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独往独来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三》: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四》: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民声著《五完》: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宣扬“伟光正”难掩“假大空”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陈果:中共打死都回答不了的88问
·许茹:占中撕开中共对海外媒体的红色渗透
·雷声: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宋美龄生平简介(一)
·宋美龄生平简介(三,完)
·宋美龄生平简介(二)
·杨光:习近平的基因决定论与血统主义价值观
·杨光:金家父子的“艺术天才”与习近平的“文艺座谈会”
·前大连尸体工厂员工曝恐怖内幕
·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张洞生:吃共产党饭的梁振英,却敢于砸一下共产党的锅
·杨宁:吉鸿昌李大钊要骗中国人到何时?
·重磅内幕 秦城监狱中共最高层的娇妻 美女们惨遭蹂躏
·张洞生:习大10.15召开文艺座谈会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在文革中遭活摘器官强奸致死的美女们
·RFA独家鲍彤:漫谈被毛邓摧毁了的孔子学说
·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学习习近平讲话座谈会纪要
·五丘:“红歌”作者【唐璧光】的泣血人生 与毛泽东的“三项历史记录”
·【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横河评论】象牙走私和高铁折戟
·【九评之三】评中国共产党的暴政
·【九评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
·【九评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
·【九评之六】评中国共产党破坏民族文化
·【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
·【九评之八】:评中国共产党的邪教本质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 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27人轮奸 蒋介石发通缉令
·朱忠康:从石成钢到芮成钢
·【九评之九】:评中国共产党的流氓本性
·57反右是中国大灾难的开始
·余杰:阻挡民主如同风中吐痰
·邓晓芒:幸好我们还在,不然就死无对证了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毛岸英牺牲真相
·高鹏飞:给毛粪的一封信
·池步洲:密码界天才奇勋
·前所未有!官媒曝光“红二代”将领超长名单
·余英时:从中国史的观点看毛泽东的历史位置.
·作为习近平的远方亲戚,再顶着巨大的生命风险告诉大家实情
·当今中国45个荒谬的现象
·斯大林情妇回忆录:苏共高层的淫乱与残暴
·老庚:习近平与李克强解不开的“死结”
·中国最危险的十类富人 刘晓庆居第四
·劉曉
·丁小明:中国共产党的百年演变
·我喻培耘:敬重王,但对现行反腐败运动已无任何兴趣
·李洪恩:谁是中国最大的敌人?
·苏联送来的潘多拉魔盒
·张洞生:中共拿孔子当救命稻草在全世界招摇撞骗,能救中共吗?
·从孙海英看中共对民众洗脑的归宿
·[转贴]不仅仅是眼泪:夹边沟记事
·张洞生 :将毛邓江胡们的巨额稿费当做‘党国机密’的恶规必须废除
·“反美斗士”司马南突然移民美国:网友很气愤
·批毛远甚彭德怀 庐山会议另一封万言书
·胡星斗: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东方历史评论|窃国者普京
·最新中国贪腐10亿以上的官员排名
·郑然:习近平确实是最合适的选择。中共不死,权斗不已。
·格丘山: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张洞生编辑: 中共派网特来海外中文媒体里耍流氓暴露了中共邪恶无耻的嘴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华邮踢爆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收了钱为华为好话说尽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麦燕庭 发表时间 10-12-2018 更改时间 10-12-2018 发表时间 10:11
   media上海一家购物中心附近的华为公司 2018年12月6日路透社
   
   华为虽然被美国政府视为“生人勿近”的一家中国私营电信企业,但美国最权威之一的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根据华盛顿邮报一篇专栏报道,不但收取华为大笔的捐助,而且还为华为好话说尽。


   
   美国亚洲协会旗下中美关系资深学者费希(Isaac Stone Fish)在华邮撰文指出,布鲁金斯去年7月发表一分题为《安全城市创意的好处和最佳做法》的报告,里面包括了一个个案参考,以非洲肯尼亚首府奈洛比(又译内罗比)和中国的辽宁为例。
   
   费希的文章指出,布鲁金斯的报告刻意不提为上述两个“例子”城市提供科技设施的,正好是备受非议的中国电信企业华为,报告的意思显然有意指出,安全城市的设施,非华为所提供莫属。布鲁金斯这份报告确实在末段提到:“这份报告得到华为慷慨的大力支持。”换言之,布鲁金斯在一份由华为赞助的报告中,大肆褒扬华为的科技。
   
   文章指出,尽管布鲁金斯副会长坚持,该研究所对赞助者有严谨的指引,“布鲁金斯不会接受意图削弱研究学者独立性或其他意图施展影响力的捐款或赞助者”,但布鲁金斯这次与华为的关系,确实涉嫌利益冲突的问题,尤其是华为一直被美国视为一家麻烦而有问题的企业。华为的财务总长孟晚舟12月5日就因为涉嫌违反伊朗制裁,在美国要求下被加拿大当局拘捕等候引渡。
   
   这个行动不但加深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紧张,并凸显了为什么美国处处对华为予以防范。2018年5月,美国国防部建议美国军事基地的商店停止出售华为和中兴生产的手机,因为它们或“构成不可接受的风险”。
   
   文章引述布鲁金斯的年报指出,从2016年7月至2018年6月,华为透过旗下的美国子公司FutureWei科技公司,向布鲁金斯研究所捐出至少30万美元。研究所的副会长强调,为了秉承该所对透明度承诺,华为对该所的捐助都反映在2018年、2017年和2013年的年报之中,而华为只在上述年度向布鲁金斯提出捐助。然而文章却踢爆,华为在2012至2013年间,向布鲁金斯分别捐出10万和24万9千美元。
   
   文章进一步指出,撰写上述安全城市报告的学者是韦斯特(Darrell West),韦是布鲁金斯的副会长以及旗下科技创意中心的创办主任。韦之前是布朗大学教授,曾经出过19本书,是一个备受尊敬的科技政策、私隐和安全事务专家,但韦斯特与华为之间的关系,引发这位学者的独立性,并同时反映了中国对美国主要智库的全面影响力。文章作者费希曾多次试图接触韦斯特,但韦拒绝回应。
   
   文章又指出,韦斯特在2008年加入布鲁金斯,他与华为之间的关系可追溯到2012年。根据华为的官网,韦斯特当时出席华为在巴塞罗那举办的一次座谈会,主讲有关宽频的议题。而根据韦斯特在2014年所撰写、布鲁金斯出版的《亿万富豪:上层社会的折射》一书,韦斯特在一次科技研究会上认识华为的创办人任正非。尽管多数的报道都形容任正非是一个低调的人,但韦斯特在书中形容任是一个“迷人、优雅和有趣”的人。
   
   2014年,韦斯特又出席华为在米兰主办“华为创意日”,并发表演说。在同一时候,美国政府已经差不多禁绝华为所有的产品在美国市场出售,而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在2012年10月的报告中,已经指控华为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但在米兰的那一次会议上,韦斯特却站在华为的一方,声称“我认为华为被美国政府单挑出来,是不公平和反效果的”。韦斯特2016年亦出席华为在巴黎举办的第四届“欧洲创意日”。
   
   文章进一步指出,韦斯特最令人非议的行动,是2017年11月华为在吉隆坡举办的一次会议上,他发表一份调查报告。华为的官网亦发表消息称“布鲁金斯研究所在华为的2017年亚太创意日”上发表一份全球安全城市创意的排行榜,网上同时刊登了韦斯特演讲的照片,而且还在报告的幻灯片印上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官方标记。当被问道有关做法时,布鲁金斯的副会长说,“这并非是我们认可的最后版本,因此我们正与华为联络,要求他们消去标记,这显然是不正确的”。
(2018/1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