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谢选骏文集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谢选骏: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白人雇员遭歧视人权法庭判赔 华裔老板赔惨了》(2018-11-02 加国无忧)报道:
   
   B.C.人权法庭(B.C. Human Rights Tribunal)日前做出裁决,卡里布(Cariboo)一家度假村的老板Kin Wa Chan因涉嫌歧视白人雇员,判其要赔偿多位受害人总共$173,000,其中最大一笔赔偿金额要给在这家度假村工作20年之久的资深女经理。


   
   据CBC的报道,一份长达73页的判决书中称,这位华人老板拥有的度假村名为Spruce Hill Resort and Spa,位于 B.C. 省的卡里布。多年来,这位陈姓老板千方百计赶走所有白人雇员,以华人取而代之。
   
   人权法庭的主席Diana Juricevic在判决时说,在数月时间内,陈先生在多个场合,不止一次地对白人雇员公开表示,“为了降低人工成本,我要把你们这些白人一个个炒掉,找华人员工来顶替。”陈老板还说,“华人不仅吃苦耐劳,而且人工也便宜。如果雇了中国人,我也不必付什么带薪假以及加班费之类。”
   
   判决书还说,陈姓老板说到做到,结果到2016年8月,在这个度假村工作的白人雇员悉数走光,有的是被迫辞职,有的则是被解雇,员工几乎都换上了清一色的中国人。这些白人雇员中最惨的是女经理Clare Fast,她是这个公司最资深雇员之一,工作20多年,长期担任健身部和人事部经理。但为了把她换掉,陈老板找来啥都不懂的华人女子取而代之。
   人权法庭发现,这位英文名叫Holly的华裔女子全无工作经历,但陈老板认为她工作努力,其实背后原因是,她比Fast的薪水少许多,而且不要别的福利,比如带薪假及加班费之类,全不计较。判决书认为,白人老职工Fast是所有投诉者中受打击最大的一位,因此判给她的赔偿也最多,计有$62,000。
   人权法庭还指控陈先生涉嫌性别歧视,对象是度假村的前女性总经理Melonie Eva。根据受害人的陈述,2016年4月,陈老板与Eva两人到香港出差,此行的目的原本是为了购买度假村的装修材料。到港之后,两人外出就餐,餐后一起顺便逛了当地一家性用品商店。回到所住酒店时,Eva赫然发现老板只订了一间房,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两人“共度良宵”。
   据Eva指证,她当时震惊不已,自然不肯就范,两人还为此大吵一架,最后陈老板无奈之下又为她开了一间房。判决书说,两人闹了不愉快之后,Eva不久便离开了度假村,但没有说明是她愤而辞职,还是被解雇。不过法庭就上述情节判陈老板赔偿精神损失费$18,000;另加$24,481.25的工资损失。人权法庭的主席Juricevic还表示,法庭之所以做出上述裁决,不仅基于一些基本事实,还考虑到多位投诉者的证词比陈先生的更可信,更有说服力。在本案的审理中,陈先生不仅总是避开对自己不利的事实,而且不乏相互矛盾的证词。
   根据Spruce Hill Resort and Spa的网站,陈于2015年买下这家度假村。网站资料称,该度假村位于108 Mile Ranch的大型牧场,设有酒店,宴会厅,健身中心,游泳池,餐厅和小木屋等度假休闲设施。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在其他案件里流行的“白人欺人太甚”里,欺人太甚的其实不是白人而是老板——几百年来,人们之所以认为“欺人太甚的就是白人”,不过是因为最近几百年“欺人太甚的老板恰巧是白人”。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列强的国家权力。而在历史上,这并非恒态。所以李白诗云“胡姬压酒劝客尝”——在唐朝的时候,西方女子到中国来,只能充作三陪女郎,呜呼哀哉。二次大战的时候,日本人在亚洲占领区也对欧美白人干了同样的事情。
   
   胡姬 (汉语词语)
   胡姬(拼音为hú jī)是指北方或西方的外族少女,是汉语词语。古人诗中常指在胡人酒店中卖酒的年轻女子,始于唐朝。
   
   汉辛延年 《羽林郎》诗:“依倚将军势,调笑酒家胡。胡姬年十五,春日独当垆。” 南朝陈徐陵 《乌栖曲》诗之二:“ 卓女红妆期此夜,胡姬酤酒谁论价。” 唐李白 《少年行》之二:“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宋周邦彦 《迎春乐》词之二:“解春衣贳酒城南陌,频醉卧胡姬侧。” 明李攀龙 《送卢生还吴》诗:“辗然一笑别我去,春花落尽胡姬楼。”
   在中国魏晋、南北朝一直到唐朝,长安城里有许多当炉卖酒的胡姬,她们个个高鼻美目,身体健美热情洋溢、李白的《少年行》中就有“笑入胡姬酒肆中”的美妙描述。
   
   少年行
   李白
   
   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
   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
   
   ①五陵年少:长安以北(今咸阳附近)有汉代五个皇帝的陵墓,即高祖长陵、惠帝安陵、景帝阳陵、武帝茂陵、昭帝平陵,每个陵墓周围都聚居了许多豪富之家,风气骄奢,也是汉代豪侠少年和纨绔子弟聚集之所。后以五陵少年代指豪侠少年或纨绔子弟。
   ②金市:指唐长安西市。西市是都城主要工商业区和经济活动中心,又是国际贸易的市场,较东市更为繁荣,故称“金市。”
   ③胡姬:唐时旅居长安的西域胡人,有以卖酒为业者,其侍酒胡女称为胡姬。
   ④少年行:乐府曲,属《杂曲歌辞》。
   
   大意:
   长安阔少在金饰市场的东部游玩,骑着白马踏着银色的马鞍得意洋洋。马蹄踏遍长安的落花不曾停歇,他究竟是去哪呢?他笑着进入了异族歌姬的酒坊中。
   
   这首乐府诗当写于唐玄宗天宝三载(公元744年),李白在长安时,是抨击那些纨绔子弟过着骄奢的生活。他们在市场上东走西撞,骑白马跨银鞍到处游逛。在郊外玩够了,又撞入有侍酒胡女的酒肆中去饮酒作乐。寥寥数笔即勾勒出浮浪子弟的形象,有深刻的社会意义。
   
   用七绝的形式,描摹刻画,情态毕露。三言两语就勾画出一个任气逞能的豪侠少年。“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说明他的家世豪贵,生活豪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显示其豪放、倜傥、爽朗、率真,展示其无限的青春活力。
(2019/0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