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谢选骏文集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老毛要毁灭别人的青春才能获得自在和自信
·拍脑袋与瞎指挥
·拜登越穷越革命
·拜登是不是中共代理人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傅高义吃了不少人血馒头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老革命的最后一笔党费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网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络互连终于把思想和行为连为一体了
·鸡肉比大便还脏
·美国也应该变成“拿大家”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为爱犬取名“公安”、“书记”、“主席”该当何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谢选骏: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不选特朗普,也是美国的“民心所向”》(国际观察 2018-11-07)报道:
   
   在全球的紧张关注下,2018美国中期选举终于水落石出。


   
   令全世界松一口气的是特朗普终于未能再创奇迹,失去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由于此前特朗普一再声称这次中期选举是对他的信任投票,CNN的民调也表明,十个选民有七个认为这次投票是发给特朗普的信息,这个结果当然可以看作他的失败。
   
   特朗普拥有一手好牌:既有短期的经济利好,也有个人特质和网红政治人物的完美结合,更有宏大的时代背景所支撑。而且,他也是美国历史上中期选举助选最多的总统:五天内穿梭八州,参加十一场造势活动,可称前所未有。但何以最终还是铩羽而归?
   
   首先,美国的政治历史规律十分强大,在没有发生特殊事件的情况下,很难改变。执政党在中期选举败选从内战以来基本上都是如此。特朗普虽然是政治异类,但显然还没有强大到仅靠一已之力就能改变历史的程度。中期选举除了显示要制衡和分权外,它已经不能成为衡量一个政治人物执政业绩的标准。
   
   其次则是本次中期选举高得不正常的投票率。这是特朗普败选的最直接原因。在全国而言,特朗普其执政两年后的支持率只有39%,创下自二战结束以来历任总统最低纪录。但中期选举一向投票率低于总统大选20个百分点左右,中间选民很少参与,主要是各自基本盘的较量。这本是特朗普扬长避短的一场选举。而且历史经验也表明,共和党的支持者积极性要高于民主党。但这一次,投票率高的反常,特别是女性和非白人年青人投票率更是高的出奇。
   
   女性投票率高,原因应该和今年有太多的女性候选人有关:仅竞选国会的女性候选人就高达令人瞠目的261人!大量女性参政从政,自然引发女性投票的积极性。
   
   特别令人称奇的是,尽管拉美族裔有2900万合格选民,但过去投票率一向很低,2014年中期选举只有27%。2016年,特朗普对拉美移民屡屡出言不逊,本以为会刺激他们出来投票,结果投票率不增反降。但这一次却一反常态,纷纷走进投票站。
   
   由于特朗普经常发表歧视女性、攻击和抹黑少数族裔的言论,所以这两个群体的高投票率自然对其不利。女性选民支持民主党的比率一直比共和党高10%,在卡瓦诺大法官性侵丑闻后,更上升到14%。因此整体来看,投票率高的如此反常的原因应该还是要归功于特朗普自己。他这两年“大刀阔斧”的执政,令反对他的群体有“切肤之痛”,尤其是那些没有投票的群体现今更是大大觉悟。另外他对选举的过于投入固然激发了共和党的支持者,但也同样刺激了民主党的支持者。此外,奥巴马也打破常规,在卸任如此短的时间内就重返政治第一线,以不次于特朗普的频率助选。实际上,这次中期选举,双方都是以选总统的规格进行PK,自然也催发出了选总统时的投票率。
   
   第三,主打议题失误。
   
   本次中期选举,特朗普主打议题是移民,而且在投票前夕还发生中美洲移民车队的突发事件。但民调显示(一向保守且支持特朗普的福克斯电视台的民调),民众最关心的话题是奥巴马医改,而且高达54%的选民支持。事实上就是不少共和党支持者也并不反对奥巴马医改,他们反对的只不过是是移民和非白人也能领取福利。
   
   这一方面是因为非法移民自特朗普上台已经大幅减少,2017年就减少70%,到现在也只是2000年时的四分之一。民众对此话题的紧迫感已经下降。但医改问题却与自己利益息息相关。根据选前三周KAISER家庭基金会的民意调查,30%的美国人认为医保既是竞选的首要议题,也是最推动选民去投票的议题。
   
   特朗普一向主张废除奥巴马医改,因此在中期选举一直回避此议题,形同在民众最关心的话题上失语。反观民主党,则紧紧抓住此议题穷追猛打。奥巴马只要出来站台支持本党候选人,就一定攻击共和党的医保政策。这甚至迫使一些共和党候选人在选情激烈的地区不得不向民意妥协。比如第三次竞选威斯康辛州长之位、曾经极力反对奥巴马医改的斯科特·沃克,也不得不在竞选广告上推出这一主题。但这更凸显共和党人否定奥巴马医改的荒谬。另外一个议题是持枪。根据盖洛普的民调,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支持控枪,这对强烈支持持枪自由的共和党来说也是一个不利影响。
   
   第四是共和党内部分裂。
   
   特朗普虽然是以共和党候选人的身份赢得总统大选,但事实上他并不认同共和党的价值观。比如共和党一向积极支持自由贸易,但特朗普却强烈反对,而且其强烈的排外民族主义色彩也是共和党很难接受的。这些造成了共和党内部的分裂。好记仇的特朗普在党内初选的立场也激化了这种分裂:凡是不赞成他的候选人都遭到了他的强烈反对。
   
   本次选举有40多名共和党人由于反对特朗普而拒绝出来竞选。其中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人查尔·丹特最为典型。他在议会告辞演说中对特朗普火力全开:“太多共和党人要求对特朗普保持忠诚和绝对的服从,不管他的行为或言论是多么的荒谬或具有杀伤力。我们已经看到一个三头怪兽的崛起:孤立主义、保护主义和排外主义。这不是一个大国所应具有的特质。”
   
   这些退出的共和党人有理想,有道义感召力,是传统共和党价值观的捍卫者。他们的退出自然对共和党的选举造成重大损失。不仅如此,就是那些继续参加竞选的共和党人,也有不少反特朗普者,而且是公开反对。比如马萨诸塞州竞选连任的州长贝克(Charlie Baker)平时就和特朗普保持距离,在许多重大议题如可负担健保法、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诺的任命、被捕无证移民家庭骨肉分离等都持反特朗普立场。在和民主党候选人辩论时,更以“蛮横、可耻、搞分裂者”形容特朗普。此人2016年就没有投票给特朗普,而且早就声明:2020年也不会投票给他。贝克是何许人也?他最耀眼的光环是:全美最受民众欢迎的州长,足见其影响力。这样有份量的共和党人公开反对特朗普,怎能不影响选举结果?更何况共和党执政但整个州却反对特朗普并不仅仅是马萨诸塞州,佛蒙特州也是如此。
   
   第五,贸易战的影响。
   
   由于特朗普对全球发动贸易战,自然也遭到了全球的报复。很有意思的是,各国都把报复的目标放到选民支持特朗普的州和地区。民主党自然心领神会,在受影响的州大做文章,把矛头指向特朗普。比如威斯康辛州是美国第二大奶制品州,这一产业主要依赖向中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出口。但特朗普都向这三个国家发起贸易战,自然遭到三方的报复。民主党候选人当然要选择此议题做为竞选主轴。比如丹咪·鲍德温就强调自2018年以来,已经有三百多家农场关门——足见贸易战对美国的伤害。虽然共和党候选人强调和加拿大、墨西哥刚达成的协议,但其产生效果还需要时间。
   
   当然,特朗普也在最后关头意识到了和中国贸易战的后果,所以他才在选前五天突然给习近平主席打电话,并大肆渲染双方将在G20举行峰会,并签订一个非常好的协议,试图以此拉抬股市和赢得选民认同。但从结果来看,有些太迟了,已经无法改变选民的投票立场。
   
   最后,就是“十月惊奇”对选举的冲击。
   
   最主要的就是两场暴力事件:一是民主党主要代表性人物收到爆炸邮包;二是匹斯堡犹太教堂枪击案。暴力事件超越美国社会底线,据认为做案人是受特朗普仇恨性演讲所煽动,是他激化社会矛盾的产物,这自然大大损害了他的支持度。
   
   客观而言,今天的美国政治任何一方都很极端,也都很火爆。奥巴马在2017年9月的一次演讲中就这样表示:“如果选民对美国民主的现状感到满意,不去投票,德国纳粹的二战历史悲剧就可能重演”。直接把特朗普与希特勒划上了等号!这和批评具体政策性质完全不同。前总统对现总统做出这样的评价,由此可见美国政治内部的敌对氛围。假如有人想刺杀特朗普,完全可以奥巴马的话为依据:是为了拯救美国的民主,避免纳粹统治。
   
   中期选举结果出炉后,美国将出现新的权力分配格局,其政治也会日益走向莫测的混沌状态。好勇斗狠的特朗普是识时务妥协还是更加走向极端,获胜的民主党是搞反攻倒算还是想忍为国,都直接影响到美国政治的发展。不过以长期以来美国政治发展的趋势来看,恐怕将是火星撞地球的模式:特朗普更加强硬,挑起支持者更大的不满,民主党则全面清算和反击。政治毒化氛围加速上升。应该说,自冷战后,失去了外部压力的西方民主制度开始固步自封,弊端日渐显露。从绝对的政治正确、频发的政治僵局、政治极端化到终于出现极右民粹主义者特朗普。然而,特朗普并不是西方和美国民主制度退化的谷底。
   
   目前,整个西方大国中只有法国在最后关头保持了“正常”,但总统马克龙的支持率已经降到二成左右,65%的法国人对他的评价都是负面。即将到来的欧洲议会选举,勒庞领导的极右政党支持率高过马克龙!西方传统民主政治最后的堡垒正面临着失守。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已经越来越多的以美国为榜样,步其后尘,巴西就是最新一例。然而,西方政治制度如何在困境中演变,是否还能自救,我们在这次大选中没有找到答案。或许,西方已经找不到答案了。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篇“大外宣”把川普比作了纳粹。不错,川普和纳粹都是德国种的,但美国人可不都是德国种的。上面这篇“大外宣”还暗示中共是苏联,可以拯救西方。不错,中共是苏联扶植的,但中国社会却没有俄罗斯的基督信仰,因此难当大任,所以晚年毛泽东和邓小平才推行缩头战略。一个说,“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一个说,“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后者显然是从前者来的,邓小平毕竟是毛泽东的好学生,竟然还有人对邓小平的“退毛化”怀抱希望,呜呼哀哉。能够退毛的,就不是猪了,而是人了——当然,也可能是条死猪了,而且是因为俄罗斯传来的非洲猪瘟(犹太人就是从埃及出来的)。和平演变能行吗?和平崛起能行吗?
(2018/1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