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谢选骏文集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军事秘密高于人道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谢选骏: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两个千亿的教训 金立亡于赌 京东困于色》(2018-12-04 商界洞察)报道: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掌门人之于企业,无异于萧何之于韩信。


   金立猝死:一把牌输掉7亿美元
   
   金立手机曾经比华为还牛,但现在,它的血已被榨干,静静等待死神的降临。
   
   “账上几十亿的钱都去哪里了?”
   
   2017年底,在股东大会上,几个大股东拍案而起,向董事长兼创始人刘立荣发出灵魂质问。刘立荣低着头,一言不发,用沉默来为自己争取时间。
   
   没有人想到,会议一散他就迅速逃到了香港“避难”,这一避就是十多个月。在这期间,公司诉讼缠身,股权遭冻结;员工工资延发,供应商围堵总部讨债;破产近在咫尺,试图引入外部投资……
   
   据一份疑似反映金立财务状况的《金立通信资产一览表》显示,目前金立总资产201亿,总负债281亿,净资产竟然为负80亿。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立不应如此。
   
   2002年,刘立荣创办金立,几年之内迅速完成三级跳;2008年,刘德华代言的“金品质,立天下”火遍全国;2010年,金立全球销量仅次于诺基亚和三星,成为国产一哥;此后几年,金立虽然迷失自己,但2016年,它重新找到定位,迎来冯小刚、余文乐、薛之谦等明星代言,接连冠名《跨界歌王》《最强大脑》等多档知名综艺……
   
   2016年,金立营收270多亿,净利润13.3亿。2017年,金立全年营收300多亿,现金余额更是超过10亿。就在形势一片大好时,董事长刘立荣却在赌博中泥足深陷,活活毁掉了金立的大好前程。据接近金立股东的人透露:“刘立荣在赌博上输了超过100亿,股东们推测过,他挪用公款的数目可能在60亿左右。”他还表示,刘立荣去过两次塞班岛,第一次输了20亿。第二次,家人和朋友亲自飞到塞班想劝他回头,没想到看到的是却是赌桌上堆积如山的筹码。“最后一把牌,就一把牌,一次性输了7亿美金。”
   
   就在前天(11月26日),刘立荣接受《证券时报》采访,面对记者追问,他亲口承认参与赌博事件。“没有100亿那么夸张,但十几亿总是有的。”他坦白挪用公司资金:“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有人说刘立荣在富豪圈的组织下去了塞班岛,从此爱上赌博。也有人说,刘立荣一直都有赌博爱好,平时打高尔夫、看球的时候都会赌博。不管是别人设套,还是自己管不住手,刘立荣终归是把金立手机玩死了。
   
   京东受困,一个饭局蒸发430亿美元
   
   近日,路透社又披露了刘强东性侵案的细节:“刘强东的一名女助理曾试图坐在受害女生与刘强东之间将他们隔开,但被刘强东警告‘别妨碍我’。刘强东在受害女生的公寓待了近4小时,洗过澡后全身赤裸地睡在床上,还有一些十分直观的证据,比如该女生保留的有刘强东精液的床单。”自刘强东被曝涉嫌性侵的80多天时间里,京东股价累计下跌逾30%,今年以来累计跌幅超50%,市值蒸发430多亿美元,距离破发仅一步之遥。
   
   紧握近80%投票权的刘强东是京东绝对掌舵者,他不只扮演京东创始人兼CEO的角色,更等同于京东的名片、旗帜和代言人。他的新闻左右京东的新闻,他的决定代表京东的决定,他的形象意味着京东的形象。跌跌不休的股价反映了资本市场对刘强东本人于京东作用的判断,也侧面突出了京东这家上市公司只有一号人物的隐患。
   
   事已至此,当初怀揣500元钱和76个鸡蛋进京读书的励志少年已消失不见;为宿迁招商引资大手笔发红包做慈善的草莽英雄、可以每天工作16个小时甚至亲自送货的尽责总裁形象轰然倒塌。烟尘化作无数张血盆大口,要吞噬的不仅是刘强东,还有为他个人行为与信用背书的整个京东,以及10万京东员工。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翻开中国近些年的企业发展史,创始人做死的例子不计其数:三鹿奶粉曾在田文华的带领下,发展非常好。然而这位女掌门人某天突然利欲熏心,竟胆大包天地往奶粉里添加三聚氰胺。2008年,三鹿奶粉“三聚氰胺事件”东窗事发,田文华被判无期,三鹿集团从此一蹶不振。
   
   国美集团创始人黄光裕将公司送上市,三度问鼎中国首富。2010年,黄光裕因行贿和内幕交易等罪,被判14年徒刑,处8亿罚金,国美错过了发展的黄金时期,如今存在感越来越低。
   
   山西前首富李兆会,和女明星车晓结婚后名气大振。然而沉迷资本运作后,他5年败光120亿家产,家族企业海鑫钢铁集团随之破产,本人也被列为“老赖”。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过如此。无论京东金立,还是上面这些企业,它们的败局都是因为创始人或“一把手”自制力不足,导致弱点被无限放大。
   
   任何一名成功的企业家,必定首先是一位懂得节制欲望,注重自我修养的人。马云、马化腾、任正非,虽然家大业大,却几乎没有任何个人不当的绯闻。因为创始人已经与企业形象密不可分,一旦出现不端行为,必定连累企业。他们个人的道德修养,已经成为企业长久发展不可缺少的支撑力量。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总之,企业家自我道德修养的高低,是企业行稳致远的关键所在。
   
   谢选骏指出:马云、马化腾、任正非,尚未盖棺,无法论定。但可以肯定的是,几十年来,没有一个中国首富能够善终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缺乏基督教精神的训练。没有基督教就无法组织欧美那样的跨国企业,只能造就华人社会的家族企业。甚至像共产党这样的跨国组织,也是外来的,而到了中国之后也慢慢沦为家族企业了。苏联的瓦解过程也是一个类似的过程,不过比中国的贪腐程度还是略轻。回顾现代企业,是在十字军东征期间发展起来的,所以贯穿了基督教的天国精神;连锁店就是仿照教会组织建立的,所以标准化程度比较高。欧洲企业后来虽然世俗化了,但是天国精神却转化成为企业精神,那就是为企业而企业,企业至上,超越个人,遑论家族。精神是超越物质的,所以好的企业第一目标并不是赚钱——无神论者可能有这种精神吗。所以说,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当然,这里的基督教不是指现代那些混饭吃的教会,而是指殉教者的教会——吃教者的教会,其实比现代企业还更缺乏基督教遗留的献身精神。
   

此文于2018年12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