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主页]->[]->[]->[互害型社会]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害型社会

   互害型社会---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十五东海早就指出,马家社会是最典型的人吃人的恶社会。或谓现代是大争之世,我说现代是大恶之世。对此不少人认为过甚其辞,恶眼看人。他们只知官德败坏无止境,不知民德堕落亦无底线。有学者就曾强调,特权阶级虽然堕落,底层是好的,民众是淳朴的。纯属真空状态的想当然。

   上面空前腐烂,下面怎么可能不败坏,上上下下怎么可能不烂成一团。盖邪恶如瘟疫,最容易自上而下传播。孔子说:“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尚之风必偃。”孟子说:“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

   君不见,种菜的不吃自己卖的菜,养猪的不吃自己养的猪,果农不吃自己的果子,种粮的不吃自己的粮食……这就是相互投毒,不把别人当人看。

   这就是互害型社会:首先是官与民互害,特权阶级率兽食人,弱势群体仇官仇富;然后是民与民互害,弱势群体之间同样坑蒙拐骗,诈力相向。甚至,殴打父母、杀害子女、强奸抢劫、贩卖人口、采生折割等等骇人听闻的恶行,也已习以为常。

   关于采生折割,有一篇题为《决不能容忍今天的中国还有这种事发生!》的文章,介绍了当代丐帮“采生折割”的一些情况,令人悲不可遏,怒不可遏!

   采生折割,采就是采取、搜集;生就是生坯、原料;折割即刀砍斧削。采生折割指捕杀生人,或取五官脏腑等用以合药敛财,或折割其肢体,人为地制造一些残废或怪物,以此博取同情,获得施舍。

   还是2014年的时候,看了凤凰台的“丐帮”调查,就想起我外甥,当时就怀疑被采生折割了。外甥季明光,又名季江华,浙江龙泉市人,十几年前在云南失踪,至今杳无音信。家人多次去云南寻找,都告失败;东海请警方朋友代为寻找,亦不得要领。总希望能找到他的下落,即使已不在人世,也希望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现在更加怀疑我的外甥是被采生折割了。

   这种歹毒凶残的行为,虽然古已有之,但罕见罕闻,一经发现,就会重判。采生折割这一名目作为一项罪名提出,是在元代《大元圣政国朝典章》中。元明清律皆予重判。《明律•刑律二•人命•采生折割人》:“凡采生折割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为从者斩。”

   《大清律例•刑律•人命》规定:“凡采生折割人者,不管受害人已死或受伤,首犯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从犯加功者斩首,但其财产、家口不在断付、应流之限;不加功者,依谋杀人律减等。”

   这种恶行不是“今天的中国还有”,而是于今为烈,据《决不能容忍今天的中国还有这种事发生!》,几乎处于半公开化状态,公安司法机关几乎放任不管,无所作为。

   不教而诛谓之虐。但对于采生折割这种反人类的罪恶,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十恶不赦,都适用死刑。谨建议参照明清律,凡采生折割人者,不管受害人已死或受伤,首犯从犯皆处以极刑,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同时,对于“矜、寡、孤、独、废疾者”,国家应该设立养济院予以妥善收养。

   当然,仅仅严惩犯罪分子是不够的。民恶源于官恶,恶官源于恶制,恶制源于邪说。恶制不改,恶官恶民就会源源不断地被制造出来。而要改革恶制,就必须对极权主义学说、即马学进行严厉批判,彻底取消其意识形态资格。这是道援,是拯救这个社会最佳而唯一的办法。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社会大恶,恶在政治。在对人民进行权利剥夺、经济剥削、思想压制和利益算计等等方面,古今中西没有任何政权能与马家政权相比。

   这样的政权也只能建立在恶社会之上,也只有唯物主义民众才会麻木不仁地容忍承受,只有唯物主义官员才会如鱼得水乐在其中---只不过很容易乐极生悲,它们将不得不为一时之利乐付出惨重的代价。实质上,极权主义没有赢家,官民都是牺牲品。2019-3-12首发于《民主中国》

(2019/03/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