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
谢选骏文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为何受到围攻
·莫言的奶奶被日本人强奸过
·习近平会克己复礼吗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英国
·解构了莎士比亚就解构了西方文明的最大标本
·莎士比亚比牛津的伯爵还要牛
·不敢署名的能叫作者吗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莎士比亚诞生地基金会的无赖作风
·莎士比亚的梅毒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解构莎士比亚》所采用的译本
·兰斌强用张冠李戴进行罗织和推理
·废垃生存的五十个法则
·个人崇拜的复活很有社会杀伤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

   谢选骏: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
   
   《雷蒙·阿隆 知识分子的鸦片之四:苏俄制度能解放无产阶级吗?》(2019-02-11 法广)报道:
   
   【法国思想长廊】:[提要]面对苏联制度下无产阶级的实际地位,阿隆看到了另一个神话,即无产阶级的神话。他问道:“当一个政党用工人阶级的名义实行专制,却剥夺了工人阶级在民主制度下争取到的相对和部分的解放,特别是剥夺了保障这种解放的手段时,工人阶级还能算得到了解放吗?为什么这样的革命倒成了一种善行呢?”


   
   问:无产阶级是马克思理论中革命的主体,为什么阿隆认为他们在苏联却受到新的奴役呢?
   
   答:谈到苏俄制度的实质,必然会面对无产阶级的问题。因为在布尔什维克的宣传中,他们建成的是一个无产阶级的地上天国。只有在这个天国中,工人阶级才能当家做主,才能恢复人的尊严,才能实现人人平等,没有贫富差别,没有特权阶层。工人阶级只为建设自己的天堂而劳动。但苏联的现实却告诉我们,哪里的实际状况却同许诺相反,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雷蒙阿隆溯本求源,他指出,马克思主义中有一种末世说,它赋予无产阶级一种集体救世主的地位。但什么是这个集体呢?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无产阶级指不拥有生产资料,仅凭出卖劳动力为生的人。但是在现代企业中,大量技术管理人员也不拥有生产资料,但这些白领和蓝领之间,显然不具备同样的思维方式和观念,而且许多蓝领工人购买公司股票,已成为股东,大部分劳动者以自己的劳动所得购置房产,他们已成为有产者。在民主国家中,有各种独立工会代表不同行业之间工人的不同利益。阿隆问:“在何种意义上,因处于敌对组织而四分五裂的法国无产阶级,能够被称为惟一真实的主体间性呢?”在这里阿隆使用了一个现象学术语,inter subjectivite,这个哲学术语可以翻译成“主体交互性”,或“主体间性”,意思是说,不同主体之间互相理解认知的相关性,也就是推己及人或推人及己的彼此认知。在阿隆看来,在发达工业社会,已不存在一个阶级间的主体间性。主体间性是全社会的,正是在民主制度下,工人才有它的主体性,才能享有争取自身权利的自由。
   
   问:确实,在苏联的那种制度下,工人不可能组织起来,以独立的集体向国家提出改善生活条件、工作条件的要求。
   
   答:雷蒙阿隆知道这种状况,他提出了一个分析的框架,就是“理想的解放”与“真实的解放”。所谓理想的解放,就是由党从理论上论证,并向工人宣传灌输的解放,根据这个解放的理论,一旦建立了苏俄式的制度,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无产阶级就不再被异化了,因为根据这些国家意识形态的说法,无产阶级拥有了生产资料,甚至拥有了国家”,这就像我们从小就听说的,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人公,其实工人们没有一丝一毫属于自己的权力。他们不仅承担更艰苦更沉重的劳动,这往往以实现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为借口,而且不可能组织起来,向执政者争取自身的权益。党作为国家的实际拥有者,占有了社会的一切资源,劳动者实际上是奴隶。国家不是仅仅剥削所谓剩余价值,而是掠夺占有全部的社会价值。所以在这种理想的解放实现了的苏俄制国家中,实际情况正如乔治·奥维尔在《一九八四》年一书中所揭露的,“真理即谎言,解放即奴役”。另一种解放是真实的解放,这种解放从形式上看,永远是不完美的,雷蒙阿隆列举了它的实际表现:“它由以下多种局部的措施组成,工人的薪酬与劳动生产率同步增长,保护家庭与老人的社会法案,工会组织可自由地与雇主讨论劳动条件,教育制度的扩展增加了升迁的机会,我们可将这种解放称为真实的解放。它表现为具体改善无产阶级的状况,它允许人们继续不满,也允许少数人起来反抗政治体制的原则”。我们很清楚地看出来,这种真实的解放,就是民主国家的现状,因为在苏联式的国家中,“既然国家已属于无产阶级,那么请愿、罢工以及反政府的活动就不再具有意义”。
   
   问:在现实如此清楚的情况下,法国的左翼知识分子为什么还要去赞美苏联的制度呢?
   
   答:这正是阿隆写作《知识分子的鸦片》这部书的目的。有些宏大叙事,像马克思对早期资本主义的尖锐的批判,对工人状况的深切的同情。再比如,恩格斯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就是通过深入调查,以事实揭露资本主义发展初期,资本家的残酷与贪婪。这些确实有它历史上的正当性。问题在于,他们提出的改造社会的方式,实际上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后,对资本主义改造的理论便分为两支,一支是第二国际中的以伯恩斯坦为主的修正派,他们提出要改造马克思主义,以民主宪政和议会政治,来实现对社会的改造。这实际上就是现在欧洲社会民主党的理念。其实在恩格斯的晚期,他对伯恩斯坦的民主主义的改良路线,是完全同意的。另一支则是列宁的第三国际,他坚持的是暴力革命,建立一党独占社会的全方位专制主义的社会主义路线。他一方面说无产阶级是建设新社会的惟一力量,但是又说,工人群众是需要由党来教育的。他的布尔什维克党,其实是完全不相信工人与士兵的自发自主的革命性。他们夺取政权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拥护他们的工人与士兵就已经发现,这个一党专制的布尔什维克红色政权,比沙皇政权更残酷无情。随后,俄国各地都爆发了工人、农民、士兵反抗布尔什维克的起义,最著名的就是碦朗施塔德水兵起义,我们知?所谓打响了十月革命第一炮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就是碦朗施塔德军港水兵的舰只。但是这个起义被布尔什维克残酷镇压下去,一万多起义水兵被枪杀的就有三千多。但是这些并不为外界所知。传到法国来的那些信息,都是布尔什维克精心编造的谎言。所以法国的左翼知识分子,他们脑子里对苏俄革命的看法,就像看一出浪漫主义与英雄主义相结合的戏剧,俄国革命提出的那些理想非常崇高,很容易吸引追求绝对价值的知识分子。而且,我们前面分析了,苏俄制度下的工人获得的,是那种理想上的解放。为了维持对这样一种解放的认可,布尔什维克就更需要意识形态的灌输和洗脑,更需要严控言论与思想的自由。阿隆说:“因为富人已不再凭借其财富而拥有政权,统治阶级依靠的是党和理念,在铁幕的那一边,经济权势和政治权势均操纵在同一只手里,而在铁幕的这一边,它们则分别掌握在一些相互关联和对立的团体手中,权力的分散是自由的条件”。这句话极重要,在独裁体制下是完全不可能有自由的。
   
   问:是不是因为权力分散,工人就有争取改善自身条件的空间呢?
   
   答: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在民主制的国家中,工人的实际状况确实在改善。尽管这种改善是永远没有完成的,但是政府必须听取他们的要求并作出回应。社会的改良就是因为各个阶层的互动,而成为可能。况且,无产阶级这个概念的内涵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现在更常称工人为salarie,你很少听到有人说ouvrier, 更少听到有人说proletariat,所以阿隆认为:“随着无产阶级不可避免的资产阶级化,它会丧失那些看上去似乎应该赋予它的天职”。而且他还指出:“真实的解放留下的缺憾,自由、工团、工会主义的单调乏味和审慎,使知识分子更容易受到理想解放的诱惑”。阿隆把苏联工人的理想解放称为“对美好未来的访问”。这就是说,它很有吸引力、迷惑力,但它的现实状况,却是彻底地丧失自由。阿隆断言:“梦想着总体解放的革命者们,却在加速向专制主义的旧事物回归”。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谢选骏指出:上文喋喋不休却极其无知,无知到没有听说过斯大林主义的叛徒、英国鬼子乔治·奥威尔的小说《1984》(Nineteen Eighty-Four,1949年)所说的“战争就是和平、自由就是奴役、无知就是力量。”当然,早已过时了,他的话远远不足以描述1950年代以后所发生的事情。根据我的了解,1950年代以后在“人民民主国家”所发生的,还要加上两句概括,那就是——“解放就是奴役”,人民就是暴君。”所以,“解放以后”被自由中国称为“大陆沦陷”,而毛泽东叫唤的“人民万岁”其实就是“暴君万岁”——“毛主席万岁”!而所谓的“人民民主专政”就是“暴君独裁专政”。
(2019/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