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鬼迷心窍]
谢选骏文集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鬼迷心窍

   谢选骏:毛泽东鬼迷心窍
   
   《声援佳士工人 逾30名大学毕业生遭羁押》(自由亚洲 2018-11-23)报道:
   
   2018年8月23日,中国南方城市惠州一间公寓,一群学生活动人士和毛泽东思想的左派青年声援深圳佳士科技公司工人。


   
   北京大学毕业生,青鹰社工中心始人王相宜,11月9日被捕。
   
   早前声援深圳佳士工人维权的一批大学毕业生、社工及活动人士遭到当局抓捕。据本台获悉,截至本周四(11月22日)先后有31人遭到羁押,其中11月9日被监视居住或刑事拘留的共18人。本台获得一份所有被捕者资料及他们被捕日期。知情者称,被捕人士的亲属未收到警方通知书,因此无法委托律师。
   
   今年7月,深圳佳士公司工人要求组建工会,改善员工福利待遇的维权行动,受到广州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多所高校毕业生支持。8月,中山大学毕业生沈孟雨、北京大学毕业生岳昕、顾佳悦,北京科技大学毕业生徐忠良、杨少强,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郑永明,北京理工大学研究生唐家梁以及一批工友先后被捕,他们至今仍被羁押。
   
   另一批声援被捕者的大学毕业生11月9日被捕。一位要求匿名的北大校友星期五(2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各地警方联合进行的“1109”大抓捕行动,其规模比前一次更凶猛。当天,北大毕业生张圣业、孙敏、宗阳、贺鹏超、王相宜等人,分别在北京、广州、上海、武汉及深圳等地被捕。本台早前曾报道,有消息说,部分被拘留的学生和工人已经获释,但此消息无法得到核实。
   
   一位被捕者的校友对本台说:“截至11月22日,都没有放。11月9日,有两个学生在北大大讲堂附近,无故被殴打,之后被抓走。”知情者称,被捕人士的亲属未收到警方通知书,因此无法委托律师跟进。
   
   王相宜、贺鹏超在深圳创办的民间组织青鹰社工中心,有6名成员被抓。另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告诉记者,被捕成员为北京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等高校的毕业生。他们被公安“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或刑事拘留。
   
   王相宜的一位同学告诉记者,王相宜、贺鹏超是男女朋友,他们在深圳成立青鹰社工中心,协助当地工友创业:“在深圳那边支持年轻工人朋友创业,搞一些服务。贺鹏超后来跑到马克思主义学会去了。然后他们在北大给后勤的工人放电影,教他们英语。当然他们做了后勤工人的权益调研等比较敏感的事情。除了青鹰,还有一个青湖学堂,青湖学堂在这个圈子里更出名。”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查询被捕人士。接听电话的人员叫记者致电该校国际合作部查询:“国际媒体,麻烦您打62757453国际合作部。”国际合作部的工作人员要记者向该校外宣部查询,而对外宣传办公室的电话无人接听。
   
   1109大抓捕后,北大毕业生在其微信圈转发被捕人士的消息,遭到校方威胁和警告。一位学生告诉记者,开学以来,该校的马克思主义学会遭到封杀,校方拒绝成员登记。
   
   一位刘姓学生家长本周致电北京大学党委办公室查询“马克思主义学会”是否被取缔,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拒绝正面回答。
   
   北大校友提供的一段电话录用中,刘姓学生的父亲质问校党委:“有几个同学被抓了,她很担心,因为她毕竟是一个女孩子,我想问一下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校党委人员:这是谁跟您说的情况?
   
   学生家长:我女儿跟我说的。
   
   校党委人员:我们并不了解您说的这个情况,如果是北京大学官方发布的信息,您可以相信。
   
   学生家长:还有一个(问题),你们学校是不是阻止他们参加马克思主义学会?
   
   校党委人员:这个事情跟你女儿有关系吗?
   
   学生家长:第一,我要核实你们学校党委,是不是坚决阻止马克思主义学会,有没有?
   
   校党委人员:我都给您解释完了,我就不再回答您了,再见。
   
   发生在深圳的工人运动因受到中国部分高校马克思主义学会的支持,触动了当局敏感神经。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共成立初期,以“马克思主义”的名义组织学生运动,呼吁工人罢工维权,又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斗争策略,最终取得政权。分析人士认为,当局封杀马克思主义小组实际上是担心执政权力受到威胁。
   
   《北大生声援工运被捕前疾呼:无产阶级连死都不怕》(2019年1月24日 转载中央社)报道:
   
   21日又有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共7名声援广东佳士科技公司工运的左翼学生被捕。
   
    21日又有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共7名声援广东佳士科技公司工运的左翼学生被捕。其中,北大学生张子尉被捕前发出影片疾呼:「无产阶级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镇压呢?」
   
   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官方推特昨晚发文指出,21日,为躲避政治警察的抓捕,张子尉躲在住处床底下7小时。根据他传出的讯息,公安部国内安全保卫人员首先破开邻居的门,发现弄错后,又破开他的房门,在屋里翻箱倒柜四处搜查物品;还有一名国保躺在他的床上打游戏、呼呼大睡。
   
   22日凌晨0时43分,张子尉发出一段影片后,即告失联。根据影片,张子尉说,今天已有6名同志被带走,其中两人就在他住处的楼下,被塞进车里高喊报警。现在,黑恶势力正挨家挨户搜查他的踪迹,想要把他带走,「但是为无产阶级而奋斗的人会害怕吗?无产阶级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镇压呢!」
   
   除了张子尉,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指出,21日下午,北大学生李子怡、马世泽、孙嘉言;北大毕业生李嘉豪、黄宇;人大毕业生严梓豪等人先后被国保逮捕。上述7人有4人是北大前马克思学会成员。佳士建会工人声援团扬言,他们要营救同志,斗争到底,绝不妥协。
   
   中共当局镇压佳士工运、打压左翼青年,近日再展开一波拘捕行动。20日,有学生发文透露被约谈并被迫观看岳昕等4名被捕成员的认罪影片。此事被境外媒体报导后,7名学生就在隔天被捕,显示当局试图完全切断左翼学生对外发声。
   
   在佳士工运发生地的广东深圳,春风劳动争议服务部负责人张治儒、工作人员简辉、深圳劳工活动人士吴贵军、工人代表宋佳慧及维权人士何远程等5名佳士声援成员,也在21日当天被捕。
   
   谢选骏指出:这些在防火墙下长大的学生真是被毛泽东的鬼迷了心窍了,他们自以为是在拯救工人,其实这是在饮鸩止渴。他们哪里懂得,与毛泽东的真共产主义比起来,还是现在的假共产主义好一点,至少他不敢共产共妻;正如与希特勒的真民族主义比起来,还是中国的假民族主义好一点,至少他不敢发动战争。而毛泽东鬼迷心窍了,则后患无穷也。这些没有汲取历史教训的“学生”,太可悲了。其实,他们的出现是有例可循的。例如1989年的时候,参与民运的学生中间就有许多毛派分子,他们憎恨赵紫阳计划剥夺大学毕业生“包分配”的铁饭碗特权,借着纪念胡耀邦起而抗议,他们的绝食是出于对于自身未来出路的忧惧。这就是后来出现的“新左派”的渊源。
(2019/0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