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谢选骏文集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谢选骏: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曾节明 2018.11.26戊戌癸亥壬戌于冷雨早昏黑纽约州)发表:
   
   一连四五天,纽约上州的暖湿气流与加拿大来的寒流对敌呈胶着状态,结果就是天湿寒、细雨濛濛,却下不了雪,两周前的积雪还融了一层,绿草四现而满目清新,外出漫步,有一种早春的错觉。


   
   我就喜欢这种早春的错觉,早晚出去遛达。11月26日凌晨,走过邻近公园路口理发店的那座白色豪斯,已经12点10分了,道边、草上的积雪,如破了窟窿的棉被,街上空寂无人,暗处又似有无数的眼睛,虽然少风,但湿冷的夜中好像有一层紧贴你后背的阴气。
   
   我便在关了门的理发店前折回来,经过那幢白色豪斯的时候,一个浅色头发,身材娇小的白人女,就象从黑暗里冒出来一样,出现在我左侧十多米处,而她身边的一条狗,冲人行道直窜过来,这狗扑向我的时候,我才发觉,这狗根本没有狗链系住!那是一个中等大小的短毛狗,长腿,尖耳朵,狗脸一半白色,一半棕色或黑色(黑暗下看不清),我不知道这狗是否凶狠,但依经验知道,如果狗扑向你的时候,你拔腿逃跑,狗的攻击就会更猖狂,它可能直接扑上来咬你,而如果你不跑,狗反而会有顾忌,于是我就不紧不慢地一边面对这畜生,一边撤离,这狗果然没有扑上来,只是围着我狂吠、、.那狗的女主人追了过来,喊着这狗,但奇怪的是,她并没有把狗抱走的意思,我对那白女人说:
   
   “does he bites? (狗咬人吗?)”,“Is your dog fierce?(你的狗凶吗?)”,“Do you have a string to control your dog?(你有拴狗的绳子吗?)”
   
   但是她并不理我,翘着她的小尖鼻子赶到我前面去唤她的狗,那神气就象我是一个不存在隐形人一样。
   
   不知是不是受到她的鼓舞,她的狗闪开她,再次扑向我,这次动真格了,狗爪子抓到了我的裤子上、保暖衣的下摆、又抓到了我的手背,我没有还击……那白人女又喊着跑向她的狗,她的狗又躲开了……
   
   我忍不住对她说:“Your should control your dog.”她仍然不理我,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走出去四五十米,回头看了一眼,本以为她可能把狗抓住收回去了,却看到她与她的狗一起在跑,我这才明白她与她的狗在嬉戏,她根本没有收狗的意思!
   
   我憋着窝囊气继续往回走,走出去约一百米远,忽然感觉手背有些刺痛,低头才发觉手背被狗爪子抓了一道划痕,衣服下摆口袋缝合处也被抓破了,余不禁愤然!别奢求道歉了,单是那白女人当你不存在的傲慢气,就难以下咽!
   
   我愤然往回走,打算问她要一个说法,但是也不存多大指望,因为我估计她应该带着狗躲回去了,只当夺走一会儿散散心吧。然而走近那幢白色的豪斯,我傻眼了,那白女人仍然与她的狗在嬉戏,这一次还有一个只穿T恤的大个子光头白男,站在豪斯门口,与那女的说话。
   
   我对那白男说:“这狗是你的吗?”
   
   他瞥了我一眼,没有理我。于是我越过白男,走近几步,对那白女人说:“你的狗把我轻微地抓伤了,你应该控制好你的狗!你有拴狗的绳子吗?”
   
   那白女人转身诧异地瞪了我一眼,但是仍然没有理我。
   
   “What are you fucking talking about? get away!”那光头白男忽然冲我吼道。
   
   我见他们不是能讲道理的人,只得离开再说,保险起见,折回时我没走他们门口的sidewalk,而走街边;忽然间那条狗冲我身后猛扑过来,我转身面对它,它仍然贴身抓扑,这次我奋起一脚把这畜生踹了个趔趄,它挨踹之后倒收敛了许多,不敢再扑上来(确实应了尼采的名言:一个小小的报复,胜过十个不报复),只是冲我狂吠……
   
   突然,我的胸口挨了重重地一推,那个光头白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揪住我的衣服,企图卡住我的脖子,我奋力挣脱、用手挡开,这时候那个女人上来劝他,这个身高和气力都超过我的光头冲我伸中指大骂:
   “Get away shit! go back your fucking family and go back your fucking county!”
   我不顾他的恶骂,走近几步,去看他豪斯的门牌,“你想干什么?滚开!听到没有!?”白男追了过来。
   我说,我想报警。“Fucking you!”他更炸了,说:呆着别走,我来帮你。他转身走向他的皮卡,象是去拿什么东西。我已经看清他的门牌,担心他有武器,只能先走为上。
   
   我回家后打了911,20分钟后,一个穿蓝黑色警服、戴保暖帽的小胡子白男警察上门,做了记录,说他将找狗主人谈谈……初冬的浓黑中消逝的警车车灯,我释然了,因为我本来就没指望讨还什么,只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也是对自己的人格有个交代,同时尽一点美国公民的责任。
   
   加上这一起事件,不到两年,我已经碰到三次这样的白人:
   
   第一次是在沃尔玛的停车场,一个在停车场开快车抢道的胡子白男,按下车窗追着我破口大骂“Fucking Chink”,一直骂到上High Way前;
   
   第二次是在詹姆士养老院的入口,一个在狭窄入口处违规停车挡道的赛车白男,对我的鸣笛勃然大怒,倒车故意撞向我,躲避当中我差一点被主干道车流撞上,他按下车窗大骂“You come from fucking country!”,扬长而去……
   
   而奥巴马的八年中,我只在散步时被一个讲西班牙语的白人少年和五六个黑人少年,用雪块袭击过一次。
   
   特朗普上台之后,有些白人明显地嚣张了许多,这是我切身感受的“川普带来的改变”。
   
   但是,难道我是无辜的吗?我回首两年前自己对“川普”缪托知己的热捧劲,现在只有两个字的感概:
   
   “报应!”
   
   我们华人有一个坏习惯,总是为了面子而势利眼,宁做打肿脸的胖子,也不做舒舒服服的健康瘦人……我们总喜欢趋炎附势,哪怕自己趋附的势力,是歧视我们、甚至猎食我们的天敌;许多华人就象当年犹太集中营的二鬼子犹太看守一样,以为自己依附了鬼子,或者只是做了精神二鬼子,便高人一等,与众不同了,全不知在鬼子眼中,二鬼子犹太仍然是犹太垃圾,最终也得进焚尸炉。
   
   而许多川粉,其实只是精神二鬼子而已,比犹太集中营的二鬼子犹太看守还不如。
   
   谢选骏指出: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那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那样,战争初期在东亚发生的事情可能就在北美上演了——日本兵喝令黄包车上的白种人下来拉车,而让中国的拉车苦力坐上去享受老爷的感觉,自己则在一旁哈哈大笑……然后再对白人进行殴打羞辱糟蹋虐杀。类似这些恃强凌弱的恶霸欺凌(霸凌),就是人的原罪的体现。可见,如果没有了耶稣基督的救赎,世界上的人都会变成什么样的鬼样子——真实版的衣冠禽兽、两脚畜生,比他们的狗都不如了。
(2018/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