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谢选骏文集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谢选骏: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梁京: 2019的中国和中国精英的百年教训》(2019年1月10日 转载RFA)报道:
   
   2019年对中国意味著甚么?这是许多中国人深感焦虑的问题。集体焦虑的背景之一,就是相信中共政权将在新一年濒临崩溃的海外声音,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影响力,而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中共统治者对失去权力的恐惧也达到了新的水平。当然,2019年中国人集体焦虑的更大背景,是中美两国走向全面对抗的前途未卜。稍有政治常识的人都清楚,即使3月1日前中美就贸易冲突达成协议,也消除不了两国在2019年或此后爆发严重冲突的可能。


   
   与2019年的现实风险相映照的,是这一年引发的历史记忆。2019是五四运动百年,六四屠杀三十年,也是中共建政七十年。每一个纪念日都刺激中国人面对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经过百馀年努力,付出了无法估量的生命牺牲和财富代价,中国人还是没有解决建构现代国家的所谓「基本问题」,不仅「民主共和」之梦难圆,而且那个主导了中国历史两千多年的「改朝换代」幽灵,又开始在这个饱经「乱世」的大陆徘徊。
   
   习近平的新年致辞说明他对2019年的政治敏感性非常清楚,他不仅回避了举世关注的中美关系,也回避了「五四」百年对现代中国的重大意义。他不提六四虽在意料之中,但在中共建政七十年之际,他放弃了「宏大」叙事的偏好,不再强调「永葆红色江山」,而是突出对底层的关心、突出对尽职和为国牺牲者的敬意,反映了他对基层不稳的忧虑。
   
   不论2019年是否会「出大事」,都改变不了多数中国人对国家未来的预期加速恶化的大势。经济将严重「下滑」固然是直接原因,但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对现存秩序是否能持续都在失去信心,而习近平则无法扭转这一大势。事实上,他采取的措施,包括最近对左派大学生的镇压,反而不断加剧这种趋势。我不怀疑习近平真心想用所谓更大的「改革开放」来扭转这一趋势,但我判断他做不到,因为他不可能改变政治集权的理念,也不可能放弃自己的「皇权梦」。
   
   那么,习近平会不会在2019年被某种高层「政变」赶下台?我的判断是不容易。直接的原因当然是习近平维护个人权位的决心和能力,他确实不像一些人想像的那样傻,而是有超人的政治意志,不怕失去一切,敢于使用别人不敢选择的手段。但我认为,习近平保权位的一大利器是中国政治大一统的皇权传统,正是这一文化因素,成为中国难以打破习近平上台带来的政治僵局的深层原因。
   
   习近平上台的倒行逆施把中国引入了文革以来最严重的险境,但仍有不少人相信,习近平有可能长期执政,其中也包括不少自称自由派的人士。他们之所以相信中国将迎来一个漫长的黑暗时代,是因为他们和那些不满习近平的建制派一样,无法想像一种没有皇帝的中国秩序。这个现象令1919年的中国具有格外的历史分析价值,因为百年前的中国恰恰是一个已经没有皇帝的中国。
   
   百年前的中国,国力远不如今天,但那时的社会充满活力,知识人,包括精英和青年学子,享有今天无法想像的政治自由,充满寻求真理、重建国家的激情;而一战结束后的世界格局,也给中国创造了自主选择的历史机会。但为甚么那时中国文化精英的选择,会带来今天的困境?这其中的教训,是2019年的中国不得不再次面对的问题,也将是下次评论的主题。2019年飞出的第一只黑天鹅,就是习近平突然升级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恫吓,从而增加了台湾问题触发重大危机的可能。习一直想成就统一国家的「不世之功」,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他为甚么要在这个时候,也就是在自己面临空前严重的内外危机和压力的时候,升级武统的威胁?他想对自己的内部和外部的政治敌人传递甚么信息?我的看法是,习近平此举是想告诉他所有的政治敌人,他将不惜任何代价来保住权位,为此,他不怕战争、不怕革命,不怕天下大乱也不惜生灵涂炭。
   
   习近平发出这样的威胁,能保住自己的权位吗?当然不能,事实上,习的这种行为表明,他对自己能否长期掌权正在失去信心。但不容否认的是,他确实还有机会给中国和世界带来巨大伤害,而且,即使习近平失去权位,甚至共产党失去政权,中国在重建秩序的过程中也还会面临巨大的动荡风险。
   
   百年前的中国精英,为甚么没能利用一战后对中国有利的外部环境,利用国内当时比较充分的政治自由,建立起法治和民主秩序?我认为对这个问题的深究,对应对中国未来的挑战是有价值的。
   
   很多人都知道五四运动发生在1919年,却可能不知道,这一年还是孙中山改组中华革命党为国民党,决心走列宁的俄国之路的一年,同时,这一年也是梁启超提出「联省自治」,推动地方宪政来建构现代国家的一年。「联省自治」的思路得到胡适、陈炯明、谭延闓乃至毛泽东等不少精英分子的支持,一度获得不错的势头,但最终还是输给了孙中山的选择。
   
   为甚么会这样?苏俄的深度干预是重要外因,而中国精英对政治大一统的信仰,则是重要内因。孙中山批谭延闓搞地方自治太天真,不理解秦始皇以来的中国,地方自治就意味著国家分裂。而持这种信仰者,在今日中国的精英中依然大有人在。这种信仰带来的一大问题就是,夺江山可以没有道德底线,保江山也可以没有道德底线。今天习近平为了保住权位,要打台湾,与当年孙中山、毛泽东为了夺江山出卖国家利益,是同样的政治文化逻辑在不同时代的表现。
   
   百年历史证明,「走俄国人的路」是一条选择作恶的路,而主张地方自治的精英们选择的是一条少作恶、不作恶的路。百年前选择地方自治的悲剧英雄们之所以失败,不是因为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而是因为那个时代作恶(政治暴力)的空间太大。21世纪中国推动地方自治最大的机会,就是不作恶的选择空间比百年前大多了。但历史没有必然,大一统的政治文化惯性是巨大的。虽然中共垮台已不可逆转,但再度改朝换代的中国,会不会建构一种新的政治大一统,也就是一种高科技的奴役制度?
   
   孔飞力教授认为,中国晚清面临的挑战,不仅是一个「王朝衰落」的挑战,也是「文明没落」的挑战。中国经济虽然在21世纪再度崛起,但与政治集权的古老传统共生的中国病毒,不仅再次令中国社会溃败,也再次导致了政权的合法性危机;而且,这一次中国的内部危机危及到了全球秩序。这说明中国并没有摆脱「文明没落」的危险。这个庞大而古老的文明,既有可能借力全球化实现「伟大复兴」,也有可能把许多文明拉下水。
   
   谢选骏指出:上文没有搞懂的一个状况就是——1919年的时候,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因为列强打垮了满清,自然就成为中国的皇帝了——正因为列强做了中国的皇帝,民国政府不过是他们的傀儡,中国才有了民国时期昙花一现的民主自由。五四运动反对列强,消灭了脆弱的科学与民主。后来日寇来,列强的平衡打破了;再后来苏寇来了,一党独大的毛泽东冒充皇帝了。中国人没有皇帝就过不了日子,是因为中国人都不想对自己的命运负责,都在等待别人为自己做主,因此缺乏基本的政治能力。为何租界里的秩序独好?因为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至于现在,美国对中国影响最大的时候,就是中国表现最好的时候——因为这时,美帝就是中国的皇帝,所以毛泽东文革才会发誓说——“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可惜他后来不到五年就投降了美帝尼克松,真没出息。原先这小子是把苏帝斯大林当作皇帝的。毛泽东这条二狗子,没有洋大大就活不下去嘛。

此文于2019年01月1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