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徐水良文集
·低档骗子、王牌特工,何来不“被和谐”之说?
·“千年明君”的大小走卒——郭骗郭蚂蚁
·谈川普、郭文贵、贸易战、白左等
·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近日讨论、评论和杂论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2019年
·几则小评论
·几则小评论(二)
·驳李剑芒先生的谬论
·纠正“主权是人权总和”的错误说法
·近日小评论(六)
·近日小评论(五)
·近日小评论(四)
·近日小评论(三)
·近日时评
·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再答特线们炒冷饭的歪曲污蔑攻击
·评蚂蚁帮的“朝天阙”
·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关于郭粉、川粉、左右派等等评论
·近日小评论(七)
·关于“人民”一词駁伪右攻击(修改稿)
·华裔鸡婆女老板佛州统促会副主席与川普关系密切引发轩然大波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高智晟在《二○一七,起来中国》中披露的土共特务秘密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孔子究竟是不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严家祺王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的基调根本错误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关于中美两主播电视讨论的随笔:结果出于意料之外的差!
·驳仇恨89民运的谬论
·几句话评焦国标
·全体中国人都要做好准备,迎接中国民主运动新一波高潮以及中国民主和专制的
·评川习会贸易战等问题
·我对香港抗争的意见和判断
·中国人用自己生命和鲜血浇开自由之花
·土公治港,屡创奇迹
·中国大陆人民是很伟大还是很不堪
·再谈维权运动和民主运动
·中共大外宣遭遇空前滑铁卢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老徐评论(19-9-7)
·老徐评论(19-9-12)
·驳胡平:既然实弹镇压,难道那是见好,不是见坏?不应该见坏就上?相反倒要
·重发驳胡平旧文: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结束赤纳粹一党专政,建立自由民主平等人权人性化宪政法治制度
·近国殇日有感
·阅兵有感(两首) 第二首: 糜费阅兵扰民有感
·海内外华人中亲共反共的真实情况
·川普把贸易战方向搞反了
·坚决反对法西斯种族主义
·在邮件组驳黄川粉公然宣扬法西斯理论
·黄俄土共及其老主子的一个战略阴谋
·土共再次选择川普的原因
·“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是专制口号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的本身必须现代化
·谈道德的基本知识(驳宇宙道德本体论及仁本主义等谬论)
·本人今天早上发的批评胡平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几个推驻华使馆的几个推
·勇武派低度暴力抗争早已在全国风起云涌,胡平许志永们装看不见而已
·建议大家对土共对海外最大的洗脑工具微信采取行动
·对川普讲话的批评:无法无天无德无道不公不义,甘愿认人类公敌为友对抗人类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
·中国人的五大诉求(草稿)已根据网友意见做了修改
·再谈左右线性关系和派别问题
·再谈革命和改良等问题——对孔识仁《民运三十年大事无成的真相》等的评论
·本人近二日关于弹劾问题的部分评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徐水良


   

2019-2-17日


   

   
   最近习大傻又发表一系列胡话,包括“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司法独立的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必须旗帜鲜明讲政治”等等等等。坚持反人类马列主义教条及其一党极权专制,继续倒行逆施,大开历史的倒车。
   
   孙丰(孙维邦)发表《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来批判习大傻讲政治等谬论。
   
   我支持维邦兄对习大傻的批判。这里只谈一点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知识。
   
   维邦兄的说法:“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有点黑格尔“绝对理性”或“绝对理念”的味道。不符合客观实际。
   
   其实,人们不仅可以用理来讲,也可以用不属于理和理性的感情、信仰或撒泼不讲理的东西来讲。习大傻就是一个不讲理的例子,就是坚持非理性反人类马列信仰,不讲道理的典型。
   
   理或理性,只是客观世界中的很小一部分,不可能是一切。它不包括非意识的物质,而是仅仅属于意识范畴。而且,它只属于意识中的抽象思维、符号思维、逻辑思维范畴。意识中的感觉、直觉、感情、形象思维、等等,都不属于抽象思维的范畴,当然也不属于理的范畴。人们的意志,其中包含感情等等的很大一部分,也不属于理的范畴。严格说来,形象思维中的想象,总体上也不属于抽象思维,当然也不属于抽象思维中的理性范畴。人们也可以不根据理和理性,而只是根据自己的主观想象来说话。
   
   而且,抽象思维、符号思维、逻辑思维中,也不全部只有理性或理,而是分理性抽象思维和非理性抽象思维。建筑在非理性的痴迷相信基础上的非理性信仰(包括一神教、马列教之类),也不属于理性范畴,不属于理的范畴。启蒙运动的大师们,都是以理性和信仰相对立,把理和理性,当作非理性的信仰对立面,把理性和科学,与信仰和迷信对立。他们是正确的。
   
   理和理性,尤其是其中作为系统理性之一的科学,必须与以客观事实和实证为基,接受实践的检验。他们与以主观相信为基础的信仰,是不同的,互相对立的东西。所以,现代自由民主文明国家,都必须实行政教分离,来保证自由民主;但同时却必须与科学紧密结合,来保证自己的方向、道路、路线、策略和方法的正确,避免犯错误。而马列教、以及中世纪基督教和迄今为止的伊斯兰原教旨一神教,却都坚持政教合一,只讲信仰,不讲理性,违反科学。
   
   习大傻讲政治之类的意思,就是不讲理,不要理性,只要反人类的马列教信仰和教条,并把讲反人类马列教信仰,称作讲政治。应该从这个角度,批判习大傻和他用反人类的马列信仰,来开历史倒车的倒行逆施行为。

此文于2019年02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