关还原“大饥荒”真相的请求。一直以来,即使饿死这么多人,中共官方也没有讲谁来负责,也没去分析造成这惨绝人寰的大悲剧的原因,而且专政的中共依然宣称它是“伟大、光荣、正确”的。
   
   大饥荒时父食子血腥照震惊全世界
   
   中共1958年发动“大跃进”运动以后,中国大陆出现了一场前后延续四五年之久的大饥荒,令神州大地生灵涂炭,超过4000万人非正常死亡。
    但中共对这段历史持回避态度,大饥荒爆发60周年之际,一批民间人士呼吁中共正视这段历史,而网路曝光的一张大饥荒“父食子”的照片,震惊全世界。
   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经过农业集体化和大跃进的中国大陆爆发了饿殍遍野的大饥荒,导致上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官方对这段历史持回避态度。将这场非战争时期罕见的饥荒称为“三年自然灾害”。
   3月2日,美国之音报导说,据专家学者经过研究,这场大饥荒并非天灾,而是人祸,在大跃进的背景下,当局一方面过度征粮,一方面封锁消息禁止逃荒,加剧了这场饥荒,在河南信阳尤为突出。
   由于缺乏食物,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现象。位于甘肃的夹边沟农场,当时关押了3000多名右派,大部分死于饥饿和非人折磨,如今少数幸存者及后代悼念也被当局阻止。
   旅美作家王平和一些大饥荒幸存者,时常在社交媒体上探讨掩盖大饥荒真相对社会道德风气的恶劣影响,希望还原历史,正本清源。
   王平说,1958年中国大陆爆发大饥荒,到1962年基本结束,5年大饥荒,成为中国人心中最大的痛,永远的痛。5年大饥荒开启了中共撒谎文化,当时水稻的产量虚报到亩产20万斤,小麦亩产12万斤,甚至一流的科学家也发表文章支持这种观念。
   到后来是饿死人不能说饿死,必须报病死。明明是5年大饥荒,说成“3年自然灾害”。
   王平说,我们几个老同学在一起向政府通过一个公开信的形式,提出所谓三个诉求:1,在河南信阳或是甘肃酒泉夹边沟建中国大饥荒纪念碑;2,希望政府确立中国大饥荒纪念日。建议定在清明节。3,解禁杨继绳的著作《墓碑》。
   中国大陆3年大饥荒到底饿死了多少人,中共对此一直保密。
   据中西方独立学者估计,大饥荒饿死人数至少有3500万-4000万。
   3年大饥荒期间,发生了大量人吃人事件,其悲惨超出人们的想像。中共隐瞒大饥荒饿死人真相的同时,将各种人吃人案件称为“特种案件”、“特殊案件”,力图掩盖、封锁消息。
   网络曝光的这张照片是当代中国良心历史学家余习广,从湖南醴陵县当地公安局的档案里找到后发布出来的。(网络图片)
   而网路曝光的一张大饥荒年代,最血腥的父子合影:“父食子”照片,成为当时“人相食”铁证,震惊全世界,拷问中共。
   这张照片是当代中国良心历史学家余习广,从湖南醴陵县当地公安局的档案里找到后发布出来的。
   照片显示,父亲刘家远站在墙边,手戴着铁铐,身边是他儿子的头颅和骨架,还有一个铁锅,锅里面炖着他从快饿死的儿子身上割下来的肉,和胡萝卜一起炖,刘想在饿死前吃一顿肉。
   图片是刘被枪毙前的留影。是当时枪毙他的人,给他和儿子的遗骸拍照存档,该图片成为大饥荒年代人相食的铁证。
   而“人相食”这种人间惨剧,在3年大饥荒的时期,许多地方都发生过,翻开中国大陆许多省份的省志和县志,对此都有骇人惨剧表述。
   贾斯柏.贝克写的《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一书披露,人吃人事件在四川、甘肃、青海、西藏、陕西、宁夏、河北、辽宁皆有耳闻,几乎遍及全国。中共河南省固始县官方记载有二百例人吃人事件,县委以“破坏尸体”为名,逮捕群众。
   新华社主编的《内部参考》1960年第3032期报导:据甘肃宁夏回族自治区和贵州等地11个县市的统计,今年以来,发现“吃人肉”案件17起。其中惨遭杀害的有15人(小孩13人),掘吃尸体16具。
   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在《墓碑》中写道:“河南信阳当年有800万人口,其中有100万人饿死。饥饿的民众甚至去吃死尸,在冬天,坟地里死尸埋得不深,就被人挖出来吃。还出现了人吃人现象,有人把自己孩子吃了。
   杨继绳调查后统计,估计在全中国当年发生了4、5千起人吃人事件。1960年,在大批农民饿死之际,当局不仅没有开仓放粮,反而刻意继续增加国家粮食库存,这一年饿死人最多,而国家却还有几百亿斤粮食库存。
   更让人们想不到的是,就在全民挨饿时期,中共仍在大量出口粮食给其他国家,这使得老百姓雪上加霜。
   
   
   
   天坑里7天7夜惨绝人寰的往事
   谭合成
   她叫周群,道县蚣蛽中心小学教师。身材高挑,憔悴的脸上依稀可辨年轻时的丰韵,只是那双很大的深陷的眼睛都如一潭冰封的湖水,叫人看着无缘无故地心酸。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嘶哑,甚至哭泣都是嘶哑的、无声的。我在道县采访期间哭过三次,听她讲述自己的故事就是其中一次。这个女人,上头给予她什么样的力量,能让她活了出来?这不能不说是生命的奇迹。
   她像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似的,不厌其烦地说着:“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杀人。我万万没有想到会杀人……”
   我娘家的成份是贫农,按理“文革”我没事,只因为我父亲在国民党南京交通警察局当过科长,我就成了“反革命”子女。我是中师毕业的,毕业后分到道县山区洪塘营小学教书。在那里,我同蒋汉镇老师结了婚。汉镇是从部队转业回乡当老师的,他家庭成份不好,要不然也不会让他转业。
   文革开始不久,道县搞清查阶级队伍,我俩被开除公职,回到汉镇的老家四马桥区大坪岭公社(横岭公社)小路窝大队土地塘生产队务农。
   土地塘生产队在深山沟里,消息很不灵通,外面杀人的事,我们当时一点都没听到。1967年8月26日晚上,天也是这么黑,比这个时候还晚一点(她抬腕看了看表,时针指向9:30分),我已经带着三个孩子睡了。迷迷糊糊,猛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连忙披衣坐起来,还没等我去开门,门就被大队支书唐兴浩和民兵营长蒋文明踢开了。他们冲进来。
   “起来,起来,开会去。”唐兴浩喊着,声色俱励,完全不同于往常的样子。我感到凶多吉少,但还是没有想到会杀人。我一边穿好衣服,一边对吓哭了的大儿子林海说:“在屋里带好弟弟妹妹,妈妈出去就回来。”
   我被他们用棕索捆起拖到大队仓库边的禾坪上。这时,禾坪四周,有几十个拿着马刀、鸟铳的民兵把守着,打着火把,把村里的地富和子女圈在中间,一共十四个人。我爱人蒋汉镇也在里面,他是前一天晚上被抓的,早晨我给他送饭时,他还偷偷地安慰我:“放心,关几天就会放的,你在屋里带好小孩子。”汉镇看见我,挣扎着想过来。贫协主席张光松喝道:“蒋汉镇不老实,拿铁丝来捆住!”他们真的拿来了铁丝,几个人按着汉镇捆,铁丝都捆得陷进肉里,痛得汉镇直喊哎呦。火把下,我看见他额头上尽是鼓钉汗,心里痛得如同刀绞一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