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谢选骏文集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谢选骏: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网文《欧洲深处的忧虑:土耳其人如何遍布欧洲?》(Mar 15, 2017王子铭)报道:
   
   土耳其移民在欧洲日渐增多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看着德国足球队里日益增多的土耳其裔面孔,就能感受到土耳其人在德国日益增加的影响力。据报道,对于8000万人口的德国来说,土耳其裔的移民已经接近300万人。许多土耳其人拒绝使用德语,坚守伊斯兰教,与德国的主流文化格格不入。


   不仅是德国,其他欧洲大国也面临着越来越严重的“土耳其危机”。这几天土耳其与荷兰嘴仗打得厉害,荷兰把土方去拉票的外交部长、家庭和社会政策部长给撵出国门,土总统埃尔多安则骂荷兰政府是“纳粹余党、法西斯主义者”。荷兰、德国外长都对土方的行径表示谴责。土耳其人则在荷兰使馆、领馆外面大声示威。双方的口水战愈演愈烈。
   令人好奇的是,本该是土耳其的内政,一场议会制转变为总统制的公投,怎么会变成外交危机?土国部长竟然要到他国帮总统拉票,就更令人惊讶了。
   
   △被撵回国的土耳其美女部长
   众所周知,土耳其曾铁了心地要往欧盟挤,土耳其还没有进入欧盟,但一大票土耳其人已早早在欧洲扎根。如今约有将近400万的土耳其人居住在欧洲,他们中的大部生活在德国、法国、荷兰等国,他们的存在对土耳其的国内政治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奥斯曼帝国的欧洲殖民计划
   土耳其人向往欧洲大陆可谓历史悠久。从苏莱曼大帝开始,奥斯曼帝国于1529年、1683年,两次围攻维也纳。要是当年土耳其人胜利了,那么这座“音乐之都”就不再有教堂的钟声,而是宣礼塔的回响了。
   如今的欧洲很多地方,是当年奥斯曼帝国的领土,土耳其人最早移民到这些地方,他们最先到达的就是巴尔干半岛。最初土耳其人将大量的军人、农牧民、商人以及伊斯兰教士派遣到巴尔干,进行殖民统治,以期更大地向欧洲进行扩张。
   他们在色雷斯、马里查河等爱琴海沿岸建立殖民据点。在14-16世纪,除了那些自愿移民,奥斯曼帝国还将殖民巴尔干作为一种惩罚手段,将国内的潜在叛乱者发配到这一地区。
   
   △不可一世的奥斯曼帝国
   殖民给巴尔干半岛带来的最大变化就是人口与民族的变迁,穆斯林们接管了多数的大城市,原来的基督徒们逐步退回到农村与山区生活。到了18世纪,如马其顿、塞萨利、摩西亚的城市地区,土耳其人已变为主要民族;19世纪的保加利亚部分地区,土耳其人也占据了人口的多数。虽然随着奥斯曼帝国的衰落,19世纪末、20世纪初,土耳其人大量撤回到安纳托利亚半岛,但他们依然是巴尔干地区最重要的少数民族之一。
   土耳其人从1571年开始,就统治着塞浦路斯岛,同年就有30万人移民塞浦路斯,如今塞浦路斯南北分裂,土耳其和希腊争得不可开交。不过,早期移民西欧的土耳其人则有点惨。
   早在13世纪,他们当作奴隶被阿拉伯商人卖到意大利北部的威尼斯、热那亚等地。后来土耳其商人逐步定居安特卫普、阿姆斯特丹、伦敦等大西洋沿岸城市,17世纪早期荷兰就建立了至少2座清真寺,供当地的土耳其人礼拜。
   
   塞浦路斯竟是最早的移民
   进入现代之后,早期的土耳其欧洲移民是英国的塞浦路斯土耳其人。19世纪末塞浦路斯成为英国的附属地。20世纪20年代早期开始有大量的塞浦路斯土耳其人到英国旅游与留学。
   1929年的大萧条给塞浦路斯的经济带来了沉重的打击,大量失业的土耳其人来到英国寻求生存机会;二战期间,英国工业的需要同样吸引着土耳其移民。虽然1960年塞浦路斯获得独立,但50年代后土、希两国就紧锣密鼓地在这片土地上展开势力争夺,长期的冲突,导致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不断地来到他们原来的宗主国——英国,截至2011年已经超过有30万塞浦路斯土耳其人定居在英国。
   
   数量巨大的德国土耳其劳工
   今天土耳其人数最多的海外移民国家是德国、荷兰、法国和奥地利,这也难怪土部长要到这里来为公投拉票。
   土耳其人来到德国,还要从1961年联邦德国与土耳其签署的劳工输出协议说起。1945年二战结束后,西欧各国一片狼藉,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给西欧又重新注入了经济活力。
   50、60年代,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西欧国家普遍出现了劳动力短缺的状况。1961年柏林墙悄然竖起,彻底结束了东德与东欧民众到西德打工的情况。当年西德的失业率仅为0.8%,有50万份工作无人来做,次年失业率再降到0.7%,劳工短缺可见一斑。
   早在1957年西德总统豪斯访问土耳其,就与该国达成改善其职业培训系统的协议。1958年有150名土青年来到德国,参与职业培训先期工作。1960年约有1500名土耳其人旅居西德,不过他们大多是学生与商人。1961年双边劳工协议达成后,在十几年间,有超过80万的土耳其人来到德国,其中包括14万女性,以及土境内的库尔德人。
   
   在德土耳其人将两国国旗结合
   1973年石油危机爆发后,西德经济陷入停滞,德国终止了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多国劳工协议。但回国的土耳其人远远没有来到德国的人多,1974年西德通过“家庭团聚”政策,允许在德的土耳其人将家人带进德国。
   从1974年至1988年,德国的土耳其人增长了一倍,性别比例也趋于正常。今天德国的土耳其人超过300万,占人口的3.6%左右,且多集中在大城市。
   实际上50年代德国与希腊、西班牙、意大利和马格里布国家都签有劳工协议,但这些劳工中数土耳其人社会融入最差。不但因为宗教、文化之间的差别大,而且他们人数众多,形成了独立的社群,很难融入主流社会,这也是今天德国主要的社会问题之一。不过今天的第二代、第三代土耳其移民已经比他们的先辈好多了,至少语言不成问题,而前还能够进入很多行业工作,不单单是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动。
   荷兰与法国的土耳其人情况也差不多,都是60年代与土方签订劳动协议,吸引土国劳工进入该国,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也都于1973年石油危机停止了劳工输入。它们的土耳其人数量没有德国多,约有40-50万的土耳其人居住。
   今天在德国街头依然能够看见很多土耳其人在举行政治活动,针对的对象倒不是德国,而是他们的母国。相比于今天叙利亚的难民数量,当年西欧各国接受的土耳其人可谓多得多,但是当年是为了吸引劳工,今天疲惫的欧洲经济恐怕难以容纳下这么多难民。再者,作为最世俗化的穆斯林国家,土耳其人与欧洲人的文化差异,也远没有今天的叙利亚难民巨大。
   
   谢选骏指出:土耳其帝国鼎盛时期,两次围攻维也纳失败;土耳其帝国灭亡之后,却能兵不血刃地占领德国和西欧——这对企图和平崛起的中国,是一个良好的示范。在现今的国际环境下,既然不能像欧洲殖民者那样依靠枪炮开路殖民,那就通过苦力或苦力的资金买路移民吧。
(2018/1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