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谢选骏文集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谢选骏: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所谓基编,就是基因编码。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基因编程,每个人也有自己的命运。有的时候,富不过三代,就是由于这个道理。尤其是废除了长子继承制度之后。
   
   《揭开美国贫富差距残酷真相!决定了你一生的是邮政编码》(北美留学生日报2018-11-28)报道:

   
   左边是许诺孩子美好未来的高档洋房,右边是几代都逃脱不了贫穷怪圈的底层社区。
   “贫穷”与“富有”相差仅仅几公里,但几代人都无法逾越的情况,在整个美国不断重复。
   原来一个人是穷,是富,是失业,是进监狱,早就写在了他的邮政编码中。
   你生活的社区,预言了你的一生。
   The Opportunity Atlas 是一项由美国人口普查局、哈佛大学和布朗大学共同合作的项目。
   他们收集全国1978- 1983年(年龄为34-40岁)出生的人的联邦税收信息,研究在美国不同社区长大的孩子的出路。
   这项看似普通的人口调研,无意间揭示了一幅美国“贫困和财富”的趋势地图。
   下面这两张地图通过颜色区分了美国各个地区的状况。
   红色越深,贫穷的密集度越高;蓝色越深,高收入的人越多。
   不难看出,在美国穷人和富人是分区的。在南部长大的孩子似乎摆脱不了贫困的窘境,而在北部长大的孩子似乎拥有更加蓬勃向上的未来。
   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富人的有100个美国社区。
   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穷人的也有100个美国社区。
   再细看地图中的粉色原点,“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富人的100个美国社区”,他们绝大部分集中在东岸和北部地区,还有一些在旧金山。
   而“孩子长大后最可能成为穷人的100个美国社区”,大部分坐落在中部和南部。
   如果我们将地图的比例尺扩大,这种贫富分区的现象,也出现在不少城市中。
   比如在匹兹堡,Larimer是一个非裔社区。在这个社区长大的孩子的年收入稳定在$17,000-$22,000之间,这些孩子的入狱率为3.5%-7.4%。
   但是,与之相距仅仅10英里的白人社区Mt.Lebanon长大的孩子,他们的平均收入比前者高出3.7倍左右。而入狱率也不足1%。
   或许你会觉得10英里的距离还太远,不能说明问题。
   那一条铁路的距离呢?
   在佛罗里达州好莱坞市(不是加州的呦)有一条铁路。
   铁路左边Emerald Hill社区长的大孩子,他们平均年收入为$65,000-$67,000,入狱率不足1%。
   铁路右边Liberia社区长大的孩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们年收入的中位数只有$20,000,不足全美平均年收入$49,192的一半,但入狱率却高达5.7%。
   除此之外,Atlas的数据还显示,那些出生在贫困社区,但是童年时期就搬离的孩子,在35岁时的年薪比成年后搬走的人多$9000。
   这种差异已成为一种普遍现场,在西雅图,达拉斯,芝加哥、亚特兰大、洛杉矶等无数美国城市复制黏贴。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
   佛罗里达好莱坞的城市管理员表示,在上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Liberia地区正在建设铁路。修建铁路的非裔工人便渐渐定居下来,组成了Liberia社区。
   相比之下,Emerald Hill 兴建于上世纪70年代早期,目标人群就是富裕的犹太人和意大利居民。
   正因如此,城市后期更是花费重资为Emerald Hill提升基础设施。他们有更好的水,更好的下水道,更好的照明系统,更好的道路设施。而另一边又穷又旧的Liberia则鲜有人问津。
   一个社区拥有越多的富人,这个社区拥有的资源也就会越多。当一个地方越穷,等待她的将会是更穷的结果。
   《新约·马太福音》中有一则寓言:
   “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让他多余;没有的,连他仅有的也要夺过来”。
   这也就是后来人们所说的马太效应。
   任何个体、群体或地区,一旦在某一个方面(如金钱、名誉、地位等)获得成功和进步,就会产生一种积累优势,就会有更多的机会取得更大的成功和进步。
   简单来说,就是“好的愈好,坏的愈坏,多的愈多,少的愈少”。
   在这场不公平的“土地划分”中,穷人社区只是被剥夺了硬件条件吗?
   不,他们还被剥夺了脱贫的可能。
   之前有一部纪录片叫《人生七年》。片中追踪了12个来自不同阶层的孩子的人生,每各7年,都再重新采访这些小孩。
   人们发现到了最后,富人的孩子还是富人,而穷人的孩子还是穷人。但是里面有一个叫Nick的小孩,出身贫苦,但是通过自己的奋斗变成了大学教授。
   就像片中的Nick,贫困社区也是有“漏网之鱼”。
   在穷人社区中,有一些孩子,他们冲破瓶颈,走了出来。
   但残酷的是,这些贫困社区走出来的“有钱人”,在20年间都陆续从原来的地方,搬到几公里外、那些资源丰富的的富人社区。
   原本,他们可以成为一个社区的楷模与希望。但毕竟他们也要为以后考虑,希望为下一代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
   改变命运的人都将离去,无力改变的人会世代留下来。
   或许,这才是这些地方越来越穷,无法真正翻身的原因。
   一项关于基因与经济学交叉的新研究显示,在智商相当的情况下,富人的孩子取得成功的可能要远远大于穷人的孩子。
   数据显示,在同样拥有超高的潜力的前提下,高收入家庭子女的大学毕业率为63%,但这一数据在低收入家庭子女中仅有24%。
   同样,当天分都不足时,高收入家庭子女的毕业率依然高于低收入家庭。
   也就是说,穷人并不会比富人智商低,但决定一个人能否“成功”的因素往往是这个人“所拥有”,并非“没有的”东西。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年少时“拥有的”与“没有的”,往往取决于父母。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Nicholas Papageorge教授告诉华盛顿邮报,有钱人家的父母更喜欢让孩子吃健康的食物,更喜欢给孩子的未来发展而投资。而这些都是居住在贫困社区的父母很少想到的。
   这让小编想到曾经风靡一时的“寒门贵子”理论。
   寒门出身的孩子,越来越难在当下的社会,仅凭赤手空拳打出一篇天地。
   2017年北京的高考状元熊轩昂在接受采访时说:
   农村地区的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学校,像我这种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还生在北京这种大城市,很多教育资源是一些偏远地区学生享受不到的,现在到处都是又厉害家里又好的学生。
   但生活中总有杠精。
   一位网友回忆说,在一次坐出租车时,司机说到自己一个牌友家的孩子。父母下岗,拿低保,孩子从小在麻将桌旁写作业,最后考上了华中科技大。
   “什么父母培养,都是扯淡。孩子不是学习的料,怎么都没用。”
   这种概率极低的事件,在一些“寒门”中往往被父母极力推崇。
   “寒门难出贵子”的原因是因为阶级的固化,贫富社区的问题是因为社区固化,但我们很难不把这两者联系起来。毕竟,贫富社区就是两个阶级的缩影。
   六神磊磊曾说,真正可怕的不是阶级固化,而是智商固化。
   当生活在贫困社区的人们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是环境资源的不对等,没有发现是教育的不均衡,没有认识到造成一代又一代重复“贫困”的真正原因是自我局限时,或许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承认,
   “优秀”是一种传承,是几代人的努力,而不是意外或者运气造就的。
   
   网民哀嚎:
   
   rty 发表评论于 2018-11-30 09:15:58
   There were many medical doctors whose parents were strip mall Chinese restaurant owners.
   
   nanxun_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21:34:42
   来自中国的多少偷渡家庭,最初条件还不如黑人,但人家的下一代都很努力上进,直至脱离这个贫民窟。不是住宅区限制了黑人不能走出去,而是不能走出去的人形成了这个住宅区。因果倒了,所以有些人总以为给钱给福利可以帮助他们上进,其实不是,再多的福利便利,他们还是留在了那儿。民权运动后这么多年,黑人为何没有大的改变?就像溺水的人,你伸出的手他都不愿拉住,你奈他何?
   南非就是最好的例子。
   
   Braunschweig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21:15:39
   这是美国的统计,如果有谁敢做个世界的统计呢?估计不敢,因为一定被主流扣上种族主义帽子。世界统计国国对比,一定看出种族的差距,这比其他什么外在条件都更难改变。
   
   lcxml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20:24:31
   我去过蒋介石的老家,那个都是好大一片房子,怎么滴也算个地主吧?
   孙中山旧居也去过,被修过了,不知道他经济如何。以前年轻,不懂得看经济。
   毛泽东家没去看过,据说请得起私塾先生?怎么滴也是个富农。嗯富农也是农民,但肯定不会活不下去。
   袁世凯不清楚。中国历史对这人评价不高,不知道会不会保留他的故居。
   
   方正land99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9:44:23
   红色越深,贫穷的密集度越高——南方深红州穷鳖多,每年去南方出差心情都很沉闷。
   
   westshore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3:58:24
   美国的初级教育经费直接与地产税挂钩,那么地产税高就会有比较好的学校。而房价高地产税相对就高,付得起高房价的人必然需要高收入,而高收入又与较好的教育程度有关。——完全赞同这个正比。
   
   天涯不此时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9:13:55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8:13:27
   
   吃素的狼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4:30:20
   大清朝晚期阶级固化封死了精英的上升空间,于是就有了乡下出来的蒋介石和毛泽东,把固化的阶级全部打烂颠覆。——你说少了两个关键人:乡下出来的袁世凯、孙中山,然后是乡下出来的蒋介石毛泽东。
   袁世凯是河南农民出身,孙中山是广东农民出身,蒋介石是浙江奉化农民出身,毛泽东是湖南韶山农民出身。所以闹革命的都是底层想翻身的人。
   
   孙小空2018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9:10:37
   关键是国家激励政策。
   若是有类似中国古代的21等爵位政策,哪怕是种地的种得好,都能有农爵,可以世代继承,就打破了阶层垄断了。
   
   无边无际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8:22:23
   我觉得智商和家教决定了一生。富人当然会竭尽全力让富裕传承下去。所以才会有了教育分化。如果穷人和富人享受一样的生活和教育,那才叫不平等。你以为富人的钱是拣回来的吗?那也是咱付出比别人更大的努力得到的
   
   润涛阎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8:13:27
   吃素的狼 发大清朝晚期阶级固化封死了精英的上升空间,于是就有了乡下出来的蒋介石和毛泽东,把固化的阶级全部打烂颠覆。——你说少了两个关键人:乡下出来的袁世凯、孙中山,然后是乡下出来的蒋介石毛泽东。
   袁世凯是河南农民出身,孙中山是广东农民出身,蒋介石是浙江奉化农民出身,毛泽东是湖南韶山农民出身。
   
   lake66 发表评论于 2018-11-29 18:13:15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