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一至二十六暨回击黄花岗之八之九 毕汝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十七至三十二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之十一 毕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三至三十八暨回击黄花岗之十二之十三
·毕汝谐骂邱国权(巴山老狼)从来不带脏字 毕汝谐(纽约 作
·毕太岁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三十九至四十四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回击邱国权(巴山老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回击邱不权(巴山小狼)之四十五至五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十六之十七 毕汝
·毕汝谐特别诗篇之四十五至五十 毕汝谐(纽约 作
·毕汝谐回击黄花岗之十八至二十九(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一至至十二 毕汝谐(纽约 作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三至十八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十九至二十四 毕汝谐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二十五至三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纽约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纽
·史无前例的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非关色情)之九十七至一百零四(终) 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02年,我和她(纽约市政府的高级工程师)一见钟情,天雷勾动地火,当即陷入死去活来、不逊于爱情电影的热恋;翌年,她终于与丈夫办妥离婚手续;她斩钉截铁地道:我要给你一个家;我们于第一时间登记结婚。
   这正应了一句流行语: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她的婆婆(前婆婆)不忿我夺其儿媳,挖苦我道:请问你是某某的第几任丈夫?


   我响亮地应声回答:我是令郎的合格又合法的接班人!
   岳父款款叮嘱:我同意你们结婚;她的心脏不太好,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她。
   我道:遵命,爸爸。她的心脏不太好(因而有几分病态美),可是她的心实在好呀;请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她。
   我向远在北京的八旬双亲报囍:行年五十三,我终于结婚了!我做梦也想不到能找到这么好的妻子,内有内秀,外有外秀!我们有爱情;而且,我和她一致认为,爱情是弱不禁风的林黛玉,必须披上法律外衣!毕氏父子,皆娶哥大女硕士为妻,可喜可贺!
   当年在北京,我是小有名气的单身汉;傅崇碧夫人黎虹阿姨甚至开玩笑说:我们这些老太太应当专门成立一个委员会, 为小毕找对象。
   当年在北京,我无比自豪地宣布:我就是中国男篮主力中锋——穆铁柱!天下无敌!
   1991年春天,一个美好的周末,我和康奈尔医学院的一位女留学生在山王饭店用毕丰盛晚餐,步行返回她地宿舍,共度良宵。事后,我伤感地道:亲爱的,你对于我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第300名情人!我年纪大了,今生今世,不可能突破400大关了!
   
   八旬双亲回函:祝贺你们,相爱没商量!
   新婚之夜,她似乎有些不安,若有所思地道:我和流氓结婚了。
   我正色道:流氓不流氓并不重要;我刚刚认识你,就向你交了底牌:我从来没有结过婚,但是有四次爱情、两个非婚生儿子(他们各有不同的母亲)、三百多个情人!我没隐瞒;现在,重要的是,我们将作为合法夫妻行走人间,让我们严格履行夫与妻的法律责任吧。
   如此洞房私语,世间罕有。
   新婚燕尔,婚姻生活因循爱情的惯性潺潺前行;她做饭时,我在旁边朗诵千古流传的爱情诗篇;精神食粮与物质食粮并陈,尽美尽善。
   遗憾的是,未几,婚姻生活就像七月骄阳下的羊肉馅,变质了。
   她是女强人,管着好几个老外,主导意识甚强;而我偏偏是个头角峥嵘的奇葩人物;更要命的是,我与她都是曾经拥有海量追求者的人尖子,故而形成蔑视异性的心理定势(物以稀为贵,物以不稀为贱),根本不可能听命于异性!一个家有两个总司令,谁也不服气谁,谁也不肯当第二把手!
   于是,我和她三天两头吵架;巧言斗嘴,妙语伤人,含沙射影,绵里藏针;从语言学角度来说,与当初的海誓山盟同样高雅、同样精致、同样耐人寻味。
   我曾经向老朋友、北京作家甘铁生(当年的清华附中出了一史一甘两位名叫铁生的作家)倾诉衷肠:
   婚前,我们的爱情狂热、偏执、奋不顾身!
   我们相爱后,她便坚拒与丈夫过夫妻生活;一天晚上,她正在家里用手机与我谈情说爱,她的那位老好人丈夫突然扑了上来,企图强暴她!于是乎,搏斗声、喘息声、摔门声、逃跑脚步声等等经由手机实况转播,声声入耳,在在惊心!从此,她剪刀不离身,声明宁可自残也不准丈夫近身;这位倒霉的丈夫见她心如铁石,只得同意离婚。
   我们都在爱情里找回初恋的蜜也似的奇妙感觉;不止一次,我们像顶嘴似的重复“我爱你”这句话,谁也不肯少说一句!一天24小时,最多一次,我们累积通话达17个小时,情话绵绵,犹如大氺漫野;可是,所有的人都不看好我们的爱情;步克母亲尖锐地说:你一个好几十岁的人大谈初恋,就像成年人穿小孩子衣服一样可笑!她的闺蜜劝道:你说你不计较毕先生的历史,可你们本质上不是一路人;丽达真的嫁给了拉兹(印度影“流浪者”的男女主人公),能有好结果吗?有位女律师是我们共同的朋友,却摇头拒绝为我们证婚。
   对此,我们坚定地表态:我爱她(他),我一定要和她(他)结婚!
   最神圣的一次宣誓,是双双跪在她母亲的墓前。
   可是,法律外衣不是防弹衣,我们的爱情穿越婚姻雷区,被炸得遍体鳞伤!
   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甚至,我怕冷她怕热,空调定在79度还是80度都能成为七七卢沟桥事变那样的战争导火索。无奈,我特制了一块三国演义式的免战牌。
   甘铁生冷笑道:你们俩一起化蝶吧,爱情就能永恒!
   尽管婚姻生活不幸福,我仍然严守洞房私语的承诺,拒绝诱惑,从不逾矩。
   她也如此;那位前夫请求破镜重圆,遭到严词拒绝。
   经过长达八年的炕战暨抗战,我和她不堪其苦,协议离婚。
   她默默地将我赠给她的钻石项链放在我面前;我说:不必了。今后我们仍然是朋友,留个纪念吧。
   离婚后,我们断了音问。我未曾着意忘却她,自然也未曾着意忆念她;偶尔,我做某事时,不期然地暗忖:此时此刻,我的前妻在干啥?假如当年我们既不结婚也不同居,而是保持独联体那样的松散的关系,说不定今天我们仍然如胶似漆呢。
(2019/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