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谢选骏文集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谢选骏: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尼采在大学时代是个“英国狂”粉丝,喜欢穿戴英国服饰、模仿英国腔调,因为尼采是达尔文主义者,就像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一样。因此我主张,与其把“will to power”(德文Will zu Macht)翻译成为强权意志,还不如直接翻译成为“炮舰政策”!
   
   

   《孟晚舟案疑只瞄准加国 北京讨好美国》(2018-12-19 法广)报道:
   
   因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案发酵传中国可能抓捕了第3名加拿大人之际,传出中国大批购买美国大豆为即将召开的中美贸易对话会议铺垫氛围消息。作为贸易停战协议的一部分,中国开始第二轮采购美国大豆。中国一家国有企业昨天交易购买了约90万吨大豆,总价值超过3亿美元,将于明年1月至3月出货。美国大豆出口委员会发言人证实了中国的采购,路透社今天说,中国开始贸易战暂停以来的第二轮美国大豆采购。四位了解交易情况的交易员以及美国大豆出口协会(USSEC)称,中国进口商周二重返美国大豆市场,着手两国同意暂停贸易战以来的第二轮采购。
   这些交易再次证明,中国正在兑现购买美国农产品的承诺,这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本月早些时候达成的一项贸易战休战协议的一部分。
   这轮新的采购提振了周二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指标大豆期货价格,不过中国采购速度慢于预期限制了涨势。
   尚不清楚中国会购买多少大豆。上周,中国多家国有公司订购了逾150万吨美国大豆,船期从1月至3月不等,为六个月来中国首次大规模采购美国大豆。
   一位交易商说,中国国有企业周二购买了15批船货,或约90万吨,发货日期为1-3月,交易价值超过3亿美元。
   据路透社说,美国大豆出口协会(USSEC)一位发言人证实中方恢复采购,这位人士引述在中国的消息来源,但不清楚购买数量。
   美国太平洋西北部和美湾出口终端大豆价格上涨1.5%,新一波采购行动促使出口商争抢由铁路或驳船从中西部产区运出来的供应。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大豆期货上涨约0.3%。
   自12月1日习特会以来,销售量一直令交易商失望,他们本预计会有大得多的采购量,以吸收美国创记录大量收成产生的庞大大豆库存。而特朗普上周在路透专访中表示,中国正在购买“大量”美国大豆。报道说,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报复性关税的措施依然在实施,这限制了中国民间大豆进口商向美国采买的兴致。
   中国去年进口了3,170万吨美国大豆,占美国出口量的近60%,交易额达到122.5亿美元。
   特朗普周一称,他已批准发放120亿美元农户资助计划中的第二批款项。
   报道指,近日的采购对农户没有多大帮助,但在下一轮美中贸易谈判前,确实展现了善意的姿态。美国在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移和工业补贴方面,对中国有许多抱怨。
   
   谢选骏指出:许多中文翻译者不求甚解,把尼采的“强权意志”翻译成为“权力意志”,文理不通。实际上,强权意志来自炮舰政策,来自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自弱肉强食,目前的中美关系当作是解。
   
   《加拿大外交部宣布其第三名公民在中国被捕》(2018年12月19日 转载法广RFI 呢喃)报道:
   
   加拿大国家邮报本周三引述该国外交部的消息称,华为孟晚舟事件之后,第三名加拿大公民在中国被捕。中国外交部表示不知情。
   
   继前外交官员康明凯和企业家斯帕沃在中国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被逮捕之后,加拿大方面宣称其第三名公民日前在华被捕。这一消息首先由加拿大国家邮报报道,引述该国外交部的消息称“已经在本周二确认,加拿大第三名公民受到中国政府的拘押,但无法证实该事件和华为首席财务官风波相连”。加拿大外交部一名发言人表示“出于信息保护的考虑,无法透露更多细节,但的确涉事的是一位加拿大公民”。在同一篇报道中,加拿大国家邮报称,暂时无法获取这第三名被中国逮捕的加拿大公民的身份信息,但“第三方消息显示,这不是一名外交官员,在中国也没有生意”。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表示:“加拿大将保护被关押的加拿大公民,我们寻求知道他们被逮捕的原因,并将和中国合作,向中国表示这是不可接受的”。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本周三的例行记者会上对加拿大方面所宣布的其第三名公民在华被捕的消息表示不知情。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加拿大处于取保候审的阶段,她被禁止离开加拿大,等待明年年初举行的听证会,届时她或将被裁定需被引渡到美国,接受美国指控其违反对伊朗制裁的相关审讯,若罪名成立,最高可被判刑三十年。
   
   谢选骏指出: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的背后,必须要有一个航母舰队,加拿大不懂这点,所以两面不是人了。
   
   网文《尼采的权力意志(will to power)的具体内涵与意义是什么?》(作者:Seigentlich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585821/answer/187418482)解答说:
   
   “权力意志”,英文是will to power,德文是Will zu Macht,will 理解为desire,zu 最好理解为朝向/towards,Macht无论质还是量都不是永恒固定的状态。 中文“权力意志”中的“权力”翻译得不是很好,容易引起普通人的误解,好像will to power和政治权力有关似的,其实指的是一种强力。但也不要简单在心理学上将“权力意志”理解为欲望、心理活动、人的意愿,更不要理解成物理学意义上的力量。“权力意志”揭示的是:人在本质上是一直要追求力量的,追求到后会释放,如果人失去力量就又会不断追求新的力量。这个权力意志不断上升/人不断汲取力量再释放的过程没有尽头,人需要不断地克服任何阻力/自我克服(self-overcoming)
   
   尼采认为任何一种存在物包括人在内都是一种权力意志:
   “道德”归根结底是权力意志的各种形态。power本来就是需要向上/释放的,如果力量无法释放/不能征服自己和所在的环境,力量就会反过来塑造自己的内心,不断开掘自己的内心世界,孕育了我们的各种道德观。(很大程度上,权力意志不能向外扩张,是因为强有力的外在组织形式——国家,尼采认为国家是突然出现的,导致人的权力意志一下子没法向外扩张,只能内在化;如果国家是缓慢地出现的,人就可以适应,不会克服不了阻力了。)
   任何认识knowing都是一种权力意志,truth只是我们设定的结果。一般而言,哲学(家)当然是要追求真理truth的,并且认为knowing并不认识knowing自身,我们认识的是truth。尼采指出: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knowing 和truth二者是等同的。柏拉图以来metaphysics的哲学都没有意识到:我们所有的认知/认识knowing 都只是一种权力意志will to power/Will zu Macht(追求力量的意愿),truth也不过是权力意志所创造、设定的,真理和上帝一样是人类的发明(尼采有一本著作《人性,太人性的》就是讲这一点)。
   哲学自然也是一种权力意志。尼采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提到过:一切都是权力意志,哲学是一种最强的权力意志。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哲学要追求truth,而truth真理是绝对不可调和的、排他性的、独断的(我认为我是真的,那么你一定是假的),要规定人生活的意义、规定全盘性的东西,完全不能怀疑。哲学家要追求的就是这种最高最神圣的东西。
   
   从根本而言,尼采说的权力意志will to power就是一种interpretation。他认为世界上不存在客观自在的东西,德国古典语文学界曾经试图要把文本text和解释interpretation区分开来,好像存在独立自在的text似的,但尼采说无论是文本text还是解释interpretation,都是will to power;will to power既是文本,又是文本的解释——用康德的话来说,既是本原thing in itself又是现象appearance。任何life都是在不断的解释Interpretating,即giving meaning/creating meaning,这样的creating meaning与已有的meaning有冲突和克服,要克服既有的所有meaning,这个过程没有终点。在这个意义上life就是will to power。也就是说,权力意志本身是要追求意义和价值的,但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是永恒的超越/值得生命完全否定自己来追求,如果这样的话,生命就会衰退,导致虚无主义。一切意义和价值都是临时的,等待另外一个价值来覆盖/改写。无论人/自然世界,都处于不断地再解释、再评估、再否定的过程(比如柏拉图-基督教-马克思共产主义等等,它们给人提供了目的、意义、用处、价值、功能,但会被新的will to power改写、取代,说明新的任何一种解释都是一种will to power,没有一个自在的end。)
   尼采提出了“视角主义”这个概念,意为life必然是视角主义的,从自己的角度理解世界,没有离开自己life 的客观真理知识。如果要追求客观性,life一定处于degeneration衰败的状态,will to power再也不能为自己提供perspective。真正的客观性就是在视角之中。(只有用权力意志这种interpretation,才能克服本体与现象等二元对立的观念,因为权力意志本身就是perspective。)
   总而言之,尼采认为life=will to power=interpretation。最高的权力意志体现在有限生命不断重复时都能热爱生命到这个程度:我的生命一次不够,我希望有来世,希望再活再活一辈子,哪怕每次生命重复、一点都不变化。
   作者:Aster Dracula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585821/answer/537510824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因为Macht(权力)这个概念马上就会使人产生负面的联想。正因为如此,我国学者一般都不愿将 der Wille zur Macht 译为“权力意志”,而是译为“强力意志”,甚至“冲撞意志”等等,以避免误解。但既然 der Wille zur Macht 是尼采的核心概念,自然不能光从字面意义上来考虑它的译法,更要根据它在尼采哲学中的特殊意义来决定如何翻译为好。张汝伦以为译为“权力”更能突出Macht一词的涵义。他说:“做主人,就是有权力,而不是一般的力或强力。有力者或有强力者未必是主人,只有有权力者才是主人。只有有权力,而不是强力,才能为自己设定条件,即价值。因此,der Wille zur Macht 只有译为‘权力意志’才能将这一术语言所蕴含的征服、掌控、克服和支配的意蕴表达出来。”
   这里所谓的权力并非指政治权力,也非指武力的物理强制力,而是指一种蕴涵一切可能、突破一切阻碍、积极向上的内在生命力。这种生命力完全由本能驱使,权力意志指的不仅是生命的原则,还是创造过程的原则,或者不如说生命就是创造的过程。权力意志实际就是生命力。为什么这种力量是世界和人的根本呢?尼采并没有做过多的本体论论证。权力意志与其说是形而上学的本体,不如说是一种经验的概括,带有假设性质。在他的眼里,世界处于万类竞长、生生不息的状态,这就已经证明了能动的生命意志的普遍存在和支配作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