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谢选骏文集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谢选骏: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激发人们捐款的五种方法》(克劳迪娅·哈蒙德[Claudia Hammond]2016年 10月4日BBC)报道:
   
   1)不要依赖司空见惯的照片


   一种典型的呼吁方法就是在地震后我们常常看到的一种照片:一家人悲伤地站在倒塌的家园外面,等待救援。照片里,大眼睛的孩子对着你微笑。这类照片的思路是人很难抗拒可爱的孩子。不过,多个研究表明这类经典照片可能并不如你预期的那么有说服力。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研究人员让被试者访问特制的网站。他们可以通过网站捐钱给家人在泥石流或海啸中遇难的孩子。一些网站使用了长得非常漂亮的孩子的照片;而另一些网站使用了长相普通的孩子的照片。
   如果文字描述说这些孩子在自然灾害中失去了家园和父母双亲的话,孩子的长相并不会造成不同。但如果文字描述孩子的处境并不那么悲惨时,长得更漂亮的孩子就处于劣势。被试者认为这些孩子更聪明,有更多的能力自救。论文的作者认为,如果慈善机构希望提高捐款数额,他们应该刻意使用不那么好看的照片。
   
   在自然灾害发生后,如果我们看到了受灾者积极恢复自己的生活,我们就更有可能捐钱——当照片里的人显得较为积极主动,而不是被动时,也会更有帮助。伦敦大学皇家哈洛威学院(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 of London)的研究者哈娜·萨科夫卡(Hanna Zagefka)发现人们更倾向在自然灾害后捐钱,而不是在内战后,因为人们会认为前者的人为因素较少。但是如果他们发现受灾者在积极自救,他们就愿意捐更多的钱。如果受灾者被动等待救援,他们愿意捐的钱就比较少。所以,这里得出的结论是照片要显示出家庭努力为自己建造棚屋,而不是坐着等待救援的到来。
   
   2) 不要总是关注个体故事
   当发生重大灾害时,很难想象出当地到底在发生什么,所以筹资者会告诉我们个体故事,因为这有助于我们了解受灾者。这看似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我们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意识到他们面临的可怕的生活,为了减轻他们的痛苦而捐钱。但是我们听到的个体故事太多了,以至于这类故事的影响力开始减弱。非政府组织真正需要做的是培养愿意为组织贡献的人,因为这些人会反复捐款,而不是在个体故事的启发下偶尔捐款一次的人。所以,有时候慈善机构把关注点放在整体灾情上可能效果会更好。
   以色列的心理学家招募了300名被试者,告诉他们一个车祸生还者康复中心正面临财政削减的问题。被试者被分成几个小组,每组得到不同的情景。第一组被告知捐献的善款将用来帮助一个遭遇了严重车祸的女性。第二组被告知善款将用来帮助一个受伤的男性。其他组被告知善款将用来帮助康复中心的男性和女性,而不深入个体细节。
   
   我们的善意很容易被如何呼吁为何捐款而影响——平均来看,女性愿意捐35美元给这个特定的受伤的女性,对女性整体的捐款仅为16美元,但是男性愿意给女性整体捐更多的钱。这一规律在获得救助者是男性的时候发生逆转。换句话说,如果捐款者与获得捐款的人类似,他们就更愿意把钱捐给特定的个体,而非集体。但是如果他们不一样,那么捐款者会把更多的钱捐给集体。
   慈善机构需要做的是——如果它们能够做到——弄清潜在捐款者有无可能认同他们要救助的人。如果没有可能,那么采用较为抽象的概念更为有效,比如解决社会公正问题,或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3) 小心措辞
   改变一个词也可能对捐款造成很大影响。心理学家尼古拉斯·盖冈(Nicolas Gueguen)在布列塔尼(Brittany)的14个面包房进行了一项实验。他在每个面包房的收银台上放了一个锡罐,上面写了在西非多哥(Togo)一个慈善机构的工作情况。锡罐标签的内容只有一个词语不同。三分之一写的是“捐献=爱”,另外三分之一写的是“捐献=帮助”;剩下的三分之一只提到了“捐献”。当心理学家最后数钱的时候,他发现带有“爱”的字样锡罐中的钱数是带有“帮助”字样的锡罐的两倍。研究人员认为“爱”这个字传达了团结、同理心和支持的情感,这会让人变得更为慷慨。
   
   4) 捐款要公开透明
   我们都喜欢展现自己友善、大方的一面。2010年,日本进行了一项研究,被试者得到一笔钱,他们被告知要么把钱全部留下,要么把一部分捐给列表中的一家慈善机构。当他们认为眼前屏幕上的人正在看自己时,他们更有可能选择捐钱。
   
   慷慨带有一定攀比性——这意味着如果我们觉得自己会被拿来与他人比较,我们就会捐更多的钱——这种对慷慨形象的渴求对慈善网站产生了有趣的作用。虽然人们在网上捐款时可以选择保持匿名,但是大多数人会公开自己的姓名。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员最近分析了2500个在线捐款网页。他们发现当一个人比其他人更为慷慨时,捐款钱数立刻就会上升,平均提高10英镑。
   如果筹资者是有吸引力的女性,而出手阔绰的是男性,这一效果就更为明显。随后的男性捐款平均提高38英镑。所以,假如你正在尝试在网上筹集资金,而你又是女性,那么你可以尝试说服一个男性朋友在一开始就捐一大笔钱。还有拍照要保持微笑。研究人员发现微笑是影响吸引力排名的最大因素。
   
   5) 如果你要百万富翁捐款,那就不要假装他们可以从中获利
   
   当慈善机构要筹集大量善款时,有时候它们会告诉捐款者捐出一个大数目对他们自己或公司有好处。但是荷兰对633名百万富翁的研究认为这一做法可能会适得其反。
   每个参与研究的富翁要做两个游戏。第一个游戏中,他会得到100欧元,他可以选择留下钱,或者把钱送给他的对手,他被告知对手的收入非常低。富翁们平均送掉71欧元,是普通参加该游戏的人的三倍。不过,他们确实有慷慨的本钱。
   
   福布斯杂志估计JK·罗琳(JK Rowling)已经捐出1.2亿英镑给慈善机构——然后他们进入第二个游戏。这个游戏叫做最后通牒。这次,一个富翁还是得到100欧元,但是对方知道这一点,并且可以决定是否接受对方的捐款。如果他拒绝接受,那么谁都拿不到这笔钱。
   你可能会觉得既然这是白给的钱,谁会拒绝呢?事实上,有一半的人觉得如果对方的捐款低于钱数的20%,那就太不公平了,他们就会拒绝接受,让谁都拿不到钱。所以,这些富翁明白他们必须捐出合适的数目。让人惊讶的是,他们不像第一个游戏中那么大方。一旦他们开始计较得失,他们的利他主义心理就减弱了,这次他们平均捐出61欧元。
   从以上结果来看,慈善机构较好的一种做法是请求富人直接捐款,而不是暗示捐款者可以从中得到利益——把它当做某种投资。如果你采用后一种做法,那么你可能会让富人进入金融的思维模式,那样会减少慈善机构筹得的资金。
   
   谢选骏指出:上文研究介绍了许多捐款技巧,如何可以榨取更多的善款。但是他们殚精竭虑,还是忘记了至关重要的一条——最佳的榨取对象,是那些“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的人。因为人老了,钱却可能更多了;但是人老了,花钱的地方缺少了,因为花钱是需要力气的。没有力气的老人,也就没有花钱的地方了,这时候,就到了“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的时候。这样的老人,是最佳的榨取对象。所以,用“投资理财买保险”的名义,很容易榨取老人;用“慈善捐款积德”的名义,也很容易榨取老人。很多老人在气若游丝的时候,往往把最大的捐款用最轻易的方式捐给了最有名气的机构。所以,年轻人只会拿出小额捐款,大额捐款都要仰仗老人,没有力气花钱的老人。
(2018/1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