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谢选骏文集
·0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2思想主权论
·0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0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
·1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谢选骏: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美NIH报告揭“千人计划”真相》(2018-12-16 综合)报道:
   
   本月初,被学术界非常看好、有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华裔物理学家、斯坦福大学年轻教授张首晟在美国自杀离世。据目前公开的资料显示,他可能是中共“千人计划”名单中第一个自杀的人。对于张首晟的离世,很多华人感到惋惜。但更多的人在斥责中共的“千人计划”,认为中共这个“吸引人才”的计划就是一个害人的陷阱,如果陷于其中就很难解困。

   
   华人对“千人计划”进行谴责,而美国人认为,这个“千人计划”使美国各地的研究机构成了受害者,那些入选了“千人计划”的研究人员,一手拿着美国的钱,一手替中共搞科研。
   
   NIH:华裔拿美国钱为中共搞科研——前天(12月13日),美国最大的医学科研机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顾问委员会向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成交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中列举了一系列利益冲突和违规行为,指出一小拨外国研究人员把美国的知识产权转移到自己的国家。报告的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共招揽海外学者的“千人计划”。
   
   NIH副院长塔巴克(Lawrence Tabak)是报告的作者之一,他对美国之音表示,一些人没有披露他们从外国政府获得资源,包括外国大学或者外国政府给他们支付报酬和项目经费,这是很普遍的做法。根据NIH的规定,他们拿了外国的资金后,是有义务申报的。
   
   对这个规定,中国人是应该理解的。因为我们中国人也有不能“脚踩两只船”的说法,不能拿着张三的钱,去给李四做事。不仅如此,塔巴克还介绍了更荒唐的事,一些研究人员隐瞒了他们与其它机构的联系,甚至在外国设立了实验室。这些人“接受NIH的资金,本应该为NIH做研究,但他们却跑到外国去做研究”。塔巴克说,“我们有非常明确的规定,评审员不得和他人分享资料。”但是他们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研究人员试图破坏研究院的“同行评审”(peer review)系统,要把科研申请书、提案和会议内容分享给不是评审员的人。报告的另一位作者、NIH顾问委员会共同主席威尔逊(M. Roy Wilson)指出,“这不是零星的问题,问题很严重。”
   
   当然,其它国家的研究员也有可能做这种事,可能也存在类似问题。但美国之音表示,这份最新调查报告的关注点就是中国的研究员。报告中特别指出,有一些中共“千人计划”的成员就是NIH的评审员。威尔逊对《波士顿环球报》旗下的STAT网站说,“入选千人计划的一个关键资质就是能接触知识产权。”这不是说美国对华人有什么成见, 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人。最起码在塔巴克看来,绝大多数的华人是“守规矩的”,在努力地“为科学事业做着贡献”。他告诉美国之音,最近几次他告诉一些与中共没有瓜葛的华裔科学家,坦诚地向他们保证,“研究院支持他们的工作。”
   
   不过,塔巴克和研究院的安抚,作用可能不是很明显。有海外华人私下里就说,“凡是跟中共走得近的,都有点人人自危”。尤其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让一些有中国背景的研究人员感到不安。
   
   FBI调查“千人计划”人员——大家还记得,柯林斯在8月20日写信给大约一万个NIH资助的机构,要求他们明确披露各种形式的支持和资金来源,包括来自其它外国政府和外国机构的支持。并且鼓励他们与FBI联系,讨论知识产权和外国干预的威胁。随后有消息说,德州的一家研究机构根据FBI提供的名单,开始解雇中共“千人计划”的华人学者。美国之音当时表示,这个消息虽然没有得到官方证实,但中共的“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以及其它合作项目,的确成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关注焦点。
   
   众所周知,所谓的“千人计划”,这是中共从海外引进高层次人才的计划简称。从2008年开始执行,中共已经分十几批引进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都是55岁以下的博士。引进的人才包括在国外著名大学、科研院担任相当于教授职务的专家学者、在国际知名企业和金融机构担任高级职务的专业技术人才和经营管理人才等等。据中共自己披露的数字,到目前为止,已经先后引进了8000人左右。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风声太紧的缘故,中共可能把吸纳人才的“千人计划”悄悄转移到了“地下”。网上流传一份疑似中共官方的文件,上面明确要求“做好海外人才安全保障工作”,文字通知中不能再出现“千人计划”这个字眼。时事评论员田园博士表示,只要上了中共的“千人计划”名单,接受了中共的好处,那么就得给中共做事,它绝对不会白白给你好处而不图回报的。你拿着美国的钱,然后给中共去做事,这当然不行。哪个国家也不会允许的,用中国人的话说这叫做“吃里扒外”,是很不好的行为,令人所不齿的。
   
   网民哀嚎:
   cnmwmd 2018年12月16日 19:00
   一千个间谍就这样被曝光了,能不蠢点吗,偷东西还留地址!
   
   谢选骏指出:这不是蠢点不蠢点的问题,而且犯了战略错误了。千人计划如何从美梦变成了噩梦?就像他的双胞胎孔子学院一样?原来,这一对难兄难弟都是豆腐渣工程!千人计划是“拉出来”,孔子学院是“打进去”——本来都是地下工作的秘笈和套路,可以无往不胜,玩弄美国就像玩弄台湾一样驾轻就熟的。但是缺点,就在于粗制滥造,过于浓重的土八路的中国特色了,结果就就成了豆腐渣工程的八嘎牙路。这就是一个战略错误。土八路只能玩弄土的,例如包产到户;无法玩弄洋的,例如一带一路——为什么呢?因为土八路是地下党,只能在背地里活动,无法端上桌面的。所以,地下党一旦变成了地上党,就会亡党亡国!大家总结苏联灭亡的经验,有一两百条之多,但偏偏忽略了这一关键条目——中共1949年依据苏联指示建国时,只有50万党员,现在有了9000万党员,为何反而虚弱不堪了?因为50万地下党变成了9000万地上党,受到了全民的监督与围困,能不像苏联一样崩溃吗。地下党见不得光,所以才有杀伤力,一旦见了光,只能制造豆腐渣工程。
   
   《YouTube被红色渗透 一场针对自由民主的围猎》(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7日 首发)报道:
   
   YouTube被红色渗透 一场针对自由民主的“围猎”与八年前的爱恨情仇
   
   正值美国等西方政府对中共的红色渗透觉醒,并开始组织有效反击时,在YouTube上的宣扬自由民主中文时政频道却被卡住了喉咙。
   
   据了解,今年以来,YouTube开始出现一些反常现象,一些宣扬自由民主的中文时政评论频道节目点击率锐减,如一个著名时政评论人的节目播出五六个小时,点击率保存为1;一些节目点赞数昨天100,今天变为10等等。这些还微不足道,更令人震惊的一些批判中共极权暴政和宣言自由、民主的频道陆续被YouTube通知取消广告收入,如博讯频道“博讯直击”和“独家”、 夏业良的频道“经世济民”、陈破空先生的“纵论天下”以及黄河边的频道“黄河边播报”等等。据悉,陈破空先生只得通过会员网站收入维持自媒体。在这场针对自由民主的精心“围猎”中,一个个批评中共的频道已经或正在成为待宰的羔羊。
   
   YouTube的突然“断油”使这些自由民主频道面临空前的生存危机,不仅发展无望,而且魂断疆场指日可待。这些频道既没有暴力、色情,也不存在侵犯版权,仅仅是时政评论,YouTube断油的理由是什么呢?为什么在言论自由的美国,自由民主频道反被卡住了喉咙,成为民主自由的反讽?为什么中共的大外宣频道却锦旗飘扬、凯歌高奏?YouTube这到底是演的那一曲?
   
   要破解这个谜团,或许我们还得说说八年前Google与中共的爱恨情仇。2010年,以“不作恶”为行为准则的Google公司在中国遇到了麻烦。中国的言论审查与Google的自由言论原则发生了碰撞,并最终Google关闭了中国大陆的搜索服务,转用香港域名和服务器,从而事实上退出了中国。而这八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快速增长,从 2010 年的 3.03 亿增长到现在的 7.53 亿。Google为它坚守的理想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于是,Google面临一个重大的选择,坚守初心还是重返中国?Google显然已经做出了决定。
   
   2015年谷歌前董事长兼CEO埃里克·施密特表示,谷歌将在未来10年内,用“encryption(加密)”技术进入审核制度较为严格的国家,其中包括中国和朝鲜。2016年6月1日,谷歌现任CEO桑德尔·皮蔡表示,关于谷歌搜索等服务回归中国市场一事需要与中国政府方面进行谈判,并表示:“如果我们能妥善处理相关事宜,谷歌非常希望能重返中国。” Google 开发者大会于2016年12月8日和2016年12月14日分别在北京和上海举办。2017年5月,中国乌镇围棋峰会在乌镇互联网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此活动是Google举办。自2018年8月,The Intercept报道Google正研发自我审查版的搜索App,此项服务将以“Dragonfly蜻蜓”为代称。该搜寻引擎会将中国政府认定的敏感词汇、图片或网站屏蔽掉。
   
   8月,美国国务院一名官员针对谷歌计划在中国重新推出搜索引擎的报道说,美国“仍然对中国长期以来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做法深感关注”。这位官员说:“我们强烈反对中国强迫美国公司屏蔽或审查网上内容并以此作为市场准入的条件。”来自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与另外五名来自两党的议员联盟写信,要求谷歌公司做出解释。Google急切地重返中国想法和近年来与中国的紧密互动,使人很难不联想到YouTube近来的闹鬼。2006年11月,Google以16.5亿美元收购YouTube,并把其当做一间子公司来经营。
   
   美国知名智库加州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11月29日发表213页的重量级报告——“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Chinese Influence & American Interests: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对中共全面渗透和操弄美国政府、大学、传媒、智库、企业和侨界提出了警告。
   
   Bloomberg记者Eli Lake披露,谷歌雇佣中国人发展中国监控项目,他认为其中不乏中国间谍。在12月14日Fox新闻中,评论人士Robert Siciliao先生认为,经美国安全部门调查,谷歌的一批员工,均为中共官方服务。这些人鼓动谷歌员工反美!蜻蜓计划的真相是:怂恿谷歌研发,然后有中共间谍剽窃其技术。
   
   面对YouTube对中文自由民主频道的打压以及上述,笔者有理由怀疑,这不是商业行为,而是来自于中共的定点清除,YouTube已经被中共红色渗透。
   
   笔者希望YouTube公司能够对其行为做出解释和改变,也希望引起美国政府和议会的高度重视。尽管自由民主的中文频道处境艰难,但这些自媒体人仍然坚守着,每天都有新的视频上传,批判中共独裁暴政的声音没有停止。让自由民主和法治的阳光照耀在中国的大地上,是他们守望的梦想。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