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谢选骏文集
·13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4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4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谢选骏: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宣布紧急状态要害是夺权》(2019-01-16 马黑的博客)报道:
   
   川普说因为不能与国会就美南边境墙的争执而就预算案达成协议,他将宣布全国紧急状态(national emergency),挪用国防部军费或者其它预算修建美南边境墙。这样的威胁恐吓讲了多次后突然说,暂时不会做。


   
   川普为什么宣布全国紧急状态?因为国会没有给予修建美南边境墙的预算。
   
   川普为什么要修建美南边境墙?因为要解决美南边境老墨非法越境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问题。
   
   什么叫国家紧急状况?国家紧急状况应该具备一些特征,只有符合这些特征才可以宣布紧急状态。
   
   第一,国家紧急状态应该有一个触发的突发新事件(triggering event)。比如1952年韩战期间的美国钢铁工人大罢工,比如1960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前苏联在古巴部署携带核弹的中程导弹,比如1970年代的伊朗扣押美国大使馆外交官为人质,还有地震,飓风,大规模火灾洪灾带来的地区性自然灾害等等。这样的事件以前不存在,但现在突然发生,因为事件的发生,导致国家和地区处于紧急状态。
   
   但川普企图宣布的这个紧急状态没有一个突然触发的紧急事件。
   
   川普对全国发表讲话时,我高度关注的一件事是,他有没有我们不知道的突然发生的重大紧急事件要宣布?听完之后都是老生常谈:非常移民带来犯罪和毒品泛滥等等等。这些都是长期的问题了。不是新问题。需要解决,但不是突然发生的紧急事件。
   
   第二,这个突发的紧急事件将可能迅速危及重大美国国家安全和利益。比如1952年的美国钢铁工人大罢工,其有可能造成对韩战期间战场上美军的武器弹药供应短缺的问题,导致军事上的失败,使美国在东亚乃至世界的领导力遭受重大打击。比如1960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前苏联把导弹核武基地建立近在咫尺的古巴,美国的国家安全直接面临重大威胁。事件本身应该有一种时间上的紧急性。
   
   老墨非法越境造成美国大量非法移民当然是个问题。但此问题对美国国家重大安全和利益并没有构成一个紧急的威胁。
   
   川普当政两年,共和党控制国会两院两年,两年之中美南边境非法越境问题一直存在,两年之中川普不着急修墙解决此问题,到了共和党失去众议院控制后,才想起来要修墙解决此问题,这说明此问题毫不紧急。
   
   第三,这样的事件导致的紧急状况,非常规办法可以解决。必须使用非常规手段对付,所以有必要通过宣布紧急状态,扩展总统权力,建立强有力的指挥,迅速调动集中所有资源和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对突发事件做出反应,防止事件恶化,危及国家重大利益。面对1952年钢铁工人大罢工,杜鲁门的办法就是下令商务部接管钢铁产业,在古巴导弹危机中,肯尼迪总统的应对就是立即下令美国海军对古巴实行全面的海上封锁。
   
   川普用修墙的办法来解决此非法越境问题,这也说明这不是关紧急的有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大问题。
   
   据估计,在美国南部边境修建将近2000英里的墙需要花数年时间。用花费数年时间来建墙要解决的问题,就不会是一个紧急的问题。建墙本身就不是一个对付紧急危机的办法。
   
   第四,紧急状态是不可控事件,不可以由人的主观意志来随意操弄。它的发生是客观的,它发生了,你必须快速应对。它的发生是紧急的,你的对应也必须是紧急的,它的宣布与解除只能与紧急状态事件本身的发展有关,而不能取决于其它无关事项。
   
   比如1960年代的古巴导弹危机,当情报显示前苏联在古巴建立了带有核武的中程导弹基地后,肯尼迪总统立即以武力封锁古巴海域,阻拦并检查进入古巴的前苏联船队,不惜与前苏联超级大国对撞。在美国的强硬态度下,前苏联不得不撤出部署在古巴的导弹和核武,危机得以解除。
   
   而川普要宣布的紧急状态,只是与预算问题有关,他企图把预算问题转变为全国紧急状态问题。川普说从国会得不到修墙预算,就宣布紧急状态,国会如果同意,就没有紧急状态。他最近又说暂不宣布紧急状态。这就说明没有什么紧急状态。他企图宣布的紧急状态是他编造出来的,没有任何事实根据,他可以随意操弄。
   
   美国分立的三权行政权、立法权、和司法权中,总统的行政权最大。
   
   说总统的行政权最大可以举出很多理由,这里只举出一个理由:国会立法权取决于众议院435个众议员和参议院100个参议员的多数意见,司法权也是取决于上诉法庭和最高法院多数法官的意见,而总统行政权就是总统一个人说了算,行政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总统的个人意志,定于总统一尊。总统的顾问们总统的内阁大员们可以对总统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但最后拍板人是总统。他们如果与总统意见相左,要么服从总统的决定,要么走人,没有第三条路。
   
   美国宪法规定三权分立,制约的最大目标首当总统。美国社会中权力最大最有可能滥权对国家造成重大伤害的就是总统。美国人民对独裁极权统治的恐惧和防范意识根深蒂固源远流长,美国宪法并不讲什么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它的核心内容就是划分权力范围。宪法明确清楚规定立法权包括预算权专属于国会,而总统领导的行政部门是只是执行国会通过的法律包括预算。
   
   而今川普以宣布子虚乌有的紧急状态威胁国会:你不给我修墙预算我就宣布紧急状态,不需你批准自己挪用军费修墙去。这是赤裸裸地破坏三权分立机制,是行政机构抢夺立法机构的的立法预算权力,是严重违宪之举,形同政变。这个政变就是改变三权分立的政体,以行政权剥夺立法权,如果付诸实践并获得成功,美国民主制度将被摧毁。当然可以确定这不可能成功,美国先贤们早在200多年前就预见了川普这样人物的出现,并设下了重重关卡拦截他的无法无天,但川普此举依然值得高度警惕。
   
   如果总统今天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被允许在修墙问题的争议上剥夺国会立法预算权,明天就可以同样以紧急状态为由,在其它预算争议上摆脱国会的制衡。如果总统在紧急状态的幌子下,连国会的权力都敢去抢夺,那他就有可能以紧急状态为借口,甚至限制公民权利,比如限制网络上网,限制打压媒体言论自由等等。
   
   美国是两党制,没有一党可以永远独霸总统宝座。美国两党的不同理念政策,反映的是美国社会不同群体的利益,它不是共产党与国民党你死我活的斗争,两党的理念政策之争,必须在现有法律框架下进行,一方不可能全盘通吃,所以双方总是要寻求妥协。如果共和党的的总统今天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 超越三权分立的框架强行推行自己的政治承诺,民主党的总统明天也同样可以以紧急状态为由,以破坏rule of law 来实现自己的政策主张。这样发展下去两党之争就真有可能变成国共两党你死我活之争,最强悍的那一党实现一党独大独裁专政之时,就是美国民主死亡之日。
   
   谢选骏指出:上文只知“现代南北朝的中国模式”里的“这样发展下去两党之争就真有可能变成国共两党你死我活之争”,却不知“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这时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演化。历史的经验表面,民主与开放只是多国环境下的产物,功能在于增强对外竞争的能力;相反,当一国独大甚至气吞八荒之时,民主与开放就成了多余的摆设、有害的泄气——那时,巴比伦的天地四王之王、中国的六合之主,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
(2019/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