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谢选骏文集
·基督教中国新时代
·美国综合国力是中国的几倍
·大汉奸林彪惨死是因为他害惨了中国人
·独裁者拒绝承认气候变暖的责任
·鱼类和鸟类的犯罪心理学
·中国开始统一日韩、征服亚洲
·同性婚姻是减少国民总数的有效方法
·共产党中国能造三十艘航母吗
·美国人移民加拿大改写全球权力中心
·共产党买下了法国广播公司
·绑匪的慈悲、王八的松口
·欧盟出尔反尔勾结纳粹
·汽车是理想的自杀工具
·大而无当的军备竞赛只是在浪费资源
·现代人的生命神话
·阶级斗争就是肆意犯罪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而非相反
·医患不能两立的共产党中国
·马克思主义就是诈骗集团的话术
·大数据整合导向全球政府的诞生
·淮海战役是民工为自己和子孙挖掘的巨大坟墓
·中国大陆正在倒退着继续开放
·俗人退休才知道人生的意义
·投降派的逻辑
·华国锋脸上的横死纹
·神话就是语病——所指变出了能指
·量子霸权之下的全球政府
·商业窃密是全球化问题
·公民是无法控制的
·他们不要我的脑袋(软件)就要我的脑袋(硬件)
·看守所是灵魂的炼狱
·人民领袖就是要抓住人民的领子和袖子使劲整治
·圣诞节是基督教对于异教的胜利纪念日
·国内王八就是国际乌龟——“国际乌龟国内鳖”
·自由是自由社会的最大敌人
·AQ就是关系学
·秦始皇君臣亲手埋葬了他们的帝国
·绿色恐怖对抗红色恐怖
·帝国就是废物的组合
·2020年人民币沦为卢布还是金圆券
·时代革命与八九民运都是对共产党的免疫反应
·纽约时代广场百万人挑衅上帝
·老美是中共的奶妈,现在断奶太早
·日本侵略者是中国共产党的先遣部队
·遭到阉割的出版物不如不出
·顾顺章是毛泽东狼狈为奸的搭档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黑鹰坠落是否斩首行动
·伊朗将军是美国国会弹劾案的替死鬼
·川普出卖耶路撒冷引爆了中东炸弹
·香港正在经历社会主义改造的撕心裂肺
·厚黑学就是废垃学
·独裁者是一块最大的废垃
·共商国是变成了共殇国是
·台湾黑鹰坠落是否大陆斩首行动
·失业是重新创业的开始
·白人身上都有黑人血统
·假新闻就是哲学意义的真新闻
·漆黑的空间是光明的起头
·漆黑的空间是光明的起头
·澳洲大火是选民自焚的结果
·三自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
·全球内战使得中美又成一夜之间的露水盟友
·得过且过的好处
·野生状态对于人类的益处
·为何寒带的人比温带的人更为懒惰
·千禧一代决定了下一个千年的走向
·温州教会与中国教会自立运动
·成王败寇是小民的逻辑
·人可以解决事情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中国人为什么憎恨乌鸦
·中国人为什么憎恨乌鸦
·泼墨女孩的中国梦
·王怡牧师可能是一位世界历史性的人物
·台湾大选所体现的南北朝政治
·共产党国家是真正的纸牌屋
·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动物哲学是成功的关键
·民营资本也是红色资本
·斩首领袖的新时代
·日本当局放走了逃犯戈恩
·全球政府撕毁国际法、践踏国内法、瓦解联合国
·印尼如此强奸了英国,回民如此淫乱了麦加
·不要妨碍他日理万鸡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八国联军的代价
·“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乌克兰航空班机伊朗坠毁的最大嫌犯是俄罗斯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谢选骏: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日本“佛法”与“王法”的圣俗千年争》(2018-11-11 联合新闻网)报道:  
   
   最近台湾一部宗教基本法草案,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反对者认为如果这部法案通过,则台湾将变成信仰团体凌驾所有公权力的宗教国家。也有一些贊成者认为,这部法律多少可以防止政治权力的黑手再次像过去党国时代一样,把宗教团体收编为体制内的动员机器。


   
   政教分离一直是现代民主国家的最高原则之一,但是这个最高原则却也很难办到。就连美国在作证时也要手按着圣经宣誓,不禁让人想说这位宣誓的仁兄如果是位穆斯林或是居士大德的话,嘴里说过“我发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时,心里到底会murmur些什么。其实在佛教里,一直都有“王法”和“佛法”这两种说法。佛法当然不必再作解释,王法指的就是世间一般法则或是国家君王之法,而对佛教团体来说,两者是互立而不冲突的。但这说的也只是“理想状态”,事实上两者互相勾结或互相扯后腿的情形多不胜数。拥有神道和佛教两大“强权”的宗教大国日本,自然也逃不出这个宿命。
   
   自称为神明子孙的天皇家,从古代就有所谓的“官国币大社”制度,币指的就是“币帛”,也就是献给神明的供物,“官币”指的就是由中央政府、而“国币”则是由地方政府负责提供祭祀经费的各级神社。平安中期完成的法律规则“延喜式”,50卷里就有10卷是神道的相关内容。被视为神道最高峰的伊势神宫,过去还是由未婚的皇族女性担任所谓的“斎王”。在日本早期历史,“政”这个字就像它的日文念法“まつりごと”一样,根本几乎和“祭事”等同意义。
   后来佛教传进了日本。这个当时东方世界的普世价值可不像现在被定义为“宗教”,而是追求真理的科学(不要笑,你先看看你身边现在还有多少人把宗教当成真理的)和先进技术的综合体系。日本为了让自己可以成为在世界“站起”的国家,自然用官方力量系统性地输入这个体系。虽然现在可能难以想像,但佛教在日本曾经兴盛到几乎把神道逼到无处可退——毕竟比起拜自己家附近土里土气的王爷公或姑娘庙,皈依先进国家来的seafood好像比较威一点。
   过去在日本时代的台湾各地兴建神社,是明治之后政府为了让天皇家成为国民集结中心的“国家神道”人造结果;以前的日本可是佛祖为了拯救永为神身而“难以解脱”的日本神明们,还在神社里设置所谓的神宫寺,方便让神明们听经修佛的。
   为了挽回这种劣势,神道在后来还发展出“本地垂迹说”,也就是说其实日本的神明们原本都是佛菩萨,是为了救渡日本这些信徒才化身成比较亲民的神明模样。本地垂迹说的最着名产物,就是日本宗教信仰里独有的各种“权现”。所谓权现指的就是“暂时显现的姿态”,用这种含煳的解释统合了佛教和神道两种信仰。在日本这种现象被称为“神佛习合”,在台湾比较接近的例子,就像道教的宫里会有观音佛祖,关圣帝君成为佛寺的伽蓝菩萨等等。
   因为日本佛教是官方导入,所以奈良时代的所有佛教建筑和人事经费都由政府负担,当时的和尚完全等于国家公务员。也因为这样,出家必须要经过国家认证,每年各宗的出家人数都有数量规定,这种制度称为“年分度者”,年分度者的数量也自然决定了这个宗派的兴盛与否。这个时期的佛教专为国家服务,修行内容也偏向经典的学术研究。因为位于奈良,所以也被称为“奈良佛教”,或是以奈良的别名统称当时兴盛的华严宗、法相宗等宗派为“南都六宗”。
   奈良佛教的伟大遗产,就是今天以专咬中国人的护国神鹿闻名的东大寺,和相邻不远、以美少年正太之姿而被称为“佛教贵公子”的阿修罗像闻名的兴福寺等巨大古寺。而这些古寺也开了一个恶例,就是在模仿大唐土地公有制的当时,这些寺院和好邻居春日大社等神社,就以“奉献给神佛”为由,开始拥有了许多被列为班田制外的寺田、神田用来支付营运费用。这种立意于圣俗分离的作法,却导致了后来寺社极度世俗化而且还越来越大尾的恶果。
   奈良佛教的伟大遗产,就是今天的东大寺。奈良时代的土地公有律令制终究不符合人想要拥有私产的共通慾望,到了奈良寺社开始出现巨大影响力,而让天皇家生气而把首都迁到京都的平安时代,律令制根本名存实亡而让国家收不到多少税收。而且公费支出的东大寺其实在过去兴建的时候,就因为经费不足而把募资重任交给了当时的私度僧行基。这位在各地行善并且追随者众多的民间没牌和尚,还曾因为影响力太大而被国家处罚,结果为了要他去找钱以便发包工程,就收编了这位“违法”的法师、并且赐给他“大僧正之位”。
   可见所谓的圣俗分离是个假命题,事实上“王法”和“佛法”本来就时而连合时而对立,但两者永远难分难捨。律令制崩坏后,贵族们纷纷以“庄园”(也就是别庄)名义躲避国家征税,并且因为别庄是私人财产,自然官员们除了不能征税之外,更不能进来访视调查,这称为“不输不入之权”。
   贵族们都能如此,寺社们自然不落人后。而且这是神明佛祖的地产,你好大狗胆敢进来啰嗦这样。寺社在拥有了大片庄园之后,影响力更为巨大。再加上过去国家支持佛教的传统,有许多寺院迎接皇亲贵族之后前来担任住持。
   这种称为“门迹”的传统除了可以让寺院加强和当局的关系,对贵族们来讲也有让多余子弟找个好出路、还不会产生后代继续消耗家产的好处。结果一路发展下来,到了鎌仓时代中后期时,各寺社都发挥各自的影响力,而争取到各种“座”——也就是商品的垄断专卖权。
   这下子佛门圣地有人、有地、有财源,自然会担心有人来抢来啰嗦了。所以许多寺社开始找来了一些敬神修佛、但是稍微身强体壮的同修进来,这些馆长的前辈们在神社被称为“神人”、在天台圣地比叡山则被称为“大众”,负责用比较冲动的方式告诉世人们神明和佛法的伟大。
   这些宗教团体只要一不开心,就会神佛一体由僧兵们扛着神社的神木或是神轿,上京威力展示一番。这种行为称为“强诉”,连白河法皇和平清盛这种一代权力者都吃过亏。后来一直要等到战国时代的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才开始用“物理方式”让这些宗教团体安静下来。
   而与国家权力无关、起于民间的净土真宗门徒,也在本愿寺壮大之后被列为“准门迹”。失去了利权和武力的宗教团体,在江户时代的“宗门改”制度下,寺院成为幕府掌握户口的机关。这也是现今大多数日本人虽然没有特定宗教,却拥有各家传统的“宗旨”,并在丧事时让固定寺院办理的原因。
   明治时代,政府曾经想要大力整合所有佛教宗派,还发生过激烈的“废佛毁释”风波。这个尝试最后失败,而以各宗均尊伊势神宫、奉拜神宫大麻的妥协结束,但政府深入控制宗教团体的方针,则随着日本军国化而日渐严重,各教派甚至成为日本对外攻略的先锋部队。也因为这种历史的反省,所以战后的《宗教法人法》给了宗教团体极大的自由空间。
   不过90年代的奥姆真理教事件,再次重击了过去由文部科学省主管宗教团体的宗教自由化方针,而让《宗教法人法》又经过了一次重大改正。现在的宗教法人必须提出干部名单和财产清单等资料,并且对于宗教团体的免税优惠也有种种审查,以防宗教洗钱的老招发生。一些比较奇怪的宗教团体,也变成了公安警察的监视名单。而在政治上,像公明党或幸福实现党这种明明主体就是创价学会和幸福的科学,但是为了遵守政教分离的原则,在官方资料上,不管是干部或是财政也都是划清界线,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宗教团体的票源支持。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就知道“圣俗分离”是个难以达成的理想。宗教团体一样是人的结合,理论上它就必须受到社会及法治的规范——虽然每个信徒都觉得他的神是超越世间一切的。过去也不乏许多当局为了达成政治目的,而用公权力威胁利诱宗教团体为其羽翼、甚至勾结的例子。但是针对现代台湾许多的信仰乱象,为了防止宗教团体独大、或是相反因为信仰被修理的憾事再次发生,透明化、法治化或许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不然一个社会大家都觉得当seafood最爽的话总是很那个的。
   
   谢选骏:上文不懂,圣俗分离不是一个哲学问题,而是一个权力问题——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何以见得?因为代表政的幕府与代表教的天皇,这个对立千年的二元结构,正如欧洲的代表政的国王与代表教的教皇的对立千年的二元结构,才使得封建主义得以巩固,成为文明的星罗棋布——不至于像中国的隋唐那样过于迅速地统一,反而削弱了文明持续发展的潜力。所以我说了,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在现代迅速地现代化了,而可怜的中国,至今还在党国政教合一体制下呻吟,苦苦挣扎,没有出头的日子。
(2018/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